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其他類型 > 掌歡 > 第269章 千依百順
    李神醫看到駱笙,多打量她幾眼,問道“小姑娘,你這是怎么了?”

    看著像是逃難的。

    少女穿著一身半新不舊的藍布衣裳,包裹頭發的布巾松了,幾縷碎發狼狽落下來。

    那張原本白皙如玉的面龐有黑有白,有青有黃,仿佛打翻了調色盤。

    再看站在她身邊的年輕人,穿的衣裳也與身份遠不相符,一張臉倒是沒有什么變化。

    李神醫掃量著二人,閃過一個念頭這二人莫非要私奔?

    聽到李神醫問,駱笙抬袖胡亂擦了擦臉,解釋道“為了方便辦事,偽裝了一下。”

    “說吧,這么晚找老夫什么事?”

    “小七受了重傷,情況不太好,想請您給他醫治。”

    李神醫一聽就皺了眉,沒好氣道“小姑娘,你還真把老夫當赤腳大夫使喚了。”

    今日找他治這個,明日找他治那個,當他是大都督府的人嗎?

    聽了李神醫的諷刺,駱笙半點沒有惱,彎唇道“小七是有間酒肆大廚的侄子。”

    李神醫一愣,摸著胡子矜持問“人呢?”

    既然是有間酒肆大廚的侄子,那還是看一看吧,反正閑著也是閑著。

    萬一大廚的侄子有個三長兩短,大廚受了打擊不干活了怎么辦?

    “人還沒到。”

    在李神醫吹胡子之前,駱笙貼心提議“您要不去酒肆吃些茶點等著?”

    李神醫腦海中立刻閃過金黃的南瓜椰蓉糕,翠綠的碧玉豆糕,粉紅的水晶玫瑰糕,淡紫的藕粉桂花糕……

    色澤誘人的各式糕點在腦海中盤旋,令老頭兒條件反射咽了咽口水。

    但他堂堂神醫,早就活過百歲的人,豈能被幾塊糕點給收買了。

    “不去。”

    李神醫干脆利落的拒絕令駱笙稍稍有些意外,不過拒絕就拒絕了,反正神醫已經答應為小七診治。

    神醫的性子她了解,親口答應的事不會反悔的。

    見駱笙居然不吭聲了,李神醫揚了揚雪白的眉毛。

    他說不去,小丫頭就不再勸勸了?

    毫無誠意!毫無敬老之心!

    主要還是怪他,答應太早了!

    氣了一瞬,李神醫板著臉道“送來就好。”

    再生氣,糕點還是要吃的。

    駱笙莞爾“那您稍等,我先去一趟酒肆。”

    李神醫并不想與駱笙說話,輕輕哼了一聲。

    駱笙給衛晗遞了個眼色,轉身出去了。

    一時間只剩下李神醫與衛晗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氣氛陷入了沉默。

    李神醫皺眉捋著胡子,看某個木頭樁子很不順眼。

    連話都不會說,姓駱的丫頭究竟怎么看上這小子的?

    衛晗垂著眼眸,默默喝茶。

    神醫性情難測,他還是不要招惹,萬一哪句話惹惱了不給小七醫治,無法向駱姑娘交代。

    駱笙快步走進了酒肆。

    秀月正坐在院中樹下焦灼等待,一見駱笙進來猛然起身“姑娘,找到小七了嗎?”

    盛三郎等人也紛紛圍過來。

    駱笙環視眾人一眼,道“小七受了傷,馬上要送到神醫那里診治。秀姑,你準備一些茶點給神醫送過去。”

    秀月一聽小七受了傷,臉色登時白了,應了一聲好匆匆進了廚房。

    “表妹,這究竟是怎么回事兒?”盛三郎忍不住開口問。

    他是酒肆打烊后才知道小七失蹤了,一肚子疑惑都沒處解。

    駱笙微微搖頭“目前還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兒。表哥,你先帶著紅豆、蔻兒她們回府吧。”

    “可是——”

    “表哥留在這兒也幫不上什么忙,不如先回去。萬一父親問起,也好有個解釋。”

    盛三郎訕訕撓了撓頭。

    表妹還是這么直接……

    不過也沒說錯,那他還是回去吧,至少做到不添亂。

    “那我帶紅豆她們回去了,表妹要是有事,就打發人回去說一聲。”

    駱笙點點頭。

    絡腮胡子湊上來“東家,小七到底怎么樣了?”

    “目前還不清楚。”駱笙冷靜回道。

    絡腮胡子抽起嘴巴“都怪我,是我沒照顧好小七,嗚嗚嗚……”

    駱笙表情微僵。

    這么一個糙漢子在她面前哇哇大哭,讓她怎么辦?

    壯漢把絡腮胡子拽走“兄弟,你可別哭了,有東家在,小七一定沒事的。”

    絡腮胡子胡亂點頭,含淚看駱笙一眼,哭得更厲害了。

    秀月提著一個食盒從廚房走出來。

    這個季節做出的糕點能放上一兩日,糕點都是現成的。

    “走吧。”

    秀月微微點頭,跟在駱笙身后。

    絡腮胡子與壯漢忙跟上去。

    “你們兩個留下守著店子。”

    二人齊齊停下腳步。

    醫館中,隨著守門童子稟報駱姑娘又來了,總算打破了沉默。

    “神醫先吃幾塊糕點墊墊肚子,等明日讓秀姑給您做梅花大腸吃。”

    李神醫皺眉,帶著幾分嫌棄道“這個時節吃梅花大腸,容易涼。”

    “那您想吃什么?”

    李神醫矜持道“砂鍋肥腸尚可。”

    駱笙好脾氣道“那就做砂鍋肥腸,里面放些香菇、筍子和泡紅椒,與處理干凈的肥腸一起燉,吃起來熱氣騰騰,腸胃熨帖。”

    李神醫暗暗咽了咽口水。

    明日做就是了,現在說這么詳細干什么?小丫頭其心可誅!

    衛晗則陷入了深思或許他當初不該習武,而是學醫。

    駱姑娘對神醫真是千依百順。

    當然,他沒想著駱姑娘對他千依百順,也想象不出駱姑娘對他千依百順的樣子。只要他偶爾想吃什么能吃到,就心滿意足了。

    李神醫想象著熱乎乎的砂鍋肥腸吃了幾塊糕點,外頭又有了動靜。

    石火把小七送來了。

    小七是被抬進來的,身上胡亂蓋著一件披風,披風上血跡斑斑。

    秀月白著臉撲過去,被駱笙拉住。

    “姑娘?”

    “交給神醫吧,我們再急也幫不上忙。”

    秀月點了點頭。

    眼見小七被抬進屋中,駱笙這才問石火“小七傷在哪里?你們是怎么找到他的?”

    石火看衛晗一眼。

    衛晗淡淡道“駱姑娘問什么,你就答什么。”

    石火沖駱笙拱了拱手“當時卑職正找到金水河畔廢船附近,便看到一名少年踉蹌跳入河中,緊接著又有人跳入……”

    。
时时彩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