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其他類型 > 星際奶爸 > 098虧欠
    賀炎聞訊趕過去的時候,姜妙臉色發白的半躺在地上,背靠著墻,用手按壓住腿部的傷口止血。

    小魚則消失不見了。

    賀炎快速檢查了姜妙的傷口,確認并不致命。他一邊給AI下令調遣治療機器人過來,一邊舉著槍去追小魚。

    但終究是晚了一步。小魚利用船上的逃生艙逃跑了。

    逃生艙本就是為特殊情況設計的,本身有躲避雷達掃描的功能和偽裝功能,初始發射速度也足夠的快,賀炎發現的時候便已經無法追蹤他的去向了。

    他恨恨地一拳捶在墻上,將金屬的墻壁打得凹陷,轉身回去察看姜妙的情況。

    姜妙的傷口已經被治愈,從褲子破洞的地方可以看到新生的粉紅色月幾月夫。

    她看了一眼賀炎,嘴唇微動。

    賀炎放下槍口,走過去單手抱住她,輕撫她的秀發:“沒事,你人沒事就好,沒事的!”

    姜妙便什么都沒說,垂眸,額頭輕輕地抵住他的肩膀。

    賀炎并沒有責怪姜妙,在他看來,姜妙雖然受過一些短期的訓練,更仗著很多精巧的設備大膽妄為,但終究她只是平民――沒有投入到真正的戰斗中去過、沒有殺過人的平民。

    捉住小魚的那天,他讓姜妙去處理小魚,他自己則把甲板艙“清理”了。并沒有讓姜妙看到那里的情形。

    姜妙雖然是個聰明、獨立的女性,但當涉及到流血、死亡的時候,在賀炎的心里,姜妙還是屬于應該被保護的一方。

    小魚卻是不知道多少次死里逃生過的人,即便是在他手上,他都逃脫過很多次。

    姜妙和這樣的人相處,偶一大意,發生這樣的情況,應該是他的責任,怎么能責備姜妙。

    事后他看了當時的監控。

    姜妙如往常那樣和小魚談話。因為小魚是危險分子,所以即便他戴著手銬,姜妙去見他的時候腰間也會佩著槍。

    小魚說了些無聊的笑話麻痹姜妙,姜妙抱著手臂翻了個白眼,轉身準備離開。小魚在她轉身的瞬間握住了她腰間的槍,拔都沒拔,直接扣動了扳機,擊傷了姜妙的腿。

    然后才拔/出來,解決了自己手上的鐐銬。

    作為普通人的姜妙沒有軍人那么高的警覺性,小魚又太過狡猾狠戾,整個過程的發生都是偶然中的必然,合情合理。

    說到底,還是賀炎的鍋。

    她在很多事中表現出來的果決和大膽,讓他忽視了她只是平民、并非軍人這件事。

    為了討好姜妙而放縱她去頻繁地跟小魚接觸,這是他的錯。

    睡前他去跟姜妙說晚安,姜妙倚著門口問:“你是不是很想殺他?”

    賀炎承認:“是。”

    小魚堪稱是改變了賀炎命運的人――當然是朝不好的方向。賀炎有殺他的心思很正常。

    但為什么不殺?姜妙奇怪的是這一點。

    “他是上了名單的人,以生擒為優先選擇。”賀炎告訴她,“當年我父母的研究資料全都落在他手上,他把那些資料賣給了別人。那個人和我父母一樣執著于追尋古老高等文明。他拿到我父母的研究資料后,和自己的研究資料對比、融合,真的找到了已經滅絕的高等種族的遺跡。”

    “除了瞬間移動設備,還有別的有價值的東西是嗎?”姜妙問。

    賀炎點頭:“能保存下來的不多,但都是極有價值的東西。但上面認定他手里還應該有別的,或者他手里的資料,包括我父母那一部分,是有價值的。”

    所以政府想要小魚或者說小魚手里的東西,所以要生擒。

    賀炎頓了頓,說:“這次特洛伊任務,軍方從國家科學院特意借出來的空間鈕,也是來自那處遺跡。”

    姜妙微感意外:“吉塔那邊以為你們已經在空間技術上突破了。”

    “還沒有。”賀炎承認,“科學院那邊好像一直沒搞定那東西。我拿到的就是正品,他們至今都還沒能仿制出來。”

    涉及到技術領域的東西,姜妙眼睛里就有光:“那東西……”

    賀炎無奈只能告訴她:“不在我這里了。”

    姜妙露出失望的神情。

    “我把睿睿和空間鈕都交給了大哥,然后自己在白石星等你……”賀炎越說聲音越低。

    空氣安靜了片刻,他抬起眸子,猶疑了一下,問:“我是不是很卑鄙?”

    姜妙沒吭聲。

    賀炎抓了抓頭發,知道這是他洗不去的污點,只能苦笑,輕嘆:“你早點休息吧。”

    但姜妙卻拉住了他的手腕。

    “讓小魚逃了,是我的責任。”她嚴肅地說,“以后,我會幫你殺了他。”

    賀炎驚訝,他反握住姜妙的手,說:“你在胡說什么。”

    姜妙說:“這算是我欠你的,不過,我只欠你這一件事。”

    賀炎心中升起暖意,他情不自禁像從前在吉塔首都星的家里那樣親了親姜妙的額發,說:“你什么都不欠我的。你別胡想,我的確很想殺他,但我已經答應了大哥要生擒他。你就更別胡思亂想了,殺人這種事,忘記吧。”

    他說完,短暫地停頓了片刻,再次開口:“妙妙,逼迫你不得不放棄在吉塔現有的一切,這是我的錯,這是我欠你的。你……”

    他握著她柔弱無骨的手,因為強壓著緊張和忐忑,聲音有一點點啞:“你別擔心,所有這些,我都會補償給你。”

    姜妙幽黑的眸子望著他,眸中中似乎有許多話要說,偏什么都不說。

    賀炎心中怦然一動,忽地便覺得口干舌燥起來。

    他這么敏銳又果決的男人,等了這么久的機會終于到了,怎么會輕易放過?一低頭,便吻住了姜妙柔軟的。

    姜妙沒有拒絕這個吻。但當賀炎握著她的月要想推她進房間的時候,她釘在門口不肯退。

    賀炎呼吸微亂,長長的眸子幽幽地望著她。他天生一副招惹女人的相貌,著實讓人很難扛得住。

    姜妙調整了一下呼吸,手掌用力頂住他的月匈月堂。

    “跟陌生人從頭開始,沒那么容易。”她說。

    賀炎泄了氣。

    他不再強求,只在門口纏著她,在那紅潤潤的唇上啄了又啄,親吻她的臉頰和眉眼。

    直到姜妙叫他去睡覺,他才戀戀不舍地放開她:“好好休息。”

    等著姜妙關上房門,他雙手插兜,慢慢后退,眸中有了笑意――雖然沒能一步到位,但好歹是和姜妙有了不小的進展。

    姜妙軟化破冰的跡象尤為明顯。但賀炎想到她上次和睿睿通了電話之后好幾天郁郁寡歡,怕她又再反復,小心翼翼地并不敢過度推進。好在沒有了小魚之后,姜妙全身心地投入到對瞬移設備的研究中去。這事每天占用了她大量的時間,剩下的一點點時間再分配給賀炎,兩個人平安、順利地抵達了神鷹要塞。

    反倒是原本預計應該差不多時間抵達的裘德還沒有到。賀炎跟裘德聯系過,確認他們大約還有三四天行程便會到達,倒也無需擔心。

    小魚逃了,姜妙心里不是沒打過瞬移設備的主意。但他們到了神鷹要塞,跟要塞司令官會面時,在場的還有另外三個人――一位上校,兩位科研人員。

    他們是來接收小魚和瞬移設備的。

    賀炎雖然依了姜妙沒有在當時立刻就把生擒了小魚的事報告給裘德,但他終究有他的立場,在船行了半個月左右時間的時候,他便向納什方面打了報告。

    現在小魚沒了,瞬移設備卻是要上繳的。

    姜妙也不拖泥帶水,痛快地交了上去。

    那兩位科研人員來自納什的國家科學院,他們對拿到的瞬移設備激動不已,但同時,對姜妙也很感興趣。

    “姜博士就是‘鯊齒”的設計師?”他們說,“那新算法真令人驚艷。

    先稱贊的不是姜妙的美貌,而是她在鯊齒上的算法。

    姜妙頓時嗅到了同類的氣息。

    她的身份還沒有一個明確的說法,無論是要塞司令官還是陪同兩位科研人員一起來到這里的那位伊萬諾夫上校都對她禮貌客氣同時謹慎地保持距離。

    但姜妙隨口和兩位科研人員聊了幾句,這兩個人便開始放飛,無視了軍人們謹慎的態度,甚至熱情地約定要再拜訪姜妙。

    賀炎適時地插嘴,微笑說:“我們才剛到……”

    兩人恍然大悟,忙說:“好的好的,你們先安頓一下,我們再去找姜博士。”

    姜妙不知道自己是否適宜與這兩個人接觸,便看向賀炎。賀炎看她對他們顯然不排斥,甚至有點親近的意思,便替姜妙應下來了。

    但他問:“你們拿到東西不需要立刻返程嗎?”

    “哦,巴達克上將很快就要到了,我們和他一起走更安全。”科學家們回答。

    賀炎雖然長得好看,但科學家們對他的興致缺缺,他們只想和姜妙再多聊聊。

    伊萬諾夫上校雖然是跟他們同路來的,但顯然跟他們也毫無共同語言。他跟賀炎和司令官才能說到一塊堆去。

    看著那三個搞技術的越說湊得越近,他給賀炎和司令官打眼色。司令官微笑著喊了個文職軍官進來,給賀炎和姜妙安排住處。

    他還說:“考慮到姜博士的安全問題……”

    賀炎打斷了他,說:“您不需要特意安排人,我來負責她的安全,這件事巴達克上將已經授權給我。”

    姜妙聽見了他們說話,中斷了交談,轉頭看向賀炎。

    即便是在軍銜高于他的人面前,賀炎也表現得很強勢。要塞司令官和伊萬諾夫上校眼神溝通過,便沒再單獨給姜妙安排安保人員。

    等到被領進要塞里的一套公寓,帶路的文職軍官離開后,賀炎不等姜妙發問,主動跟她說起以后的事。

    “歸化有程序,普通人的話需要一年的考察期,軍人要三年。”他說。

    姜妙則問:“怎么個考察法?”

    賀炎頓了頓,顯然有什么難以啟齒的事不好說。

    姜妙倒很平靜:“你說吧,我有心理準備。”

    “因為兩邊在打仗,所以……”賀炎聲音很低,“吉塔那邊的人要歸化,考察期內都要隨身攜帶定位器……”

    并不比她預期的更糟,所以姜妙也沒什么“勃然大怒”之類的表現。她臉上沒有什么表情,只是點了點頭。

    這份平靜讓賀炎感到愈加地內疚。

    這說明姜妙在拋棄在吉塔的一切來找他時,就已經考慮過要面臨的處境了。

    “別擔心。”他握著她的手,柔聲跟她說,“大哥會和我一起給你背書,盡量縮短你的考察期。工作的事情你也別擔心,等你有了公民身份,大哥會推薦你去國家科學院。”

    姜妙只淡淡地說:“以后的事以后再說。”

    幾個小時之后,那兩位很不會讀取空氣、看人眼色的科研人員就真的來拜訪姜妙了。

    姜妙看到他們,臉色才好了些。

    那兩個人顯然是已經摸過瞬移設備了,情緒有點激動。剛開始的時候說話還小心翼翼,但姜妙主動提起她在路上對瞬移設備的研究,他們兩個立刻兩眼放光。

    想想也是,根據報告來看,這個東西實際上是姜妙博士從那個星盜身上繳獲的。換了是他們,拿到這個東西又怎么可能忍得住不研究研究。

    他們倆才剛剛摸到瞬移設備,姜妙對這東西的研究比他們深得多了,基本上都是他們在聽姜妙講了。

    博士們的交流怎么可以全靠語言。但姜妙一摸兜,發現自己并不像在吉塔的那時候隨身帶著空氣筆,這里也沒有可供她使用的工作智腦。

    幸而另外兩個人一看她摸兜的架勢就明白了,立刻兩根空氣筆就遞到了姜妙的鼻尖前。

    姜妙接過一根,拔開筆蓋就在空氣中寫起來。

    彩色的墨水在空氣中凝結成固體,卻因為太輕緩緩漂浮,既不消散,也不墜落。一行行的算式在空氣中凝固,全是賀炎看不懂的東西,他只好淪為給他們泡茶的。在一旁捧著紅茶杯看這三個人相談甚歡。

    兩位科研人員連著三天都來拜訪姜妙,基本都是早上就來了,晚上才離開。

    因為他們摸到瞬移設備的瞬間尚短,討論的內容在賀炎沒注意的時候就從瞬移設備轉移到了空間鈕上去了。

    嚴格地說,他們違反了《保密法》。

    但公寓里似乎就只有賀炎意識到了這件事。

    問題是,賀炎有自己的立場。如果他們泄密的對象是別人,賀炎當然會阻止他們。但現在他們交談的對象是姜妙,姜妙聽得極其專注認真,把旁的煩惱都暫時拋在了一邊,賀炎便沒有做聲。

    以他的立場而言,他當然希望納什除了他和姜睿,還能有別的吸引姜妙的東西。

    無論是房產還是金錢,他都可以補償給姜妙。但比這些更能讓姜妙肯扎根在這里的是事業,是學術。

    賀炎私心里只想姜妙心甘情愿地留下來,對兩個科研阿呆正在犯的錯誤便選擇了視而不見。

    反正這些阿呆們不是經常說,科學無國界嘛。
时时彩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