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其他類型 > 金絲情緣之火鳳戲青鸞 > 第098章 不擇手段
    “沒想到,邱總的消息也如此靈通。我們前腳剛到,邱總后腳就跟來,也未免太巧了點。”

    宋錦瑜冷冷說道。

    這處工美基地才剛剛新建好,他不過也是剛剛得到消息,沒想到,邱呈祥亦正好找上門來。

    這里目前還并未正式入駐,門口只有保安大叔在看守,一邊只要面熟的,保安大叔都會放人進來,邱呈祥出現在這里,他并不覺得稀奇。

    秦蘭舟心里同樣也是一陣詫異。

    這個邱呈祥,似乎從《燕塔》項目開始,就已經做好了咬住他們不放的準備。

    眼看著他又一次陰魂不散的出現,秦蘭舟估計他準沒什么好事。

    “在燕城,還沒有我邱某不知道的消息,只是沒想到,你們居然也在這里。一不小心撞破了你們的好事,還真是抱歉呢。不過依我看,你們來參觀,也是白來——”

    邱呈祥一邊叼著香煙說話,一邊回頭和杜夢生還有邱豪暗通款曲。

    他這番話一說完,三個人皆不懷好意地笑了起來,刺耳的笑聲里充斥著濃郁的諷刺。

    那語調,就仿佛他們剛剛做了什么見不得人的事情一樣。

    “邱呈祥,你這話是什么意思?”

    秦蘭舟最受不了的,就是這種陰陽怪氣的調調。

    她二話不說立刻從宋錦瑜身后站出來,對邱呈祥大聲說道。

    邱呈祥早就領教過秦蘭舟的嘴力,他頓時諱莫如深的一笑,發出了一聲冷哼:

    “年輕人有雄心壯志是好事,可惜的是,這里可是工美協會特批下來的創業園區,可不是誰都能夠進駐這里的,我奉勸你們還是不要白日做夢,癡心妄想。”

    邱呈祥冷哼了一聲,雖然他處處看不起墨蘭工坊,但對墨蘭工坊又有一種莫名的忌憚。

    在他眼里,面前的兩人并非是晚輩,而是他的競爭對手。

    而他素來對待競爭對手,從來都不會心慈手軟,這,亦是他的呈祥在燕城立足的根本。

    “墨蘭工坊有沒有資格進駐,這個不煩邱總操心,不過據我所知,這是針對具備條件的創業者所開創的,恐怕邱總的呈祥,也未必能夠進駐這里!”

    宋錦瑜反唇相譏道。

    “呈祥的確不可以,但我創建的呈祥工坊,自然是可以的。我已經向協會提出了申請,以后,還請宋哥和嫂子多多關照——”

    邱豪這時候接過話茬。

    他還有把柄在宋錦瑜的手里,所以,縱使他父親在場,他對宋錦瑜和秦蘭舟還是不敢太過造次。

    邱呈祥當然不知道邱豪曾經吃過宋錦瑜的暗虧,見兒子如此沒出息,對宋錦瑜和秦蘭舟一口一個哥哥嫂子的喊著,不由得惱羞成怒:

    “什么哥哥嫂子,他們也配?”

    邱豪不敢回嘴,亦不敢得罪宋錦瑜,于是悻悻住嘴,默默退回邱呈祥的身后。

    “呈祥工坊已經向協會提出申請,而我,將擔任呈祥工坊的總設計師。以你們墨蘭工坊的實力,除非是背后有裙帶關系,否則,我不認為你們能有實力獲得審批——”

    杜夢生這時候走上前,冷聲說道。

    經過之前的幾次唇槍舌劍,他看到秦蘭舟,便覺有一種冤家路窄的感覺。

    這些日子里以來,為了防止墨蘭工坊背地里搞小動作,他一直派人暗中盯梢著秦蘭舟的一舉一動。

    所以,宋錦瑜一帶秦蘭舟來到這里,他們就立刻得知了風聲趕來。

    杜夢生好不容易說服邱夢生單獨成立手工作坊,目的便是為了擠兌墨蘭工坊,徹底把墨蘭工坊擠垮。

    但他并不知道,宋錦瑜前不久剛為墨蘭工坊注資了兩千萬,他區區五百萬投資的呈祥工坊,根本無法和墨蘭工坊同日而語。

    “我有沒有裙帶關系,關你什么事?你杜夢生要是沒有邱呈祥這根裙帶,還不知道現在在哪兒吃土。我們墨蘭工坊的事情就不勞煩你們操心了,你們有這個空,還不如好好琢磨下怎么完善你們的作品。宋錦瑜,別跟他們廢話,我們走吧——”

    秦蘭舟只覺內心仿佛積壓著一座火山。

    她要是再不離開,恐怕會控制不住直接噴發出來。

    這幫為老不尊的家伙,也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對墨蘭工坊如此步步緊逼,秦蘭舟心里極其鄙視,也不想和他們多說廢話,她拽住宋錦瑜的胳膊,便準備離開。

    “《燕塔》這個項目,最終勝利者,只可能是呈祥,你們墨蘭工坊沒有可能,我奉勸你們還是別費那個勁了,免得到時候輸了臉上無光——”

    杜夢生似乎是向來狂妄慣了,也不知道他從何而來的自信,認為呈祥就一定能夠獲勝。

    秦蘭舟狠狠瞪了他一眼,她素來不喜歡圍繞作品爭辯,寧愿用結果說話,所以,她什么都沒有多說,便拽著宋錦瑜火速離開。

    一口氣走下樓梯,呼吸到外面的新鮮空氣之后,秦蘭舟心里憋著的那口氣,才終于順暢起來。

    宋錦瑜見秦蘭舟被氣得夠嗆,于是安慰地拍了拍她的肩膀:

    “他們的話,你不必往心里去,邱呈祥為人心胸狹窄,凡是燕城的罪過他的人,他都要想辦法把人家擠垮。這人是咱們黃金行業里的一條毒蛇,現在我們沾染上了,只能小心應對,不能沖動。”

    “我知道,最近總有人鬼鬼祟祟在墨蘭工坊的門口晃,這樣下去,我就怕他小動作越來越多,我們越來越防不勝防——”

    秦蘭舟不由得蹙起眉頭。

    邱呈祥在圈子里的作為,她事后也多方打探過,這個人不單單是黃金行業里的毒蛇,還是燕城市的地頭蛇,他們家在燕城盤踞多年,后臺硬關系硬,再加上他不擇手段,早年積攢了巨額財富,所以為富不仁,最喜歡便是與人斗智斗勇。

    秦蘭舟如今惹上了這種人,惹不起,也躲不了,只能是硬碰硬,哪怕以卵擊石,她也不想退縮。

    “嗯,平時讓幾位師傅盯緊一點,避免出現什么意外。至于這里,若是他們也要參一腳的話,我再為你找找其他地方——”

    “不,就這里吧,做人不就是為了爭一口氣么?他們呈祥越想讓墨蘭工坊倒閉,我就越要把墨蘭工坊做得紅紅火火。他們越是要和我們爭,我們越是不能退讓,他認為我申請不到這里,我偏偏就要申請給他看!他想氣死我,那我怎么也得把他先氣死!”

    秦蘭舟斷然搖了搖頭。

    她骨子里本來就有一股不愿屈服的倔強,當年就是因為秦毅覺得她是女娃不想讓她學手藝,她就卯著勁偏要學手藝,死活都要證明給秦毅看。

    如今面對邱呈祥這樣盤踞燕城多年的老商人,她并不覺得恐懼,反而愈發激發了她內心的不屈。

    宋錦瑜不由得怔住了。

    他知道秦蘭舟性格很剛,但沒想到,她是如此無所畏懼,不屈不撓,當看到她炯炯的眼神里暗藏的那一份堅毅和果敢之時,宋錦瑜不禁被她的精神所感染,重重點了點頭:

    “好,你只要有信心,我一定會陪在你左右!你回去后就把墨蘭工坊的資料給我,我來幫你申請!”

    “不,我自己來吧,也不能事事都靠你來幫。這件事,我自己來搞定。”

    未曾想,秦蘭舟斷然拒絕了宋錦瑜的幫忙。

    她相信宋錦瑜,但她不希望事事都仰仗他,她寧愿事事親力親為,唯有這樣,她才能有所歷練和成長,而不是一直躲在別人的羽翼下生存。

    “好。”

    宋錦瑜欣然答應,不再多說什么。

    他們互相對視著,如釋重負地笑了笑。

    盡管他們之間擁吻的美好畫面又一次被人打斷,可是他們的心,卻在一次又一次的沖突中,一點點不斷靠近……

    天色逐漸變得黑沉,落日的余暉被厚厚的云層收攏起來,眼看著夜幕如同穹頂一般籠罩在這座城市的上空,冉冉的路燈如同海洋一般瞬間鋪滿整個城市,樹葉沙沙作響,清風徐徐拂面而來。

    宋錦瑜毫不遲疑脫下自己的外套,披在秦蘭舟的肩膀上,隨后主動攬住秦蘭舟的肩膀,兩人一同朝著車的方向走了過去……

    “晚上要不要一起吃頓火鍋?”

    “可以,為了泄憤,我想要吃特別辣的那種。”

    “重慶火鍋如何?”

    “靠譜,我看行!”

    ……

    重重夜幕之下,兩個正當年齡的男女旁若無人的交談著,銀鈴般的笑聲飄蕩在整個園區。

    邱呈祥目送著他們遠去的背影,他習慣性陰狠地抹了抹鼻子,狠厲的眼神里透著對兩個年輕人的蔑視和恨意。

    在燕城,還沒有人敢這樣對他蹬鼻子上臉……
时时彩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