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都市言情 > 無限建城 > 第2場戰役6
    四處靜謐無聲,氣氛沉悶,宛如暴風雨前的寧靜。

    時間一分一秒流逝。寒江雪、星語坐在籬笆墻里,覺得不管其他人怎么樣,起碼自己過關穩了。

    上午5:05,云煙如期返回。

    一進安全區,她就走進民居,靜候體力值回復。

    星語試探著問,“去樹林里伐木是什么意思?”

    問歸問,他沒抱太大指望。心里想的,無非是能得到回答最好,得不到回答就當沒這回事。

    出乎意料,云煙態度溫和,“除了抽卡,資源卡還有其他獲取方式。”

    “如果有裝備卡【斧頭】,可以去樹林里伐木。砍倒樹木后,玩家會獲得1枚【木材卡】碎片。”

    “湊齊十枚,自動合并,玩家將得到一張N級的【木材卡】。”

    星語這才恍然大悟。

    寒江雪心思微動,小心翼翼詢問,“【石料卡】和【食物卡】也有其他獲取方式?”

    “有。比如說石料卡……”云煙細細講解,沒有隱瞞。

    寒江雪忍不住激動起來——不僅帶過關,還免費贈送信息,三張卡片花的太值了!

    她迫不及待拋出種種疑問,希望有人解答。

    云煙不負眾望,一一解釋。

    星語第一次進游戲,好些內容聽不懂。不過這并不妨礙他死記硬背,把問題和答案記下。

    不知不覺,倒計時變成下午1:48:00,十名弓箭手出現在玩家視線中。

    “來了。”云煙低聲呢喃。

    只見十名弓箭手兵分三路,兩名朝汐云走去,兩名不斷接近漂泊,其余六名向云煙所在的方向趕去。

    六名小兵才剛靠近,弩車、初級箭塔齊射,爽快擊殺一名敵軍。

    “退后,注意安全。”云煙一邊提醒,一邊在地上劃出界限。

    寒江雪、星語非常配合,乖乖退到線后。

    玩家恰好超出射程范圍,前方又有籬笆墻擋路,弓箭手們只好集火左側箭塔。

    箭塔和敵軍互相攻擊。

    數個回合后,敵軍只剩兩人。而被集火的箭塔搖搖欲墜,只剩30點血量,可就是沒有倒下。

    眼看剿滅敵軍只是時間問題,云煙不再關注面前的小兵,轉而把視線挪向遠方。

    早在戰斗一開始,漂泊就全力向商店跑去。

    汐云嚴陣以待,沒能及時發現。等察覺漂泊正向他靠近,登時驚怒交加,“滾遠一點!”

    被人呵斥,面上架不住,立馬離開,那就不是漂泊了。只見他義正言辭表示,“商店可不是你的私人財產!每個玩家都能使用!”

    “你到底想干什么?”兩波弓箭手匯合,組成四人小隊向商店進發,汐云實在沒心思兜圈子。

    漂泊聳聳肩,“你也看到了,我身邊只剩下一名召喚生物,正面迎戰肯定打不過。我琢磨著商店還剩下不少血量,可以作為屏障進行掩護。”

    云煙太難對付,死賴著不走可能出事,他不得不更換目標。

    汐云喉嚨一緊。

    兩人曾并肩作戰,漂泊是什么德性,他相當清楚。

    盾兵是近戰職業,漂泊射箭從來不中,這倆跟系統兵對上,無疑是死路一條。就算有商店掩護,能贏的幾率也微乎其微。

    這貨明面上說要把商店作為屏障,實際是想拖他下水,借助他的力量過關。

    汐云自家人清楚自家事。他準頭不錯,裝備一流,有初級箭塔幫忙,邊跑邊打很容易將兩名弓箭手磨死。

    1vs3,有點吃力,勉強能應付。

    1vs4,壓力呈幾何級數增長,難度超高!

    可恨戰斗已經開始,建筑無法移動。要不他就干脆放棄守衛商店,帶著初級箭塔離開。

    現在怎么辦?

    硬著頭皮開打,還是舍棄商店和初級箭塔,盡快跑路?

    離開后,他又能去哪兒?

    手里沒有鞋類裝備卡,速度一般,逃跑可能被追上。民居離得遠,不等跑到目的地,就會被系統士兵射殺。

    就算僥幸抵達,云煙會幫忙嗎?如果繞著籬笆墻跑圈,無人無箭塔協助,還不是死路一條!

    面色陰晴不定,像是面臨艱難抉擇。

    思來想去,他高聲呼喊,“讓盾兵扛怪!做不到你就自己一個人打,老子不奉陪了!”

    說話時,汐云咬牙切齒,雙目噴火,恨不得手撕了漂泊。

    漂泊要是愿意引怪,何必專程跑過來?留在民居附近就完事了。他只當什么都沒聽見,帶著盾兵站的遠遠的。

    這是要硬賴上他!汐云惱怒至極,卻拿對方沒辦法。

    兩人都是弓箭手,移動速度相差無幾。如果漂泊執意跟著他,很難甩開。

    另一方面,衡量來衡量去,他其實傾向于留下拼一拼。因此嘴上說著“不奉陪”,身體卻誠實地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一旁,漂泊見汐云表情難看,不禁露出得逞的笑容——討厭他又怎么樣?到頭來還不是得帶他過關?

    逼迫2級玩家就范的感覺實在太好,一股成就感油然而生。

    爭執間,弓箭手小隊正好趕到。

    停下腳步,拉弓,射箭,集火初級箭塔。動作一氣呵成,看起來訓練有素。

    以后再跟你算賬!汐云鐵青著臉,掏出兩張裝備卡。

    下一秒,他的頭上多出一個頭盔,身上多出一件背心。

    武裝完畢,拉弓反擊,片刻不敢停歇。

    平心而論,汐云的實戰能力不差。第一日之所以出了紕漏,完全是因為高估了1級玩家的能力。

    如果臨時伙伴是老手,能大著膽子走上前牽制小怪,并一絲不茍完成他布置的任務,計劃其實是可行的。

    奈何隊友大多新人,實戰經驗不足,一被攻擊就想躲避。所有攻擊落在一人身上,造成的傷害值達到最大,這又進一步削弱新人的勇氣,平添恐慌。

    最終,所有人腦子里只有逃跑這一念頭,再也記不起還擊。

    上回隊伍就是這么潰散的。汐云嘴上不說,心里早已暗生警惕。

    如今堅決要求盾兵扛怪,也是為了營造良好的輸出環境,以免重蹈覆轍。

    可惜漂泊不愿配合,只想帶著盾兵四處逃竄。順便坐等2級玩家清剿敵軍,帶他過關。

    汐云又氣又急,“別劃水!認真打!”

    漂泊一門心思躲避,根本不帶搭理。在他心中,汐云是個老奸巨猾的角色。不把他逼到絕路,就算有好用的卡片也不會拿出來。

    汐云心好累。他是2級玩家,不是20級玩家。就算悄悄藏了幾張底牌,也經不住漂泊這么折騰。

    1vs4啊!哪兒那么容易?

    事實也的確如此。

    初級箭塔本就輕微受損,在四名弓箭手的聯合攻擊下,終于不堪重負,變成廢墟。

    摧毀初級箭塔后,弓箭手們快步向前,攻擊起漂泊、汐云、商店。

    漂泊一驚,帶著盾兵遠離。

    對方人多勢眾,汐云也不得不暫避鋒芒,往后退了兩步。

    于是,距離最近、打不還手的僅剩一級商店。

    四名弓箭手麻利地更換目標,齊心協力放箭。

    哪怕汐云奮力反擊,趁機殺死一名小兵,也阻止不了建筑血量飛降。

    眼見局勢不妙,漂泊有些慌張,“怎么回事?你快想辦法!”

    事情的走向偏離了預期,使人心里越發沒底。

    汐云暴躁怒吼,“你滾遠了就能贏!”

    此時此刻,他終于意識到自己的想法是錯的。村民怎么會沒用呢?能造籬笆墻,能把礙事的家伙攔住,用處大得不得了!

    漂泊試著往遠處跑了幾步,立即有兩名弓箭手追上。

    還有名士兵執著地攻擊一級商店,頭也不抬。

    汐云趁機輸出。

    緊要關頭,漂泊腦筋轉的飛快——不行,不能跑!跑了汐云能活,自己加召喚生物2號,卻打不過兩名追擊者。

    如今騎虎難下,只能硬著頭皮死撐到底。

    想到這,他腳步一頓,改了方向,徑自朝汐云跑去。

    汐云滿心以為局面穩住,自己即將迎來曙光,誰知某人殺了個回馬槍,不聲不響帶著兩名弓箭手回來。

    他頓時氣到胸口疼,“不拖我下水,你就不甘心是不是?”

    漂泊反駁,“哪兒能啊?就是想過關。”

    從沒射中過小兵,召喚生物也不上前迎戰,還真是靠“想”過關。汐云冷下臉。

    恰在這時,商店轟然倒塌,化為廢墟。他拋開雜念,不再遲疑,朝著民居一路狂奔。

    變故陡生,只叫人措手不及。

    “這是打不過,跑了?”漂泊難以置信。

    在他想來,汐云實力不弱,就是喜歡私藏底牌。只要他纏的緊,對方迫于無奈,就不得不拿出真本事。誰知對方一聲不吭,說跑就跑……

    等等!汐云跑遠,建筑被毀,目標豈不是只剩下自己?漂泊倏然驚醒,嚇出一身冷汗。

    他顧不得埋怨,趕緊跟上。

    于是汐云在前面跑,漂泊在后面追。盾兵速度慢,落后一步,之后還有三名弓箭手追擊。

    沒多久,盾兵被追上。

    漂泊一門心思逃命,絲毫記不起指揮召喚生物2號往別處跑,拖延時間。

    三名弓箭手不由分說,一頓疾射。箭如雨下,幾個回合后盾兵死亡。

    繼續追擊,很快輪到漂泊。這回,他的身邊再無召喚生物可以幫忙。

    跑,跑不掉。

    抵抗,抵抗不了。

    漂泊徹底絕望,“汐云,你個廢物!”

    似乎他過不了關,完全是對方的責任。

    “神經病!”汐云邊跑邊罵,“你跟著云煙,誰都不會有事!腦子里進了水,非要往我這邊跑,死了活該!”

    在一片咒罵聲中,漂泊出局。

    同一時間,系統宣布,【玩家“漂泊”死亡,本場戰役剩余四名玩家。】

    漂泊死后,事情并沒有結束。三名弓箭手把汐云作為目標,小跑著追上來。

    系統小兵移動速度比2級弓箭手稍快,跑步的同時還能放箭射擊。

    汐云狼狽逃竄,仍被數支箭羽命中。

    下一秒,系統提示,“【鐵質頭盔】耐久度降為0,裝備殘破不可用。”

    話音剛落,頭盔掉落到地上。
时时彩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