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其他類型 > 偏心眼 > 236 舊情復燃?
    ·霍忱回上中參加同學的結婚典禮。

    兩人關系確實不錯,公司這方面是不太愿意讓霍忱去參加這種婚禮事宜的,因為后患太多,想得到想不到的事情都太多,公司怕霍忱出任何負面的新聞,哪怕就是一丁點現在也會對霍忱的個人形象造成很大的問題。

    可霍忱已經答應了。

    他能排得出來時間,也已經答應了。

    公司沒有辦法。

    提前一天回的上中,好多同學都是躍躍欲試表示要參加婚禮,畢竟大明星同學也會出現嘛,就當花錢買個熱鬧看了,再說和大明星同學一場,搞個見面這拿出去講也是很有面子的。

    抵達涼州他坐高鐵回上中。

    每次回來他都會提前告訴霍敏,霍敏這個堂姐也是真的每次必接。

    她自己也沒車,打車過來,提前半小時抵達車站機就站在外面。

    接不接的意義都不大,可霍敏想,不管怎么說大家都是一家人,霍忱長年累月在外地生活,難得回上中一次她又不忙,接個人而已,霍忱把花錢的事兒都包攬了,那他們就做點力所能及的事情。

    高鐵準時準點抵達,霍敏見里面有個人戴著帽子口罩推著行李出來,連忙招手。

    隨便看,就是她弟最好看!

    人群中最亮的崽!

    這絕對不是當姐的自夸,再漂亮的男人到了我們霍忱眼前都得黯然失色。

    “這里。”

    霍忱對著霍敏擺擺手。

    “不是不讓你來,我自己能回去。”

    “閑著也是閑著,再說新房子你都沒去過。”

    她怕霍忱找不到。

    上手去接行李,霍忱無奈笑笑,行李箱遞給了他姐。

    霍敏在b城住的那一段時間,打算離婚的那段時間不是天天跟著霍忱跑東跑西嘛,那個時候她就開始替霍忱推行李,一開始她以為是明星級別大可能行李就推不動了唄,后來發現并不是,霍忱的電話和微信有好多的,有些時候走路也得講個不停,因為這個原因助理偶爾會替他推行李箱。

    果然手解放以后,手機響個不停,來自同學的,群里都炸鍋了,又重新將他邀請了回去,霍忱只是看了看沒有吭聲,沒辦法吭聲的,公司發給他的行程,以及有個劇本發了過來,先是電子文件讓他看一眼。

    排了一會隊,霍敏把行李箱放到后面,自己上了副駕駛的位置,霍忱坐在后面,報了地點。

    霍奶奶知道孫子今兒回來,老早就盼著了。

    雖然不是為了她而回來的,那回來了也高興。

    站在院子里望啊望的,也不曉得到沒到站,霍敏也不來個電話,接沒接到人啊。

    裝作給花澆水,注意力都在大門口放著呢,聽見有出租車開過去的聲音馬上扭頭去看,確定不是才能收回視線,觀望了好半天,屋子里兩個兒媳婦做菜呢,買菜錢根本不用霍奶奶出,現在誰掏兩個妯娌商商量量的就自動辦了,老二舍不得掏,那架不住霍磊他爸現在說了算啊,霍磊他媽有些時候無奈也沒有辦法,管不了,有了個出息的侄子,當大爺的都要瘋了。

    霍磊他爸進廚房挑挑揀揀。

    “你能你來。”霍磊他媽拉著一張老臉,她看丈夫不爽已經很久了,只是忍著沒說。

    她就是怕打不過,不然你以為她不想家暴一下丈夫?

    窮得瑟什么啊。

    被老婆一懟,頓時舒服了,再也不瞎指揮了。

    霍忱下車,霍敏去拎行李箱,霍奶奶趕緊去開大門。

    “趕緊進來。”

    霍敏推著行李往里面走,霍忱瞧瞧外頭,這房子他是第一次來,還別說新房子就是比舊房子好。

    “當時說買高新區你偏不要……”

    他的意思高新區空氣會好點,可霍奶奶打死都不要。

    “就是,高新區那邊冬天空氣好,夏天還涼快兒……”

    就一個弊端,賣的太貴了。

    霍奶奶住的這里大概一平不到五千,高新區直接翻倍,一萬是標準價格,這里買房帶裝修就是那邊一套清水房的價格。

    “我看這里就挺好,我能住上新房我就可高興了。”霍奶奶上手去拉霍忱,往屋子里拉:“請幾天假啊,能在家里待幾天?”

    霍忱不習慣。

    主要他奶以前不是這樣的。

    再說一個大小伙子,實在不是很喜歡這個套路,但推又沒辦法推開。

    “不用請假,行程空兩天就好了,明天晚上走。”

    霍奶奶叨叨:“今天晚上才回來,明天晚上就走。”

    孩子就連休息的時間都沒有。

    累啊。

    “趕緊進屋吧。”

    霍敏招呼霍忱,自己提行李進屋,進門口就遇上她大爺了,霍磊他爸打趣道:“行啊,大敏這有點力氣。”

    “那是!”

    霍敏把行李箱送到屋子里面去,畢竟霍忱的東西她也怕家里有人會動。

    雖然都是家里人,但丟點什么也不好講,你東西擺擺好也不出那毛病,大家都輕松多好。

    飯菜都已經擺好了。

    霍磊給霍忱介紹自己媳婦,他結婚的時候霍忱沒回來。

    霍磊老婆拿著手機,提了個要求:“我能和霍忱排張照片嗎?”

    媽呀!

    第一個近距離看見的明星。

    就真的是臉對著臉,好慚愧!

    慚愧什么?

    她一直都覺得自己就屬于很占便宜的那種人,她臉很小,你看同事和朋友都總夸她臉小,但和霍忱站在一塊兒比……

    “你這開了美顏吧……”

    霍磊一臉無語,他看著那屏幕實在看不下眼。

    霍忱那張,正常拍攝沒有問題,一開美顏就感覺怪怪的。

    “是啊,怎么了?”霍磊媳婦不明白丈夫磨嘰什么,不就是拍個照片,難嗎?

    “我用正常的給你拍吧……”

    “干嘛不用美顏啊……”

    拍完照片,霍磊遞給她手機:“你自己看吧。”

    媳婦調出來照片一看,呦呵!

    還真的不一樣。

    霍忱在正常的相機里特別好看,在美顏相機里整個臉講不出來的一種怪異感。

    心里小聲逼逼,難怪人家可以靠臉吃飯,果然是得天獨厚啊。

    羨慕不來!

    老霍家高高興興吃飯,吃完飯霍忱打車就去同學那邊了,要過一下流程,畢竟是當伴郎的嘛,還得試穿一下衣服。

    他一出現,同學家里立即就炸鍋了。

    玩的好的就那么幾個人,有人拍完照就往群里扔。

    新郎和霍忱到一邊說話。

    “我問你個事兒。”

    霍忱:“嗯?”

    “老苗上次和我抱怨,說寇熇這丫頭簡直就是過河拆橋……”

    叨叨叨,提了提當時的那件事,寇熇主動去聯系了老苗,后來老苗和霍忱不就聯系上了嘛,等到老苗有段時間想和寇熇說說話,卻發現寇熇把他給拉黑了。

    加上他又聽說了寇熇一些事情,替霍忱抱不平。

    寇熇是有錢,但玩弄人的感情再有錢也沒用。

    “寇熇那丫頭小時候就鬼精鬼精的,人心眼轉的快,我們轉不過也實屬正常。”

    霍忱的語氣放的很軟,道:“她沒有,網上有些事兒寫的不見得是真的。”

    “那你們倆分手了是假的?”

    “這個倒是真的。”

    “那不還是。”

    霍忱:“有些時候分開不是因為誰錯,就是彼此不合適了。”

    同學急吼吼道:“女人還不好找,你現在混成這樣就更好找了,將來找個比她好一百倍的。”

    找一個給她瞧瞧。

    牛什么啊。

    比你美,比你精的多著呢,今天我叫你愛答不理,明天我叫你高攀不起!

    哼哼。

    霍忱苦笑搖了搖頭,“比她好一倍的我都沒見過。”

    還一百倍呢。

    私心來講,霍忱認為像寇熇這樣的女人,幾乎沒有。

    真的就沒有。

    她不會因為一些亂七八糟的事情和你拈酸吃醋,總體而言寇熇確實很大氣,他們倆在一起那么久,裝肯定是裝不出來的,反過來說他認為自己的格局很小,總會糾結一些事情。

    同學一聽霍忱的說法,一顆心提了起來。

    這……

    是要完啊。

    真是個狐貍精!

    同學結婚霍忱當了伴郎,接下來就有聯系沒聯系的同學都試著去聯系霍忱,要結婚的表示只要霍忱能來參加,大家可以配合他的檔期。

    要結婚的人去配合一個伴郎的檔期……

    霍忱通通推掉了。

    第一是真的沒時間,第二情分上來說也沒達到這個地步。

    結婚當天,來了個不請自來的人物。

    寇熇!

    14班的學生都認得寇熇。

    竊竊私語。

    有些人拿著手機偷拍,然后發到朋友圈,朋友圈有人看見在轉朋友圈,發著發著,這邊霍忱參加婚禮剛剛要結束,那邊寇晴的電話已經進來了。

    寇晴氣的頭頂冒煙。

    她不能說寇熇,她只能說霍忱。

    賤不賤啊。

    叫人甩了,人家一回頭你就主動黏回去了?

    寇晴都要氣死了。

    花了那么多的心血培養栽培你啊,你這個時候傳這種新聞,這就是要她的命啊。

    “你別告訴我你又和她在一塊兒了?”

    霍忱一臉懵:“誰啊?”

    “誰?你敢說你沒見到寇熇?”

    霍忱還真的沒見到。

    寇熇來寫了賬就離開了。

    寇晴卻覺得霍忱在騙自己,她現在需要馬上公關啊,不要說沒復合,就真的復合也得說成就是偶然,或者往寇熇頭上扔鍋,霍忱的形象就必須是萬千少女所喜歡的那種,人設絕對不能垮,絕對不能有戀愛的意向,那種黏糊糊的形象更加不適合霍忱。

    網上熱度已經升上來了,霍忱粉絲就在四處反擊。

    兩個人都沒同框,你就敢說他們復合了?

    霍忱看到寇晴那邊發來的照片,他一臉苦笑,他確實不知道。

    “之前公司不建議你回去參加這個婚禮,你自己非要回去,是因為……”

    “沒有,我甚至都不知道她來了。”

    寇晴:“我相信你。”

    我信你個鬼!

    她在心里罵道。

    信才怪。

    可漂亮話要到位。

    苦口婆心:“霍忱啊,你現在事業上升階段,好不容易那些緋聞都過去了,咱們這段就腳踏實地好好一心沖事業好嗎,她再好她不穩定,今兒因為未婚夫舍了你,明兒可能又因為哪個男人……”

    曉之以理動之以情的勸,寇晴不介意多往寇熇的頭頂多給扔幾個屎盆子,寇熇現在就相當于她殺父殺母的仇人一般。

    霍忱不聽話,你以為寇晴沒打算培養其他的人?

    可捧這種東西,一半靠公司運作,一半靠天啊。

    強捧捧不紅的大把都是,她試著去捧了,可效果都不如霍忱,霍忱就是個財神爺,她干嘛要把財神爺往外推呢,只要霍忱沒提解約,那大家就還能和平共處。

    “我知道了。”

    寇晴:“你光知道沒用,你得讓她沒有機會,不能給她機會,寇熇我太了解她了,她這個女人太厲害了……”

    心里摸摸吐槽,也不是說寇熇厲害,而是霍忱太純了。

    用粉絲的話說是純,用她的話來說那就是蠢!

    霍忱:“……”

    不讓寇熇撩他,那不是應該找寇熇說嘛,干嘛找他說。

    “知道了。”

    寇晴掛了電話依舊不放心,一動不想動,攤在椅子上,她覺得自己現在就像是惡婆娘,滿腦子里面想的都是怎么拆散那兩個人,絕對不能讓他們舊情復燃,這絕對不可以。

    霍忱過了三十五歲,他愛和誰談戀愛就和誰談戀愛,自己管都不會管,但現在不行。
时时彩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