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其他類型 > 女主,人美路子野! > 第138章 三爺發博:她不是大叔【三更】
    漫畫的解約聲明里,明確表示:跟Zero溝通過,UU抄襲屬實;《第一廢墟》采取全網下架處理;跟UU解除合約,今后再不合作。

    態度非常明確。

    同時,也強調:私下串通Zero一事,純屬誣告。

    第二條微博,就是實打實的證據了。

    《新世界》1-10話的分鏡稿,是由Zero原稿進行掃描后發的圖,非常清晰。前五話跟《第一廢墟》重合率達到百分之八十以上,后續發展逐漸展開世界觀,故事線跟《九號基地》不謀而合。

    其中,分鏡稿第10話里,男主遇上“反派”,地點和事件,都跟《九號基地》如出一轍,就是人物身份顛倒而已。

    除此之外,還附贈《新世界》構思里,大部分的人設,多數都能跟《第一廢墟》對上,并且比《第一廢墟》更加詳細。

    同時,漫畫主編肖興也正面回應——

    【漫畫主編肖興】:我們創立漫畫,確實源于對Zero的喜愛。正因如此,更不會做影響Zero聲譽的事。

    官方聲明、證據,主編正面回應。

    全都是實打實的證據。

    在這些鐵證面前,再如何狡辯,也顯得無力。

    UU的粉絲們直接被逼得偃旗息鼓,再也不敢刷屏找存在感,默契地消失在諸多言論里。

    倒是吃瓜群眾們,開始津津有味地分析起來。

    【所以說,事情的經過是,Zero最初是想畫《新世界》的,結果被UU看到后抄襲,改編成《第一廢墟》,之后Zero沒辦法,只能改變思路創作《九號基地》?】

    【我說《九號基地》的主角為何這么囂張,每個人身上都有反派氣質,感情最開始就是反派人設?】

    【哈哈哈哈,《九號基地》原來是陰差陽錯來的。不過對比之下,《九號基地》呈現出的效果要比《新世界》要好啊,也算是因禍得福了吧。】

    【大叔牛叉。我就默默吐槽一句,大叔你畫功這么好,為什么分鏡要弄成鬼畫符?UU能根據這個版本畫出《第一廢墟》,也側面證明她是真的有點實力的。】

    【漫畫里也好,漫畫外也是,都布了好大一個局。反正大叔不是人就對了。】

    【就想知道UU是怎么弄到大叔《新世界》構思的。】

    ……

    網友們對Zero五體投地。

    對于Zero來說,事情發展至此,算是一個結束。

    然而,對于UU、司裳來說,這只是一個開始。

    第二天一大早,司裳粉絲的抹黑以及司裳厚顏無恥的微博,激起了民憤,惹得諸多粉絲路人不快,于是司裳先前的微博、采訪全部被翻出來,全網凌遲。

    “斷斷續續構思了好幾年,忽然有一天,覺得時機成熟,是時候了,就動筆了。”

    “光是世界觀,我就琢磨了半年,然后是人設,比如主角,我來回做了十多個形象。”

    “世界觀相似這個問題,我相信這只是巧合。”

    “對于我們這些萌新漫畫家來說,Zero能看得上我們的構思,不也是我們的榮幸么。”

    ……

    曾經說過的冠冕堂皇的話,都成了被嘲笑的素材。

    有剪輯大神匯總她這一周的采訪和視頻,剪輯成名為“新銳漫畫家UU抄襲實錘,謊話連篇的京大系花”,一經流出,就被網友們瘋狂轉發。

    此外,還有人將這些素材剪輯成各種鬼畜視頻,其中“Zero能看得上我們的構思,不也是我們的榮幸么”運用最為廣泛。

    原本就是網友們自娛自樂,誰也沒想到,還有更勁爆的在后面——

    上午九點,網上忽然爆出“UU買通營銷號造謠Zero抄襲”的新聞,不知由頭在哪兒,等到網友們意識到時,這則新聞已經鋪天蓋地地席卷全網。

    爆料者放上轉賬、聊天截圖,賬戶是司裳的,聊天賬號被證實是司裳小號。

    這下,錘得不能再死了。

    司裳粉絲們被這一而再再而三的打擊,震驚得連半點心思都沒有,索性全都撂攤子裝死。

    ——正主都作死作到這種程度了,他們哪能還有臉去幫忙說話?

    網友們也瞠目結舌,想不到司裳身上竟如此多的料,一個接一個的爆,爆得他們吃瓜速度都追不上。

    而網上對此事亦是熱鬧紛紛。

    【UU真是完得不能再完了。光是抄襲就罷了,誰也不知道她是誰,結果主動亮相,爆身份、學歷什么的,這姑娘真的要完。】

    【先前就說過了,采訪里內涵Zero抄襲,當時指明這一點的哥們兒被噴到自閉。】

    【這姑娘真是不得了,又聰明又歹毒。她是如何在面對鏡頭的時候,面不改色給Zero潑臟水的?】

    【UU真是以一己之力敗壞了京大的聲譽,牛×。】

    【京大校友私下里罵死她了。搞出這么大一陣仗,估計她也不敢見人了,聽說她還有兩門考試,直接翹掉,人間蒸發,誰也聯系不上。】

    【大叔我錯了,以后再也不爬墻外面的野花了,雖然你其貌不揚甚至是摳腳大漢,但我永遠粉你的才華!】

    ……

    事情一度發酵,關注此事的人數量之大堪稱恐怖,不論生活還是網上,各大網站論壇,皆有談論此事的,儼然成了年度熱門事件。

    如今呈現“UU被吊打”的局勢,網友們嘲諷笑話完,也覺得沒什么意思,自發地去挖掘Zero和UU背后的瓜,比如“Zero和UU是否認識”、“Zero私下是個怎樣的人”、“調侃Zero欺負小姑娘”之類的。

    類似這樣的帖子,在網上熱度都居高不下。

    對于身份神秘、從不露面的Zero,大眾毫無疑問地抱有極強的好奇,于是對Zero的身份猜測紛紛。

    諸如——

    【以前說Zero是摳腳大漢,就當網友們調侃了,現在看他對小姑娘這么狠,總覺得他是沒良心的摳腳大漢實錘了。】

    【兩年前他發過圖,凌晨三點,跟一群人在沙漠露營,零零碎碎一堆的空酒瓶,拍出來的人都是剪影,一個個人高馬大的,他本人估計就在那群人里。】

    【這貨肯定單身啊,私下里絕對不好相處。】

    【根據他微博的蛛絲馬跡,可以推測出:私生活一片混亂,熬夜酗酒,滿臉胡茬,不修邊幅,滿世界亂跑不在乎外在形象……慘了慘了,我栽了,這該死的男人太有魅力了。就算他這樣,我也想粉他。】

    【粉絲們幻想中的高顏值帥哥、中年魅力大叔,肯定不存在啦。實話,我對他要求很低,他能把自己收拾清爽就不錯了。按照他到處跑的經歷,或許身材保持得不錯,但這兩年也難說。另外,他一直不露面,欲蓋彌彰,感覺長得吃藕也正常啦。】

    【吃藕就吃藕,大叔要顏值有屁用,有才華就夠了。】

    ……

    隨著帖子討論的人越來越多,帖子熱度也越來越高,一下就被擠上了熱門。

    這些人分析得頭頭是道,不知不覺間,Zero在網友們心目中的形象,儼然是“四五十歲、單身漢、邋遢酗酒、諸多不良嗜好……”的糙漢一枚。

    不明真相地網友表示,點進帖子后,再退出來,Zero形象已在心里定格——

    是個邋遢大叔無疑了。

    “嘭!”

    宿卿剛一推開門,就聽到文件被砸到桌面的聲響,嚇得他兩腿一軟,差點沒在門口就給跪了。

    再看辦公桌前的凌總,神色陰沉,盯著電腦屏幕,眼神凌厲,渾身都泛著冷氣。

    一個眼風過來,宿卿就覺頭皮發麻,如同在死亡邊緣走過一遭。

    穩住膝蓋,宿卿走進門,恭敬地喊:“凌總。”

    “什么事?”

    凌西澤擰眉,冷冷地視線打過來。

    “訂的《小白鴿》全都到了,風林、酷嵐、玄方人手一本,照片也都拍好了,您打算什么時候聯合宣傳?”宿卿小心翼翼地問。

    一直以來,宿卿都覺得,他重點關注對象是司笙。

    沒想到近日來,凌西澤迷上Zero的作品,如今他這個娛樂公司公關部的經理,竟然要為一個漫畫家的銷量操碎了心,絞盡腦汁地給人想宣傳方案。

    太難了。

    要不是工資高……

    想到工資,宿卿把苦楚和牢騷強行咽下去。

    凌西澤凝眸一頓,道:“就這兩天,你找個空閑的時間段。”

    “是。”

    宿卿會意地點頭。

    先前Zero和UU的事件鬧得太大,娛樂圈的人都自覺安靜,不炒作、不營銷,因為熱度蓋不過,怎么折騰都是浪費錢。

    現在這件事的熱度慢慢淡去,也沒后續的勁爆新聞跟上,找個清冷點的時間段做營銷,效果顯然最佳。

    手指輕叩了下桌面,凌西澤微微瞇起眼,視線落到電腦屏幕上。

    他涼颼颼開口,“聯系一下,把這帖子刪了。”

    宿卿一驚:又出什么事了?

    懷著緊張的心情,宿卿傾身去看屏幕,然后,呆住了。

    標題:《大家來八一八Zero私下里的形象》。

    宿卿:???

    這么有趣的帖子,網友腦洞一個比一個大,究竟哪兒招惹到凌總了?

    偷偷追這個帖子的宿卿,心情有點郁悶,但老大發話,他也只得忍痛割愛地應了。

    宿卿領命離開。

    凌西澤視線挪回屏幕上,看到他們一口一個“大叔”、“糙漢”、“邋遢”、“吃藕”的,氣就不打一處來。

    礙眼。

    皺著眉關掉網頁,凌西澤拿出手機,撥通司笙電話。

    電話鈴聲響了兩下,接了。

    “做什么?”

    司笙剛睡醒,聲音懶懶的,濃濃的困倦。

    聽到她的聲音,心情的陰郁消減幾分,凌西澤勾了勾唇,“在家嗎?”

    “在,怎么?”

    “我下午過來看看老易。”

    “哦。”司笙應聲,微頓,倒也不客氣,“你上次停車的地方,有賣蜜麻花的,帶一斤。”

    凌西澤嗯了一聲,又笑她,“懶得你。”

    “外面冷。”

    司笙隨口瞎謅理由。

    沒戳破她,凌西澤正經地答應了,然后問:“還要什么嗎?”

    “你看著帶吧。”

    司笙咕噥了一句,就掛了電話。

    怕是還沒睡醒。

    下午二點,凌西澤拎著一堆小吃來串門。

    都是司笙偏愛的。

    開門的是做飯阿姨,見到儀表堂堂的凌西澤后,有些拘謹。

    將小吃遞給阿姨,凌西澤視線在客廳里掃了圈,沒尋見司笙的身影,繼而問:“她呢?”

    “司小姐?她一直在房間里。”

    阿姨指了指司笙的臥室。

    這是阿姨第二次見凌西澤,知道他跟這家人關系不錯,疑似司小姐的男朋友,所以答得很積極。

    凌西澤微微頷首,抬步走向臥室。

    門沒關緊,漏了一條縫,他側耳去聽,沒聽到絲毫動靜。

    “叩。叩。”

    曲指輕輕敲了兩下,沒有等到回應。

    凌西澤一頓,干脆將門推開。

    臥室的燈沒開,但勝在采光好,午后天氣明朗了些,有陽光透過干凈明亮的窗戶射進來,室內光線充盈。

    窗口下是一張書桌,司笙就趴在桌面睡覺,側著頭,枕著一只手肘,另一只手搭在桌面。

    在她手邊,是一些攤開的圖紙,凌亂地散放著,一本書攤開,中間夾著一支筆。

    透射進來的陽光罩在她身上,灑落明亮的光和一道道陰影,她靜靜地趴著,眼睛輕瞌著,在細碎跳躍的飛塵里,她美得好似一幅畫卷。

    窗戶開了一點,有清涼的風從縫隙漏進來,吹開了書籍一頁,像是翻開時光的篇章。

    于門口靜站著,不知過了多久,凌西澤才緩過神來。

    他走進臥室,路過床,隨后拿起一件毛毯,抖開,走至司笙身后。

    微微傾身,他動作輕緩地攤開毛毯,將其輕輕搭在司笙肩上。

    動作再輕,司笙也感知到了,肩膀微動,她沒起身,只是眼睛睜開一條細縫,隱隱見到站在陰影里的身影,辨認出他的身份后,眼睛又緩緩閉上了。

    “來了?”

    司笙張了張口,聲音輕飄飄的,一聽就是沒睡醒。

    凌西澤放緩了音調,問:“嗯,再睡會兒?”

    “嗯。”

    鼻音極輕,輕到跟風拂過耳側似的,之后,再也沒有聲響。

    凌西澤靜靜地看著她,恬靜美好的睡顏,此刻,有足夠的時間,讓他一點點鐫刻于記憶里,無人驚擾。

    唇角不知不覺彎起來。

    良久。

    他轉過身,欲要出門時,赫然見到被扔到被子上的手機。

    司笙的手機……

    鬼使神差的,凌西澤走過去,將手機拿起來。

    屏幕亮起,需要解鎖。

    而,見到屏保的那一刻,凌西澤的心倏地一縮,微微一怔。

    那是一只手。

    司笙的左手,纖細的手腕上,是一根繞成幾圈的長黑繩,手工編織,算不上精致,甚至還挺粗糙的。

    ——他送的。

    ——他拍的。

    “你織了三天,就是這么一玩意兒?擱外面兩塊錢都沒人買。你慘了,以后要是落魄了,去賣手工藝品都沒人要……算了,給我戴上,拍個照吧。留作紀念。”

    司笙說這話時的嫌棄、無語神態,還有那點微不足道的喜悅,都在腦海里活靈活現。

    生動極了。

    她還留著這張照片?

    還將照片設置成手機屏保?

    驚了片刻,凌西澤側首一看趴桌上的司笙,彎唇輕笑。

    抱著試探的心思,他摁下屏保密碼:六個零。

    屏保順利解鎖。

    說出去或許連司笙都不信——

    她長情。

    這么多年,連一個密碼都不換,若不是刻意改變,怕是能用一輩子。

    手機主人就在距離一米遠的地方,凌西澤這個搞小動作的,一點都沒有遮掩,點開手機微博。

    微博是退出狀態,沒有登陸,但無需密碼,只要驗證碼即可。

    幾秒后,一條驗證碼跳出來。

    同時,凌西澤拿出自己的手機,調出一張照片,通過微信發到司笙的手機里。

    幾分鐘后——

    手腳麻利辦完一切的凌西澤,將手機靜音往床上一放,動作極輕地離開臥室,并且合上門。

    同一時刻,無所事事刷著微博的網友們,在主頁里,忽然刷到一條新微博。

    然后,下巴掉了。

    【Zero】:她不是大叔。[圖片]

    粉絲:

    ???

    您開玩笑呢吧?!

    您是不是被盜號了啊喂!

    ------題外話------

    今天沒更新啦,明天見。\(^o^)/~
时时彩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