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都市言情 > 與萬物之主戀愛 > 壞種 十
    與黃隊持續保持通話的武警救援隊伍聽取宋卿的意見,表示他們會耐心觀察草鬼婆孫女目前的精神狀態。

    宋卿:“她屋里還有個男人,最好查一下他的身份。”

    黃隊如實轉告救援隊伍。

    十幾分鐘后,救援小隊將調查到的信息告訴他們:“據寨民所說,嫌疑犯曾在半個月前救過一個深山探險者,該名深山探險者是個27-28歲的成年男子,性格溫和,他跟嫌疑犯相處氛圍很好。”

    “該名深山探險者在乞羅寨住了一周后消失,寨民以為他離開深山回都市,現在看來可能是被拘禁在嫌疑犯家中。”

    不對。

    宋卿搖頭,屋里昏迷的男人不是被拘禁,而是生命垂危。

    草鬼婆孫女在救他,卻以屠殺同類生命的方式救他。

    草鬼婆孫女的心聲很強烈,但也是時現時隱,只有波動達到巔峰時,頻率才能被捕捉到。

    宋卿低頭看白瑰等人的直播間,屏幕還是漆黑一片,但有了動靜。

    ..

    葉子抽泣,神經有點崩潰:“怎么辦?蟲子——蟲子爬到肩膀!它快到我的心臟,它就要啃噬我的臟器——怎么辦?!”

    其他人很慌亂,盡量鎮定的安慰葉子,但說話時都沒底氣,姜邦到后面也低咒怒罵:“現在沖出去,我們五個人還打不過一個老女人?!”

    “你們都見到神廟里的死者、還有剛才那群動物尸骸,臟器全都沒了!胸腔內部全是蟲洞,就是被這條蟲子吃光!”姜邦也挺崩潰:“我不想等死!我現在還活著,我不想眼睜睜看著我的臟器被吃光!!”

    “冷靜!”任辰呵斥:“能出去誰不想出去?她一個老女人是打不過我們五個身強體健的年輕人,但門口、窗戶幾條毒蛇你沒看見?”

    “被咬兩口毒發,你能確保自己撐得到血清注射?”

    任辰的責問令姜邦和葉子恢復冷靜,打消他們試圖闖出去的念頭。

    ..

    毒蛇?

    草房子里還有毒蛇,應該是苗蠱之一的蛇蠱。

    蛇蠱不像普通毒蛇咬一口就令人毒發身亡,而是通過注射毒素麻痹人體神經,隨后將蛇蠱蟲卵下在傷口處,將人體當成孵化蛇蠱的溫床。

    麻煩,白瑰他們惹來了大—麻煩。

    本想離開的宋卿如是心想,還是留下來和黃隊他們一起等待救援隊伍。

    十分鐘后,天空螺旋槳的嗡鳴,抬頭一看,一架直升機在深山上空徘徊觀察情況。與此同時,武警救援人員、醫護人員以及滅蟲公司、昆蟲專家都匆忙到來,同黃隊會合。

    幾家電視臺記者都到場,只不過還在寨子里等候,人質還未解救出來,他們不能擅自闖進危險區域以免干擾救援工作。

    主持救援的指揮員帶領滅蟲小組組長和昆蟲專家過來跟黃隊交涉,當滅蟲小組組長掀開一條暈死過去的大蛇時,他驚訝的問:“整座深山的爬蟲都過來了?”

    聞言,宋卿在心里吐槽,如果爬蟲全都過來了,所有人估計已經淹沒在爬蟲的海洋里。

    他根本不知道乞羅山的爬蟲數目有多龐大。

    宋卿依靠在徐琮璋的身旁,不自覺握住少年的手臂,下意識躲在他的背后。

    少年,麻煩擋著點。

    徐琮璋微微側過臉,抬頭凝望宋卿藏在棒球帽之下的眼睛,眼眸像藏進星辰,干凈而漂亮。

    青年的依賴讓他的心底深處產生微妙的感覺,興奮、期待和隱秘詭譎的欲-望星火混雜,化為更不可告人的黑暗。

    “驅蟲粉效果很不錯。”滅蟲小組組長一邊點評,一邊朝空地走。“空地空曠,土壤陰濕,土里應該有喜陰濕的小型爬蟲,殺蟲劑對付。”

    黃隊\小警察:“!!”

    他單腳踩上空地,陰濕的泥土頓時肉眼可見的下陷,云團狀的黑色爬蟲陸續爬出來,即將沾到滅蟲小組阻止的腳。

    眼看悲劇就要發生,幸好距離最近的宋卿一把將他扯回來,然后迅速松手,轉而捂住徐琮璋的手臂,偷偷蹭掉碰過陌生人的觸覺。

    滅蟲小組組長摔了個屁股墩,站起不滿地質問:“你是誰?你剛才在干嘛?知不知道你在妨礙公務?知不知道你妨礙我們救人?!”

    宋卿:“我救了你。”

    滅蟲小組組長嗤笑,指著宋卿問救援指導員:“他是人質的朋友?把他弄走,別耽誤救援工作。”

    救援指揮員一直跟黃隊保持通話,因此多少認識宋卿。

    “你眼前的人可是上面特意請來滅殺爬蟲的專家!他是來干正事、參與救人質工作的,你們兩個最好別耽誤救援部隊的工作開展。否則現在就出去跟記者待一塊,別礙事。”

    救援指揮員先嚴厲的警告,然后才問:“你說救了他是什么意思?”

    黃隊趕緊插嘴解釋:“空地泥土里有食肉爬蟲!”

    “不可能!”滅蟲小組組長當即否定:“已錄入的食肉爬蟲種類繁多,但排除現在所處的深山環境、氣候,寸草不生的空地、土壤陰濕和群居特性,根本找不到代入的爬蟲種類。”

    昆蟲專家跟著表態:“目前來說,確實沒有。”

    這時,救援武警已經慢慢深入,正朝空地前行,一旦進入空地,所有人都會在瞬間被啃噬成白骨。

    因為空地里的蠱蟲已經失控,真正控制它們的草鬼婆已去世,而且它們太久沒有嘗到鮮血的味道了。

    活物進入空地,就像水滴滴進滾沸的油鍋里,瞬間就會爆開,徹底引爆瘋狂躁動的蠱蟲。

    黃隊連忙解釋,費盡口舌也說服不了救援指揮人。

    他和小警察此時焦頭爛額,反而忽略最簡單的證明方式。

    正當雙方扯得口干舌燥的時候,一道黑色的身影快走幾步,越過指揮員、昆蟲專家等站在空地前的草地并向前扔了長條狀的東西。

    宋卿側過身,手指指向空地,對著眾人說:“看。”

    眾人看過去,但見一條白腹黑背菜花蛇被扔在空地正中央,沒有動靜。

    滅蟲小組組長不耐煩:“你這人,別耽誤工作——”

    “那是什么?!”

    “爬蟲?行軍蟻?”

    “它們在吃菜花蛇。”

    聽聞突然爆發的驚呼,滅蟲小組組長等人不由看過去,看清空地里發生的一幕,不禁目瞪口呆、冷汗直流。

    短短幾秒鐘,兩米長的菜花蛇就被泥土里鉆出來的黑色蟲子覆蓋并迅速啃吃成白骨,皮肉肝臟全部被吃光。

    這是何等驚悚的一幕!

    如果宋卿沒提醒、沒阻止、沒有演示,救援隊伍就那么跨進空地里,肯定也會在瞬間化為白骨,死狀凄慘恐怖。

    “這是、這是什么爬蟲?”

    “不是行軍蟻,像吸血水蛭。”

    “新物種。”昆蟲專家說:“可能是迄今為止沒有被發現的新物種,群居、成群出動,食肉、嗜血,危險性很高。不知道棲息環境和繁殖能力,如果泛濫就會成為可怕的物種災害。”

    救援隊伍頓時被攔截在空地之外,對著僅相隔七、八米遠的草房子無可奈何。

    滅蟲小組組長和昆蟲專家嘗試用最強劑量的藥劑也殺不死空地里的爬蟲,他們束手無策,無可奈何。

    小警察期期艾艾的說:“宋卿說是苗蠱。”

    所有聽到小警察說話的人全都轉頭看向宋卿,站在最前面的黑衣青年。

    苗蠱?!

    真的假的?

    不是無稽之談嗎?

    眾人竊竊私語,他們有些動搖思想,相信苗蠱的存在,有些則還處在懷疑當中。

    指揮員說:“爬蟲不重要,重要的是解救人質。不管是不是苗蠱,我們都得救出人質。宋卿,你有沒有辦法解決……苗蠱?”

    昆蟲專家和滅蟲小組組長都擠過來,試圖從宋卿口中問出更多有關苗蠱的知識。

    指揮員指揮救援武警任務,同時要求分布各個方位的他們獲取有用信息,他們還在觀看同步直播,以此確定人質安危。

    宋卿:“蠱蟲已經爬到白瑰他們的肩膀,只要鉆進心臟,兩三分鐘之內就能吃光他們的臟腑。”

    如果這話放到一分鐘前來說,沒人相信,甚至嗤之以鼻,但見到平靜的空地底下藏著極為兇殘的蠱蟲之后,沒人敢不相信。

    指揮員:“草房子里還有毒蛇,貿然行動會讓人質陷入更危險的境地。”

    他對待宋卿的態度變得嚴肅莊重:“如果你有辦法,請務必告訴我們。”

    宋卿扯著棒球帽往下拉,目光在人群中搜尋徐琮璋的身影,見到那單薄瘦削的身影才安心。

    他抿唇,點頭回應指揮員的請求。

    徐琮璋站在遠離宋卿的地方冷眼旁觀,心里平靜到冰冷的地步,仿佛與周圍完全隔絕開,他變成了空氣般的存在,變得虛無空白。

    他們要求宋卿救人,但是憑什么?憑什么要求他的東西去救無聊的人?

    呼~

    宋卿長舒口氣,緩解站在人群被注視的緊張,目光時刻定準徐琮璋的所在。

    熟悉的人在視線范圍里,痙-攣般的緊張就能得以緩解。

    冷靜點思考,盡快解決現在的困局,早點離開人群——人好多,好煩!

    想想……草鬼婆的孫女要煉制什么蠱?她要救人,救死去的人,煉制的蠱蟲以臟腑為食,但是有條件。

    肯定不是普通的臟腑,動物排除、死人臟腑排除,現在是活人臟腑,但他不能等里面的人死掉一個再來判斷,所以必須猜出蠱蟲。

    活死人的蠱是什么?

    有點熟悉,海市蜃樓里肯定看過,曾經出現在徐琮璋的身邊的蠱蟲,他應該記得才對。

    宋卿當時的注意力更多放在尋找鮫珠線索,所以對徐琮璋身邊出現的蠱蟲有所忽略,不過能夠活死人的蠱太逆天,他稍微有點印象。

    活死人、活死人蠱、活人蠱……生死蠱!

    一生一死,兩條蠱蟲,但只有一個人能活。

    培養生死蠱最后的食材是活人臟腑,但不是普通活人的臟腑,而是養蠱者的臟腑。

    草鬼婆的孫女不知道這個關鍵?!

    ——阻礙好多、好多,殺掉他們吧,全都殺掉。

    宋卿心驚不已,抬頭看向空地,但見陰濕的泥土逐漸松動,泥土里埋藏的黑色蟲子紛紛爬出來,發出令人頭皮發麻的窸窣聲響。

    在眾人呆滯的目光下,一層又一層的黑色蟲子爬出空地,齊齊對準外來活物。

    它們爬出來,造成泥土坍陷,一些靠近空地的爬蟲掉進去,立刻就被覆蓋并在兩秒鐘時間內變成白骨架。

    不僅是蛇蟲鼠蟻,所有空地周圍的活物全部化為白骨。

    “后退!!所有人后退,遠離空地!!!”

    偷偷溜進來的新聞記者操控無人飛機將這一幕拍攝下來,目瞪口呆:“怎、怎么回事?蟲族侵略?”

    宋卿連忙退離空地,及時抓住徐琮璋的胳膊:“小心一點,不要跨進空地。”

    蠱蟲最喜歡未蘇醒沒有自保能力的巫神祖的血肉,他得注意沒能力保護自我的少年的安全。

    “徐琮璋,你先離開這里。”

    ..

    鏡像·真實。

    我的東西本來就應該由我來掌控全部,他們提出要求的意思是想要跟我搶嗎?

    好生氣。
时时彩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