蟲蟲書吧 > 都市言情 > 重生八零養萌寶 > 第005章 燕子不見了!
    燕子還跟著她餓著肚子呢,她不能輕易放棄,大不了就再去別家問問。

    剛走了沒幾步,門重新開了,掉出來一整包火柴盒,落在她們腳邊。

    陸小芽轉身露出感激的表情:“謝謝吳奶奶!庇肿屟嘧訉W著說:“快謝謝太婆!

    “謝謝太婆!

    “不用還了!

    吳奶奶重新把門一栓,雖然態度冷淡,至少心腸不壞。陸小芽洗干凈搪瓷罐,能裝一半的水,拿著火柴順利生了火,待水開后,把野菜往里面放。

    煮的時候,燕子就饞的不行,猛吞口水。

    野菜比較多,燕子一個人就吃了不少,陸小芽一共換水煮了好幾次,兩個人才有點飽腹感。

    “阿媽,好吃!

    燕子舔了舔嘴角,瞇笑著和她說這幾個字的時候,她呼吸堵住,喉嚨酸的要命。

    什么配料,連鹽都沒加的野菜,好吃才有鬼。

    “燕子……”陸小芽情不自禁的抱住了燕子,哽噎道:“媽媽以后再也不會讓你吃苦了!

    “媽媽保證每天都讓你吃魚吃肉!

    “阿媽,不哭,丑!

    “……”

    兩人吃飽喝足,入了夜,屋子里沒有照明,昏暗得很,兩人依偎著說話,嚷著害怕的燕子哼哼唧唧了幾下沒了聲響,陸小芽一看,小家伙不知道什么時候睡著了,心間一軟,將她橫抱在懷里,掌心輕輕的拍打著后背。

    果然窮人的孩子早當家,比起其他三歲的孩子,燕子簡直太聽話懂事了。

    原以為會睡不著的陸小芽,在用木棍抵住門板后,也沉沉睡去。

    第二天清晨,陸小芽感覺渾身充滿了力量,身上不怎么疼了,生命力如滋生在沙漠里的仙人掌、有一種莫名其妙的頑強。

    在燕子醒來之前,她去了一趟山上,采了蘑菇野菜,運氣好還撿了一窩鳥蛋。返回時,陸小芽拿了一些水芹菜薺菜和幾個鳥蛋送去給吳奶奶表示感謝。

    吳奶奶的態度依舊很冷淡,板著一張臉不吭聲,但也沒有不收。她腿腳不便,即便有些積蓄,是不會拒絕食物的。

    陸小芽笑嘻嘻的放下東西,回頭把其余的蛋煮熟了,燕子聞到味兒醒了之后,兩人剝了殼吃。

    后來面冷心軟的吳奶奶送了紅薯、鹽、鋁缽子以及一張草席過來,陸小芽覺得過意不去給老人家撿了不少的柴火,又把水缸跳滿,不算是白占對方的便宜。

    溫飽問題暫時解決了,可一直呆在落后的西井村,根本沒辦法賺錢,甚至連干回老本行都成了一件奢侈的事情,所以陸小芽當機立斷,決定第二天去一趟縣里。

    上云彩縣的路她是認識的,大概兩個多小時的腳程。以前王桂芝每次粗活累活使喚她去,大包小包的扛。

    在這個年代,出門全靠走,肉票糧票的在市場上慢慢的減少了,基本用的是小面值的人民幣或者幾分幾毛的硬幣。

    下午,陸小芽心里有了主意,把長到膝蓋的辮子洗干凈,晾干。

    翌日,她換上干凈的衣服,在天邊還沒出太陽的時候,背著熟睡著的燕子便出發了。

    所幸趕了個大早,路上沒遇到什么人,不過到了縣城,陸小芽原本就破破爛爛的鞋底,通了兩個洞,被石頭磨得有些疼,暫且忍著。

    來來往往的人很多,有些是趕集的農民,有些是穿著工作服的工人,基本比較體面,與腦海記憶中的相同。比較寬闊的路面兩邊有供銷社,收購站,縣醫院,集市以及各種早飯攤,私人叫賣的攤子,其余的就是一些工廠,閥門廠,電廠,絲綢廠等等,一條街上好不熱鬧。

    陸小芽四處觀察的時候,燕子揉揉眼,動了動,眼睛里對周遭陌生的一切充滿好奇。

    兩人站的剛好是一間賣早點的鋪子邊,煤爐子上的蒸籠一掀開,里面熱氣騰騰,一個個白玉似的包子,香味不斷的往母女倆鼻子里鉆。

    燕子吞了吞口水,眼巴巴的瞅著包子,卻遲遲沒有討要。

    作為一個三歲小女孩她懂事的令陸小芽心疼,思及此,她柔聲說:“燕子,媽媽一會兒給你買包子吃!

    燕子垂著臉,嘴里囁嚅:“我不吃……不餓!笔诌`心,毫無底氣。

    陸小芽看在眼里,目光越發堅定,不由分說的領著燕子進了一家理發店。老板上下打量著她,模樣標致,穿著磕磣,剛剛擠出的笑容,頓時收了回去,用干巴巴的語氣說:“剪頭大人八毛,小孩五毛!

    “請問您這收辮子嗎?”陸小芽直接解開頭繩,因為打的麻花比較松,又黑又長的頭發散了開,很直順飄逸。

    老板眼睛亮了亮,干脆道:“收!

    陸小芽覺得這19年的營養全被頭發吸收了,跟理發店老板討價還價最后以9塊錢成交,誰讓她急著用錢,被老板壓了點價在所難免,如果碰上合適的買家,這條辮子至少能賣個十幾塊,王桂芝沒少打辮子的主意。以前的陸小芽固然懦弱,但唯獨頭發和女兒看得極重。

    絞了辮子,陸小芽留了一個齊耳的短發。鏡中的她臉型小巧五官秀美,加上偏瘦偏白,倒有幾分精致少女的感覺。陸小芽還是第一次有時間欣賞自己的臉,與21世紀的她有七八分相似,160偏上的身高,就是臉頰消瘦,顯得杏眸碩大,再胖一點會更美。

    燕子傻傻的夸:“阿媽,漂亮!崩习逡才牧艘欢寻l自內心的彩虹屁。

    然而現在沒功夫自我顏值陶醉,轉頭出來,陸小芽如約給燕子買了兩個熱乎乎的肉包,小家伙激動得差點跳起來。母女倆推來推去的,最后一人吃了一個,喝了一碗豆花,燕子露出了兩個尖尖的小虎牙,又萌又可愛。

    看到燕子滿足的笑容,陸小芽瞬間有了動力。

    在集市里逛了一圈,她暗暗把物價記下。這個時候做生意是最好的,擺個小攤賣點什么,不出意外以后就是商界大佬,問題是她必須先把本錢賺了。

    “快去看看,那邊在招工!”

    陸小芽定睛一看,大家都在往一間新開的絲綢廠房門口跑去,灰撲撲的圍墻上貼著一張公告,擠滿了人。

    絲綢廠的工作是個香餑餑,精細化,強度大,工資也高,這是一個機會。顧不上嘈雜的各色味兒,陸小芽領著燕子墊著腳尖往里擠,站定了一個好位置,仔細默讀內容,大致說招一批16到25周歲的擋車女工,本地戶口小學文化程度以上且能吃苦耐勞者優先,工資面談。

    負責招聘的女同志不耐煩的吆喝,符合條件的進去總務處報個名,不符合的別瞎添亂。

    陸小芽正打算退出去,感覺到手心空蕩蕩,當即眼前一黑,臉色驟變。

    燕子不見了!
时时彩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