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其他類型 > 嫡狂之最強醫妃 > 175、想要嗎(2更)
    這個世界,鐵彌足珍貴。

    昌國之所以強大富足,就是因為有一座晴陽鐵山。

    精良的武器與軍備,足以抵過數萬兵馬。

    行軍之人,無不知道鐵礦于一個軍隊而言何其重要。

    喬越更然。

    姜國道不上沒有鐵礦,而是姜國的鐵礦分布稀散,就是有鐵礦的地方,也遠遠不夠軍隊所需。

    姜國的大部分鐵礦,幾乎都是從昌國求購而來的。

    而羌國之所以政權不斷更迭卻又能屹立不倒,也是因為鐵礦。

    羌國現已發現的產鐵之地就已有兩處,雖合起來遠不及昌國的晴陽鐵山,可比之姜國卻是綽綽有余。

    如今羌國已然對失去喬越的姜國虎視眈眈,猶如一頭蟄伏中的猛獸,只等待一個絕佳時機就朝姜國猛撲而來,將其吞吃入腹。

    倘若羌國再擁有一座鐵山,無疑就是它這頭猛獸無所畏懼將姜國拆吃的時候。

    喬越震驚之余只覺恐慌。

    為姜國今后的命途而恐慌。

    “鐵山?”喬越盯著溫含玉筆下那在羌國苷城南側的被她改動過仿佛綿延數百里的山脈,不敢置信,“我從未聽聞羌國苷城附近有一座鐵山。”

    可阮阮絕不會胡言,更不會騙他。

    “你沒聽說過不表示它不存在,你沒聽說過只是因為還沒有人發現而已。”溫含玉終是抬眸,看向喬越,“但往后不過半年時間,它就會被發現了。”

    書上所寫發現這座苷南鐵山的,不是羌國,而是喬陌。

    正因為發現了這座苷南鐵山,所以喬陌才會急于奪回蘭川城,并主動向羌國舉兵,奪占了苷城,占領了苷南鐵山。

    男主不愧是男主,仿佛天下間所有的幸運都給了他。

    明明與喬越一母所出,喬越卻只能活在泥潭里,而喬陌被賦予的光環卻強大到耀眼。

    憑什么?

    憑什么阿越就只能一無所有且還背負罪名生死不由己?

    就算阿越認,她溫含玉也不認。

    她既然出現在了這兒,她既然遇到了阿越,那就由她來改寫阿越的命!

    她要——

    由阿越來奪回蘭川城。

    由阿越來贏占苷南鐵山!

    她說過,她會讓阿越變成比從前更強!

    任何一個將帥都會有野心,阿越自不會例外,不過是看這野心能不能被世人別君王所容而已。

    “阿越你想要嗎?”溫含玉復低下頭,再一次用筆梢點著那紙上的苷南鐵山。

    只是這一次,她手中筆梢只點下一次,且點得用力,她的語氣及目光更是如同她手中力道那般,果斷,“這座苷南鐵山。”

    喬越一瞬不瞬地看著紙上的苷南鐵山,聽著溫含玉的話,他只覺自己渾身血液沸騰,目光灼灼。

    他怎么可能不想要?

    他便是做夢都無數次夢到過姜國能擁有自己的鐵礦,而不是每次都求于他國!

    姜國若能有屬于自己的鐵礦,何患被欺凌?何患不強大!?

    陽光從撐開的窗戶中照射而進,躍進喬越的眼眸之中,讓溫含玉覺得他的眼眸比窗外的陽光更為耀眼。

    “我知道你想要。”即便喬越什么都還未說,溫含玉已然從他眸中的光亮之中看到了答案。

    “阮阮知我。”喬越也不置可否,“我的確想要。”

    “那就去要。”溫含玉亦是眸光瑩亮,“你現在就已經知道了它的存在,就只等你一切準備好。”

    “阮阮覺得我可行?”喬越按捺著自己因熱血沸騰而狂跳的心。

    溫含玉卻是反問:“難道我應該覺得你不行?”

    喬越既未詫異也未怔愣。

    他的心中此刻已下了決心。

    就在這時,溫含玉躬下身,將臉朝他嘴邊湊近,微側著頭看他,從鼻腔里哼聲道:“嗯?”

    驟然清楚地聞到溫含玉身上的幽幽淡淡馨香,喬越總是在她面前難逃怔愣,不敢退開身以免她生氣,只能繃著身子直挺挺坐著,赧道:“什、什么?”

    “你難道不高興?”溫含玉將臉頰朝他湊得更近一分,近得只有幾分距離便貼上了他的唇,反問道。

    “高、高興。”意識到溫含玉此舉為何意時,哪怕已不是將將認識她更不是第一次與她這般親近,喬越還是由不住面紅耳赤。

    “嗯?”溫含玉又從鼻腔里哼哼聲,挑眉睨他。

    喬越微微抿唇,爾后微揚起下頷,在她已經湊到自己面前來的臉頰上輕輕柔柔地親了一口。

    溫含玉這才滿意地直起身,抬手在他頭頂摸了摸,“乖。”

    喬越:“……”

    罷了,她喜歡便好。

    “阮阮……”喬越雙頰緋紅,垂著眼簾,佯裝看向別處,“阮阮找我何事?”

    溫含玉這才想起自己來找喬越是為了什么,只見她二話不說便伸手去扒喬越的衣服。

    喬越被她這忽然莫名其妙的舉動弄懵了,“阮阮這是作何?”

    “把你衣服給我。”溫含玉一副理所當然的口吻,“褲子也一起給我。”

    “……”喬越迫不得已只好擒住她的手,“阮阮能否告訴我阮阮這是要拿我的衣裳去做什么?”

    在這兒就扒了他的衣裳,他該穿什么?

    “天熱了,你身上這些衣裳不合適,我去布莊讓人給你裁兩身新衣去。”溫含玉掙開喬越的手,繼續扒拉他的衣服,“你忙就不叫你親自去給人量了,把你衣服褲子給我讓人照著尺寸裁就行。”

    溫含玉說著,目光落到了喬越的腰帶上,覺得應該先解才對,當即將手伸向他的腰帶。

    喬越見狀,連忙往后退,“阮阮使不得!”

    溫含玉的手抓了個空,不由半瞇起眼,大有要生氣的味道:“你說什么?”

    喬越絕對不會把自己心里想的“你就這么把我腰帶扒拉了成何體統”說出來,“不……不勞阮阮再破費,我身上穿的阮阮冬日給我這一身就很好。”

    溫含玉終是不悅:“我不缺給你做兩身衣裳的錢,你到底給不給我你的衣服褲子?”

    喬越:當然不能給!

    “那我先謝過阮——”

    “別跟我說這些有的沒的廢話,懶得聽。”溫含玉更不悅。

    “……”喬越忙道,“其實阮阮可以量著尺寸去的,不定非要拿著我的衣裳去比對的……”

    溫含玉這才舒開眉心,“那你怎么不早說?軟尺給我。”

    ------題外話------

    未來一周內都只能是2更,因為我要出差一個周,忙啊啊啊啊啊~~!

    來!你們要的狗糧!
时时彩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