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都市言情 > 韓娛之透視未來 > 第三二零章 從記憶中提取的關系
    “哥哥已經答應啦,說是會盡快安排時間的。”

    聽到林允兒的回答,權侑莉頓時輕松了不少,也感覺到很開心,因為這樣就有理由繼續和他待在一起了。

    當然,這個理由指的是對姐妹們的理由,而不是對媒體大眾的。

    尤其是,現在‘三月女友’計劃延遲,中間加上了過渡的時間,那么這段時間她找機會和他在一起,道理上完全說得不去,不存在什么理虧。

    鄭秀妍無所謂。

    因為黃美英的‘提示’,她已經做好了一份攻略計劃,而按照這份計劃,她也并不著急隨時黏著他。

    正好這段時間忙工作,好好展示一下自己的實力和魅力。

    金泰妍卻是有些頭疼,半年前她和羅君寧以雙方的名義在首爾的高檔小區買了一套房子,一個半月前已經裝修完了,大概再有一個月左右的時間就可以入住。

    這套房子是為家人買的,到時候,肯定要她和他一起交這套房子交給父母,否則就算父母們知道了當前的情況、選擇了支持自己,也會因此而不滿,甚至影響到兩人間的感情的。

    她可不想還沒有到自己的時間,沒有開始就結束。

    而按照公司的計劃安排,一個月后差不多是她們剛剛回歸幾天的時候,那時她的時間太緊了。

    而且,她也擔心到那時,已經進入了第二位‘三月女友’的時間,那樣她怎么好意思去打擾樸素妍?

    她可是連權侑莉的時間都不愿意去打擾的,相較而言,當初親密的素妍姐姐,現在已經算是外人了。

    黃美英卻是很開心。

    主要是知道‘三月女友’計劃中多了一個過渡期,這樣她的時間和機會一下子就多了,不過到底該如何做,還是應該好好思量一下。

    之前她有些沖動,沒有提前計劃好,以至于差點讓羅君寧討厭自己,不能再重蹈覆轍。

    女孩們心思各異,幸好這一次只是試音,并不是真正的錄制音源,就算表現有些疏漏也沒有太大的關系。

    就是挨了幾句訓。

    俞勇鎮可不會在意少女時代的人氣和影響力,在公司里,她們只是他的后輩,后輩表現不好,訓幾句沒有錯。

    也就是看在羅君寧的份上,對事不對人罷了。

    也幸好有羅君寧存在,否則就算少女時代有如今的影響力和人氣,她們在公司里的地位也不一定能夠有如今的高度,甚至還有小半的自主權。

    韓國和華夏不同,這里的娛樂圈,藝人的地位簡直低得可憐,否則當初火遍亞洲的神話、東神、hot等等,也不會經歷這樣那樣的磨難、分崩離析。

    而少女時代,現在在s公司還是有一定話語權的。

    這些都源自于羅君寧,可以說,他當初承諾給女孩們的保護已經兌現了,并且將一直兌現下去,而做到了這些的羅君寧,也是頭疼該和權侑莉一起準備什么樣的歌曲。

    樸素妍早上的時候就離開了,他怎么留也留不住。

    本以為是皇冠有什么工作要忙,可是中午李居麗趕了過來,讓他明白了樸素妍離開的理由,頓時哭笑不得。

    “我一來你就這表情,怎么,討厭奴納了是吧?”李居麗不滿的責問道,甚至還想去扯他的耳朵。

    這怎么能行?

    羅君寧連忙抓住她的手,無奈道“別誤會,你能過來我高興都來不及呢,怎么會討厭?”

    為了避免誤會,他解釋了一下自己露出那種表情的原因,總算讓李居麗滿意了。

    “還不放手,我是你奴納,你就是這么對奴納的,占便宜嗎?”

    滿意歸滿意,可李居麗變臉的技術很厲害,讓羅君寧都有些發愣,這次也是真的有些哭笑不得了,“奴納,你說什么呢?我占你便宜?”

    他們兩人是戀人啊,而且是早就已經把自己交給對方的戀人,要是他做了什么過份的舉動,出于戀人間的樂趣,被說一聲占便宜,他甚至還會配合一下。

    可是眼下,他只是抓住了她的手腕,而且還只是自我防衛的結果,怎么就成了占便宜了?

    “不然呢,你就是這么對待漂亮女孩子的嗎?難怪你的公司里全都是漂亮女孩子,看來啊,你就是故意的,想要占女孩子的便宜吧?”李居麗越說越理直氣壯,跟真的似的。

    這下,羅君寧倒是看出了一絲端倪。

    這位姐姐是在跟自己玩游戲啊,應該是游戲吧,不用戀人的身份,而是又拿捏起了姐姐的身份,就像當初他見到韓國時一樣。

    剛到韓國時……羅君寧覺得可以陪李居麗玩玩,可前提是,“不能像以前那樣動手啊,我會還手的。”

    李居麗嘴角微翹,隨即怒道“呀!我是你奴納,你還要跟我動手?”

    羅君寧翻了個白眼,他還沒有喊開始呢,就這么快入戲了……好吧,李居麗本來就是帶著戲過來的,是他才弄清楚狀況。

    按照記憶中兩人還是單純的姐弟時的畫面,羅君寧很快進入了狀態,但也一直保持著相當的警惕。

    值得慶幸的是,李居麗果然沒有把‘動手’這個愛好從記憶中提取出來。

    把曾經單純的姐弟關系復制到現在,羅君寧也感覺到了一份溫馨,少了男女之情的羈絆,更加的純粹和讓人不舍。

    甚至他都有些遺憾,如果當初自己和李居麗的關系,沒有更進一步……算了,這個不能多想,想多了、暴露了,會被打的。

    “今天遇到什么麻煩事了?一過來,就看到你愁眉苦臉的,差點以為你是在在對我發脾氣呢。”

    換上了家居服,李居麗大大咧咧的坐到羅君寧身邊,詢問道。

    “是侑莉的事情。”

    下意識的回答之后,羅君寧頓了一下,見李居麗的笑容并沒有什么變化,這才將剛才思考的事情說了出來。

    李居麗歪著腦袋想了想,笑道“這樣啊,要奴納幫你出個主意不?”

    “謝謝奴納。”

    羅君寧誠懇的道謝,可這在熟悉他的李居麗眼中,卻有些敷衍,讓人著惱。

    。
时时彩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