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其他類型 > 女主,人美路子野! > 第139章 自閉,粉絲集體自閉
    一條微博,一張照片,再次讓網友們炸開了鍋。

    照片里,是在室內,一個年輕女生的背影。

    女生扎著丸子頭,清爽干凈,露出細長的脖頸,穿著淺綠色的長款針織圓領毛衣,衣服是寬松的款式,松松垮垮,下身穿牛仔短褲,她盤腿坐在地毯上,露出的小截美腿又長又細。

    她背對著鏡頭,舉起右手,微微傾斜向上,手臂修長纖細,寬松袖口滑落下來,手腕處有幾圈黑色長繩隨意纏繞,跟白皙皮膚形成鮮明對比。

    而她的手里,抓住個游戲機手柄。

    清純、陽光、活潑。

    照片整體干凈,色調柔和,女生青春活躍的氣息,從屏幕里呼之欲出,令人為之心動。

    世間所有美好的詞匯,都不足以形容其中驚艷。

    哪怕是一個背影。

    光是看到這張照片,網友們的評論幾乎是一致的——

    【麻麻,我戀愛了!愛上一個背影![跪][跪][跪]】

    【這是誰!跪求出道!我舔!舔還不行嗎?!】

    【一分鐘,我要這位小姐姐的全部信息!

    【這身材,這氣質,我給跪了!】

    然而,當最初的幾秒驚艷過后,他們后知后覺意識到——

    微博的意思是:這美女小姐姐是Zero?!

    這下,粉絲們就難以接受了,心路歷程非常極其之復雜。

    轉眼間,他們就分離出三撥人,各有各的看法。

    一撥完全不信的:

    【大叔你要點臉,這踏馬要能超過二十歲,我直播吃玻璃渣!】

    【叔你糊弄人也弄點可信的照片好嗎,發個三四十歲的知性美女照片,我還能配合你信一信!

    【瞧你們把叔逼成什么樣了,整天說我叔摳腳大漢、邋遢大叔!現在好了吧,叔直接瘋給你看!】

    【Z神:強行變性,我假裝我男友!

    一撥理智分析的:

    【你們試試保存圖片,在手機相冊里顯示時間,是五年前拍的。不過Zero出道七年,看照片,她三十都不到……震驚死我吧!

    【發現小姐姐手腕上的黑繩嗎?好幾年了,大叔發過一個登山包的圖,這跟黑繩就綁在背包上,跟他去過很多地方。emmm,一點點看這根黑繩變舊的!

    【雖然不敢相信,但如果是真的,可不可以理解為:大叔對象看不下去網上的調侃,所以登錄大叔的微博澄清大叔的性別?】

    【十有八九是真的。叫了Zero這么多年的摳腳大漢,他有哪一次出來解釋過嗎?如果不是號被盜了,可信度高達百分之八十!

    【艸,以后是要叫大叔,還是叫小姐姐?】

    一撥一臉懵逼的:

    【我不信!我不信!】

    【我在做夢!這絕對是假的!】

    【Zero是女的?瞧這身材、氣質,長相絕不會低于七分。不好意思,這要是真的,我自閉了!

    【自閉。+1】

    【同自閉!

    【開玩笑,上天給了Zero在漫畫上十分的才華,還能給他十分的外表?假的,絕對是假的!

    ……

    消息過于勁爆,短時間內竄起的火熱程度,堪比“Zero和UU抄襲事件”。

    半個小時內,評論、轉發過萬,話題#Zero是女的#空降熱搜第一,驚得不明所以的群眾們眼珠子都瞪出來了。

    接下來,#大叔粉集體自閉#緊隨其后,又看得人瞠目結舌。

    前幾日的抄襲事件,除了粉絲和路人,行內的漫畫家以及各位大V都不敢輕易提及,以防有蹭熱度之嫌,如今爆出這樣有娛樂性的瓜,他們也忍不住也摻和一腳,紛紛表示驚訝,個個怒刷“自閉”。

    大多數人,還是持不相信態度。

    畢竟——

    叫了七年的大叔了,是你一條微博幾個字、一張圖片就能改變得了的嗎?

    而且,Zero的大叔形象在他們心目中根深蒂固,就算照片里的小姐姐真的站他們跟前表明身份,他們也只會覺得這不過是個玩笑。

    總而言之:或許是真的,但他們不愿意相信,寧可自己騙自己。

    網上熱度炒到白熱化時,議論中心的主人公司笙,才打著哈欠從桌上爬起身。

    花了兩分鐘清醒,司笙去拿床上的手機,本想瞥一眼時間,看到未退出的微博跳出上萬消息,她不由得懵了一下。

    夢游了?

    預感不對勁,她點開微博,看到最新微博,然后迅速調出剛使用過的軟件……

    五分鐘后,司笙走出臥室。

    視線一掃,赫然見到罪魁禍首·凌西澤坐在沙發上,悠然自得地削著蘋果。

    他對面的電視機開著,正在播放農業節目,教觀眾如何科學的種植。

    “醒了?”

    眼瞼掀了掀,凌西澤看了她一眼,毫無做賊心虛之色。

    眼睛一瞇,司笙大步走過去,繞到沙發后面,壓低的嗓音殺氣涔涔,“你動我手機了?”

    她伸出手,剛想從身后對凌西澤扼喉,結果剛抵達沙發后面,微微俯身,凌西澤的手忽的往后一抬,手中水果刀戳著一塊蘋果,將其送到她嘴邊來。

    “嗯!

    同時,凌西澤坦白承認。

    頓了頓,司笙斜了眼雪白水嫩的蘋果,一張口,將其咬住了。

    清甜爽口的蘋果肉一到嘴里,司笙頓時就沒脾氣了。

    他要死不承認,或是心虛,她還能趁機整治他。

    就怕他不要臉,鎮定得跟她做錯事似的……

    服了這人。

    她挑了下眉,將手機往凌西澤旁邊的沙發一扔,問:“想干嘛?”

    凌西澤微仰起頭,看她,淡淡道:“證明Zero是個女的!

    司笙冷笑,“又沒人信!

    看到消息后,她大致瀏覽了下評論,九成以上都當開玩笑,唯一的那一成,將信將疑,持懷疑態度。愿意相信“Zero是女的”的,也不愿相信“Zero如此年輕”。

    真將這條微博當真的,怕是萬分之一都不到。

    凌西澤慢條斯理道:“不管信不信,總得先撕開一道口子!

    “我又不想露面!

    司笙聳肩,無所謂道。

    她單手撐在沙發靠背上,輕松一躍,就從后面翻身過來,隔著凌西澤一手肘的距離,閑閑地坐下。

    凌西澤說:“以防萬一!

    管你想不想露面,他就是不樂意見到別人貶低你形象。

    長成她那樣,被網友臆想成“糙漢”“大叔”,那儼然是對她的侮辱。

    不過她自己意識不到就是。

    “照片你還留著?”

    把玩著手機,司笙手指戳動屏幕,瀏覽著凌西澤傳她微信的照片。

    這張照片是交往期間,司笙在凌西澤家里玩游戲,贏了后被凌西澤抓拍的。

    因為拍得太活潑,司笙覺得壞了她的形象,有讓凌西澤刪除來著。

    結果還沒刪除成功,他們倆就分手了,司笙自然也將這事拋諸腦后。

    “我都留著!绷栉鳚稍捳Z一頓,驀地側首看她,微微靠近,壓低的嗓音略有幾分磁性,“跟你的手機屏保一樣!

    玩手機的動作一僵,司笙的眼皮不由得跳了跳。

    半晌,司笙恢復自若神態,說:“別誤會,單純是你拍得好看!

    “嗯!

    眼底有抹笑意閃過,凌西澤坐正了,淡淡應了聲后,竟是沒再繼續這個話題。

    心不在焉地玩了幾秒手機,司笙用眼角余光偷瞥向凌西澤,見他專心繼續削蘋果后,心里莫名地一陣不爽。

    盡管,她也不知道,那一丟丟不爽,究竟從何而來。

    手機振動了三下。

    楚落發來了消息。

    【楚落】:[截圖]

    【楚落】:我自閉了。

    【楚落】:最近失聯。

    看到消息,司笙頗為莫名,點進去一看,才發現楚落的截圖是Zero的最新微博。

    【司笙】:?

    沒回。

    半分鐘后,司笙打電話過去,關機。

    再看微信,楚落已經把頭像和微信名都改了。

    頭像:白色的底圖,黑色的兩個字——自閉。

    微信名:自閉中。

    司笙一記眼刀飛給隔壁的男人,“凌西澤!

    “嗯?”

    “你那條微博,讓我朋友自閉了!

    司笙控訴時,連她自己都哭笑不得。

    沒想到,楚落也是“自閉群體”中的一員。

    “那你朋友心理素質需要加強,不然以后不止是自閉!绷栉鳚珊敛焕⒕蔚卣f著,把削好的蘋果遞過來,厚顏無恥地說,“給你損失一個朋友的補償!

    “……”

    司笙無語至極。

    停頓一秒,她把蘋果接過來,啃了一口。

    凌西澤失笑。

    因為凌西澤手賤的這條微博,Zero剛剛降下來的熱度,再一次攀升上來。

    這流量,這熱度,看得諸多人眼紅得不行。

    在驚嘆了幾個小時后,網友們自覺地去翻Zero的微博,欲要從他曾經的微博和言論里翻出一絲證明其身份的蛛絲馬跡。

    分析帝們齊齊上陣。

    同時,也有人在猜測,如若Zero真是照片里的女生,那她現在應當二十幾歲,是否已經結婚,發微博之人是否五年前就跟她在一起……

    最后憑借網友們的強大腦洞,編了無數個他們感情故事的版本。

    趁凌西澤去跟易中正聊天時,司笙閑得無聊,還去論壇八卦了下,一個比一個大的腦洞故事,倒是有那么幾分趣味。

    挺有意思的。

    雖然,沒一個對的。

    忍了幾分鐘,司笙才控制住爪子,沒把帖子鏈接分享到微博。

    ——不然這事真就沒完了。

    “笙笙姐!笙笙姐!!!!”

    大老遠的,就聽到陶樂樂的喊聲,穿透院落和圍墻,清晰明了。

    司笙感覺耳朵一陣刺痛,不由得伸手揉了揉耳朵。

    陶樂樂跑進客廳,直接撲倒在司笙身側的沙發上。

    “笙笙姐,你看微博了嗎,Zero極有可能是女的!”陶樂樂激動得臉頰緋紅,雙手緊握成拳。

    “看了!

    “你說,Zero要真是女的,那該有多恐怖?!”陶樂樂手舞足蹈的,“我看有人分析,她出道時間不超過二十歲,二十多就站在漫畫圈頂層,太恐怖了!而且那張照片啊,天哪,又青春又朝氣,氣質簡直絕了——”

    司笙:“……”

    不,她沉穩又淡定。

    那張照片只是個小意外。

    “我從小到大的夢中女神絕對就長她這模樣!”陶樂樂興奮道。

    “是么?”

    司笙右側眉梢往上一揚。

    “真的,一看到那張照片,我的心都軟化了……”吧啦吧啦。

    無法控制的贊揚。

    司笙聽得甚是無語,倏然一偏頭,赫然見到凌西澤站在易中正臥室門口,側身靠著門框,微低著頭,唇角上揚,抑制不住地在笑。

    司笙甩過去一記冷眼。

    凌西澤卻笑得更明顯了,縱然別過頭去,肩膀都在輕顫著。

    “……”

    司笙暗自磨牙,最后不得已打斷陶樂樂的話,“你的漫畫怎么樣了?”

    “啊!

    徒然提及這個,陶樂樂頓時跟打了霜的茄子一樣,蔫了。

    察覺到異常,司笙微微瞇眼,問:“怎么?”

    “這個啊……”陶樂樂抬手一抓頭發,頗為窘迫道,“我改好后,給編輯看,結果……被斃了。對不起啊,笙笙姐,讓你費心了。我本來想再改改的,不過最近實在沒時間!

    說到最后,陶樂樂愧疚地看向司笙。

    就沖著司笙那么用心的筆記,陶樂樂都覺得,作品不成功簽約就對不起司笙。

    可是,最近她爸公司徹底宣布破產,雖有陶家長輩撐著,不至于負債累累的地步,但家里情況確實一團亂麻,她跑來這里都得擠時間,確實沒空再修一遍漫畫。

    ?

    她幫忙修改過后的漫畫,被斃了?

    司笙輕笑,“負責你的編輯是誰?”

    “好像叫木木!碧諛窐吠铝讼律囝^,“聽說很厲害,要求很嚴格,是傾伊人的責編呢!

    “……”

    哦,原來是這么被斃的啊。

    ------題外話------

    自閉了。

    晚安。
时时彩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