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都市言情 > 科舉改變生活 > 第 2 章
    “你……你……”劉張氏伸手指著盧楨,氣的說不出話來:“我看你根本就不是盧氏,是哪來的惡鬼上了身!盧氏向來柔順……”

    “哼!”盧楨輕嗤一聲,“剛剛還說我裝了這么久,現在又說我向來柔順,敢情不順著你們心意用嫁妝養著你們一家就是鬼上身!我也不怕告訴你,我忍你們一家已經很久了!沒見過像你們這一家這樣不要臉不要皮的,吃我盧家的喝我盧家的住我盧家的房還不算,還用我的嫁妝去納妾,讓庶子生在嫡子前頭,現在把謀奪我嫁妝說的如此理直氣壯,之前要不是以為他劉志軒還有幾分能耐考上舉人,你以為我會忍你們?”

    劉志軒鐵青著臉問了一句:“那你現在為何不忍了?”

    此時他們已經走近了些,接著凌晨微熹的光,稍微能看清對面人的情況,只見劉志軒左手扶著劉張氏,右手卻是垂在身側,袖子上也有血跡。

    盧楨笑了一聲說:“以前顧忌你有天會考取舉人,現在你胳膊都廢了,寫字怕是都困難,還拿什么去考舉?”

    劉志軒臉色一陣青白,面色鐵青道:“先不說我手廢沒廢,就算廢了,你去衙門告我壞我名聲,我又有何懼?”

    “所以我不想忍了啊!北R楨理所當然道:“你手廢了,考不了舉人,我干嘛還忍你?你手沒廢,敢奪我嫁妝,我就敢去衙門告你,讓你壞了名聲再也考不了科舉,那我為何還要忍你這不要臉的一家,拿我嫁妝去養活你們這群不要臉的人?”

    “你……”劉張氏氣的伸手就要來撓盧楨,可惜摔傷了腿,兩人間又有些距離,哪怕張牙舞爪神色猙獰,也撓不到,只能大罵:“你個賤婦!我當初就不該讓我兒娶你,我要休了你,志軒,你一定要休了她!”

    她身旁抱著娃的年輕女子也嚶嚶哭道:“想不到你竟然是這樣的人,過去三年你竟都是裝的……”

    盧楨身邊的丫頭,也是盧父當初在她快出嫁時買的,讓她在劉家能做粗使伙計的粗使丫頭,是以對未嫁前的盧楨也不了解,還以為盧楨過去三年真的是裝的,不由瞠大了雙目,很是震驚。

    倒是劉志軒,再握緊了拳頭之后,居然嘆了口氣,軟了聲音:“貞娘,你何苦說這氣話,你我夫妻三載,還有草丫……”

    “呸!你才是草丫!北R楨嫌棄道:“這么難聽的名字也是一個讀書人取出來的,我都不稀得說你,過去還指望你中舉中進士,讓我有天也能有鳳冠霞帔,當個官夫人,我寶丫將來也是千金小姐,一個名字我也就懶得說了,現在……”

    她目光落在劉志軒胳膊上,意思不言而喻,“以后可別說什么草啊花的,我盧楨生出的姑娘,那是珍珠,是珍寶,從今天起,她就改名叫珍寶了,寶丫!”

    劉家人都不敢置信的看著她,沒想到她變能變的這樣徹底。

    一方面他們覺得盧氏不對勁,很可能就是鬼上身;一方面他們又認為這就是盧氏的真面目,她過去的柔順聽話都是裝的。

    想來也是,商戶人家出來的姑娘,精于算計才是常理,這樣一想,他們居然很容易就接受了盧楨現在這個樣子。

    只有劉志軒,還有疑惑,目光不停的落在她身上打量。

    地震一共只持續了十幾秒,后面還有一點些微的余震,也都只有數秒鐘時間,期間劉家人再讓盧楨做什么,盧楨一概拒絕。

    劉家人也只當她真的不想忍了。

    盧楨估計地震應該是發生在凌晨四點多鐘,因為過了半個多時辰后,天色就開始一點一點發出亮光,盧楨見余震過去,就帶著小桃進了院子。

    這院子是原主的陪嫁,最好的那間房劉張氏在住著,次好的那間當初作為劉志軒和原主的婚房,或許是因為木石結構的緣故,竟然沒有完全倒塌。

    她抱著孩子在院子里,跟小桃耳語了幾句話,小桃點點頭,連忙小心翼翼的進去,又快速的抱了個木匣子出來,隱蔽的遞給盧楨。

    盧楨借著袖子一擋,收到跟她一起穿來的房子里。

    她記得這木匣子,是因為小說當中提過這一段,原主是個傻的,地震之后居然忙著照顧劉家一家老小,把自己親女兒放一邊,連裝銀錢和首飾的匣子都不知道去拿,被劉志軒得了。

    原主后面自然是身無分文,她的那些首飾也全都到了那小妾表妹的頭上,還說是小妾表妹帶過來的嫁妝。

    那小妾表妹家窮的連身好衣裳也找不著,不然也不會花樣年紀來給劉志軒做妾,當初一個破包袱里裝了一身破衣裳就進了劉家,屁的嫁妝。

    這時候因為天已經蒙蒙亮,路已經可以看清,盧楨拿了她裝銀錢首飾的木匣子,就抱著懷里孩子,帶著小桃趕緊去盧家。

    她走的時候劉張氏還在罵:“盧氏你去哪兒?你這不孝不賢的賤婦,你敢走我立刻讓我兒休了你!”她指著盧楨背影聲音尖銳:“休了你!”

    盧楨頭也不回:“有本事你就休!

    小說中,因為此次地震發生在凌晨,造成的傷亡非常大,很多人在睡夢中還沒來得及逃出來,就被壓在了廢墟下面。

    盧家也一樣,盧父只一子一女,長子盧恒在地震中為救幼子,被壓在廢墟中斷了腿,平時斷了腿自然沒事,可這次地震波及面極廣,他傷了腿自然無法逃難,加上后面還發生了瘟疫,盧家也就只留下一子。

    可惜這一子也沒什么好下場,和盧家錢財一起被盧父臨危托付給女兒盧氏,可惜沒過多久盧家小孫子就被劉家人提腳賣了,銀錢全被劉家得去,盧家的錢也成了后來劉家用來打點關系生活富足的關鍵。

    盧家和劉家雖都在同一縣城,但盧家當初考慮到劉志軒是讀書人,為方便他讀書,給女兒的陪嫁宅子買在了縣學附近,而盧家是商戶,相當于在縣城商業中心地段,平時坐馬車過去只要半個時辰,現在靠兩條腿,又是在發生了地震的情況,盧楨帶著小桃走了足足一個時辰才到。

    路上一片混亂與哀嚎且不提。

    她懷中女娃年齡應該在兩歲左右,她小侄女兩歲多已經三十斤了,平時抱慣了她小侄女,現在抱懷里孩子真不覺得有多重,可再不重,也架不住時間長,路途遠,哪怕路上和小桃兩人換著抱,也把她累的夠嗆。

    小說中盧氏來盧家,已經是在劉家修整好的三天后,盧楨卻是地震剛發生沒多久就趕緊過來,盧家房子是磚瓦結構,結實度尚算不錯,倒塌的不算徹底,問題就在于地震發生在夜里凌晨,盧家全都在睡覺,一個都沒逃出來,全都被壓在下面了,也盧老爺子傷勢稍微輕點,卻也花了很長時間才從廢墟里爬出來,從廢墟里爬出來后,又要找工具去挖兒子一家,時間早浪費了,也錯過了最佳救治時間。

    盧楨來到盧家后,就不再耽擱,將懷中小女娃放到一旁的空地上,拿了塊蛋糕放她手里,讓她不要亂跑,自己帶著小桃找到工具喊著:“爹!爹,你在哪兒?”

    盧老爺子焦急的聲音果然從廢墟下面傳了過來:“我沒事,不用管我,快去救你哥!”

    盧老爺子是跑商的,日常住在荒郊野外,稍微一點動靜都會驚醒,這次地震雖發生在凌晨,他雖沒來記得跑出來,卻及時大喊了一聲:“地龍翻身了!”

    然后滾到床沿下去了。

    而被盧老爺子喊聲叫醒的盧恒,醒來第一反應卻是護住妻兒。

    盧楨又喊了幾聲盧恒,幸運的是盧恒居然也還清醒著,雖然聲音要虛弱一些,但總算是有回應。

    她是有原身記憶的,知道盧恒夫妻住的房間位置,趕緊帶著小桃一起挖人。

    也幸好古代建筑不像現代樓層那樣層層疊疊,相對來說也好挖一些。

    在天徹底大亮之后,終于將盧恒從廢墟中挖出來。
时时彩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