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恐怖靈異 > 兇城之夜 > 第十一章 自殺
    第二天。

    白飛燕在警局一直忙王娟被殺的案件,而我卻接到白羽萱的電話,她邀我去家里,說想要和我談談。

    我其實在看完莫書留下的視頻后,心里對白羽萱保持著抗拒態度,我不知該怎么面對她,甚至不敢將此事揭露出來,較分一二。

    但這一次,我答應了她。

    我們在一家咖啡館的包間內見面,之所以沒有按她所說的去家里,是我害怕她的家中與錄音或者攝像的設備,現在我還不明白高局長到底在謀劃一個怎樣的局,不過我知道這個局里,我和廖云海都在其中。

    視頻中與我相貌極似的男人究竟是誰?他與翻海龍的關系又是什么?我沒有頭緒,亦無法找到搜索真相的出路。

    白羽萱今天穿了一身粉紅色的運動服,扎著馬尾辮,臉上的淡妝遮不住憔悴的神情,眼睛內布滿血絲,看起來勞累疲憊。

    她坐在我的對面,相顧無言,桌上擺放著兩杯咖啡,待服務員離開后,我將門關死,點起一根煙緩緩吞吐。

    “鄧青...我們之間,你是怎么想的?”白羽萱終耐不住性子,輕聲詢問。

    “我不知道!蔽业貞。

    “是因為柳云馨?還是我姐姐?”

    “都不是!

    “那為什么會變成這樣?!”白羽萱略顯激動,捧著咖啡杯的雙手微微顫抖。

    “你找我來到底想說什么?”我皺眉說:“現在牡市的案子一團糟,如果沒什么事的話我就先回警局了,柳云馨如果你不愿意放在你家,我可以接回來!

    白羽萱抿著嘴唇,眼中閃過一絲決然。

    “鄧青,我想跟你說的事就是關于柳云馨的!

    我半站起的身體停滯,猶豫后復坐下,凝視白羽萱慘淡的臉色,心中絞痛,咬牙道:“她又怎么了?”

    “我覺得她想殺我!

    此話一出,我不禁啞然失笑“白羽萱啊白羽萱,我是真的沒有時間跟你開玩笑,雖然現在我不怎么參與案件的調查,但牡市各方勢力已經蠢蠢欲動,更何況還有那些不為人知,藏在幕后的老狐貍......”

    “我是說真的!”沒等我說完,白羽萱突然高聲打斷道:“昨晚我在家中睡覺,半夜的時候醒來發現柳云馨就站在我的床前,雙手握著我的槍,正要抬起瞄準我!”

    “放屁!”我厲聲喝道:“你不要跟一個小姑娘計較好嗎?我對她沒有任何想法,她是柳峰的妹妹,我不會丟下她不管的。我現在真的是越來越看不明白你,先是白飛燕,又是柳云馨,你是想把我身邊的女人全部趕走嗎?”

    “我沒有......”

    “柳云馨不過是個孩子,而且腦子還有問題,相比起來,你白羽萱才是真正的聰明人,精明算計,扮豬吃老虎!

    白羽萱驚愕的抬起頭,“鄧青,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你心里清楚!蔽依淅涞亩似鹂Х缺,一飲而盡“一會兒我就去接走柳云馨,你不喜歡她,我養著她!不會在送到你家討人嫌!

    說罷我開門就要離開,臨邁出腳時,背后傳來白羽萱焦急的聲音:“鄧青,你想沒想過,在G市賓館給你枕下留紙條的人究竟是誰?”

    我已經跨出的步伐收回,轉過頭“你知道是誰?”

    “我不知道,但當時除了我以外,就只有柳云馨有機會,她真的是傻子嗎?在醫院我父親做的檢查真的可靠嗎?”

    “古風臨死前測試過,柳云馨沒有問題!

    白羽萱嬌怒的看著我“如果柳云馨不但不是傻子,而且聰明絕頂呢?聰明到能夠欺騙過所有人!”

    “......這不可能!”

    “好,那我們試試,你敢不敢?”

    “試?怎么試?”

    白羽萱冷笑,“看吧,你心里還是懷疑她的,至于我說的話,今晚我會想辦法給你證明!”

    我將門緩緩關閉,內心五味雜陳,想拒絕白羽萱的提議,但又無法張口。

    ......

    下午的時候曉天和女友在日租房內被連刃帶人抓住,持刀反抗襲警,幸好連刃身手過人,將其制服。

    曉天到達警局后對于審問一概不回答,但現場已經有足夠的證據表明殺人兇手就是他,可以定罪,只是我非常想知道他為什么選擇山水花園作為拋尸地點,而且地點就在我家樓上。

    在與廖云海通過電話后,他答應我暫且將曉天關押在警局,以防意外發生。

    我到達警局后,即刻提審曉天,連刃陪在我身邊,胳膊處已纏上繃帶,用他的話來說:“太久不活動,才讓狗咬一口!

    曉天是牡市醫學院的大四畢業生,相貌帥氣,在拘留室內神色慌張,眼淚縱橫。

    我和連刃坐在審訊桌后,望著他恐懼的模樣,出言詢問道:“為什么將尸體挪移到山水花園?”

    曉天不說話,只是一直哭。

    “你不挺能耐的嗎!現在哭什么哭,早知如此,何必當初殺人!”連刃怒聲道。

    我伸手攔住連刃,示意他不要出聲,輕聲對曉天說:“要不要抽支煙?”

    曉天含淚看向我,點了點頭。

    我遞過一支煙給他點燃,因雙手被束縛在椅子上,只能拼命的嘬著煙嘴,一支煙很快就被他吸光,我將煙頭從他嘴上拿下來,略有些憐憫。正直年少青春的孩子,這輩子算是毀了。

    “曉天,我叫鄧青,相信你應該聽說過我!蔽椅⑿χ驹谒韨,居高臨下看著他“我們已經掌握足夠的證據,其實對于我來說審不審訊你意義不大,但是你知道為什么我要來見你嗎?”

    “我也念過大學,也懂得某些無德老師欺辱學生的行徑,現在的學生的壓力大,就業難,沒有關系想要出人頭地更是難上加難?稍蹅円膊荒軞⑷瞬皇?我就跟你說點實話吧,能不能保住你的命要看法律如何判決,讓你的家人找個好點的律師,或許還能活上一段時日。

    欠債還錢,殺人償命,這是自古不變的道理,你不用難過,男兒大丈夫生來哭啼,死卻要勇敢一些!

    我能做的不多,所以想和你談談案件的內幕,你如果愿意回答我,至少轉移看守所后,或者進入監獄,我都能讓你過的舒坦一些。我相信你也不想在死前遭到那些罪犯的虐待對不對?你是學醫的,應該明白想要令人生不如死的法門有很多,我不希望那樣,我相信你也不會希望的!

    曉天緩緩抬起頭,哽咽道:“我...我能不死嗎?”

    “這個不是我說的算!蔽抑毖缘溃骸叭寺,做事總要付出代價,判決你是法律的事情,我只是法律的執行者!

    “我不想死!”

    “曉天,跟哥哥說說,為什么殺完人后要挪尸到山水花園,只要你告訴我,我就偷偷給你透漏一個,可以不被槍斃的竅門!

    曉天聽到我的話,眼神中猛地閃爍出一陣希望,諾諾問道:“真...真的?”

    “真的!”

    “我,我說!睍蕴烨笊挠K掩蓋心里的秘密,說道:“我本來沒想殺死王娟的,是,是我有一天把自己的經歷發布在網上,有個網友加我,說他曾經經歷過同樣的處境!

    “網友?”

    “嗯,我們聊了有一段時間,后來我問他最后是怎么辦的?他說他殺死了自己的老師,并且告訴我,師者如果不將學生當人看,那學生自然要反抗。我當時很害怕,還有些好奇,卻并未想過要殺死王娟......直到這次考試,明明我已經很努力復習,眼看著就要畢業了,王娟卻又從中耍手段將我掛科。

    我找到她,并且買了很多禮物,可她卻罵我,打我,說只要我愿意跪在地上給她磕三個響頭,她就可以放我一馬!

    我活了二十多年,連我父母都沒有跪過,憑什么給她下跪?她說我不跪就不會讓我過,到時候公司招聘,畢業就業都不可能,我的人生就將從此陰暗,再無出頭之日。

    我家是農村的,家里花了很多錢供我上學,就是希望有朝一日我能夠有份體面的工作,能夠在這個城市定居,有自己的家!

    我恨她,回到寢室后自己出去喝了好多酒,并在網上跟那個網友聊了很多,他告訴我,只有殺死王娟才能擺脫現在的困境,不然只能像狗一樣活一輩子,認人笑話。

    我當時真的很生氣,就問他要怎么辦?他跟我說了好多,并且幫我策劃,保證最后不會讓人找到王娟的尸體,這就將變成一場失蹤案!

    我聽著曉天的講述,微微皺眉道:“繼續說!

    “能再給我根煙嗎?”

    我點點頭,復又給他點燃一支煙,送入他的口中。

    曉天狠狠吸了兩口,說:“我將王娟約出來,在郊外的胡同見面,說自己愿意給她磕頭,并且希望能夠從她那里托關系找工作。王娟朝我要二十萬,我答應了,在見面的時候從身后將她捅死,并且準備埋葬在郊外的樹林中。

    但那時突然有個人出現,穿著一身黑色的衣服,那個人掏出槍,讓我把王娟的尸體交給他,并且告訴我會幫我處理好尸體。

    我當時很害怕,可是已經沒有回頭路,于是便逃離了胡同,第二天就得知警察在山水花園發現尸體,并且我的家人還收到了威脅信,讓我隱瞞此事。

    我本以為怎么樣都是死,不能讓我家里人跟著受罪,可你說我還有活著的機會,我才告訴你的,求求你,幫幫我,保護我的家人!”

    我嘴角抽動,輕輕拍打他的肩膀說:“放心,我們會保護好你的家人!

    “你要告訴我的秘密呢?怎么才能不被槍斃?!”

    我猶豫著輕輕湊到他的耳邊,說了兩個字。

    “自殺!
时时彩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