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其他類型 > 無垠 > 第七十六章 熱鬧非凡
    昂乾看著三千正氣閣的辛大庚還有和大日宗的華云龍,感覺兩人似乎不是來給他們開玩笑的,說來也好玩,這辛大庚和華云龍兩人兩人雖屬不同門派,但在來到大虞城之后,兩人居然成了酒友和知己,辛大庚大大咧咧,華云龍則是一個詼諧的角色,兩人在大虞城認識,終日廝混在一起,焦不離孟孟不離焦,簡直比一個師門的石兄弟還親,這不,連上門兩個人都是一起來的。

    昂乾眉頭微皺,開口問道,”不知兩位是從哪里聽說的我御天宗在縹緲山里挖到陰陽人形何首烏?“

    “嘿嘿嘿,昂老弟,別裝了,你們挖到人形陰陽何首烏這種極品仙草的事情,是星辰商行雇傭的采藥人隊伍親眼所見,幾十個人都看見了,這事馬上大虞城都要傳遍了,在挖到寶貝之后,那個人騎著你們的大蜻蜓離開的縹緲山,對了,聽星辰商行雇傭的采藥人隊伍的人說,那個人還有空間裝備,貌似修為強悍,已經進階十二重樓,你看看,整個大虞城中,那大蜻蜓坐騎可以你們御天宗的獨一份,還有這樣的修為,還有空間裝備,不是你們御天宗的人是誰……”

    “那人出過手?“

    “嘿嘿嘿……“辛大庚笑了起來,”當然出過手,聽說那人形陰陽何首烏挖出來的時候,光彩琉璃,異香撲鼻,在場的采藥人隊伍有人看得眼熱,一個個目瞪口呆,也難免有貪心和想渾水摸魚的,仗著人多,忍不住想‘借來’看看,觀摩一下,結果你們御天宗的那位師弟也不是個吃素的主,什么話也不說,只是出手一招,就把那些圍上來的一大堆人轟得狼狽不堪,震懾當場,顯露出高階修煉者的修為,這還能有假么?“

    “御天宗不愧是御天宗,原本我們還以為這次進入攔天閣的只有你們三位,哪里想到這次御天宗居然派了四個精銳弟子來,一直還藏著一個,要不是出了這么一件事,我們四大宗門都還蒙在鼓里呢,不知道哪位藏著的兄弟是誰,我們都上門了,就叫出來大家認識一下,以后去了攔天閣也有個照應不是……”

    聽著辛大庚和華云龍你一言我一語,普天林,昂乾,音小舞三人都覺得這事實在太過離奇,這御天宗有人挖到寶貝,居然還有他們三人不知道的。

    “這事恐怕有什么誤會!”普天林沉吟著說道,“我們御天宗這次派到巨靈秘境的隊伍就由我們三人主持,絕無第四個已經進階十二重樓的師弟,這種作為,可不是我們御天宗的風格,兩位稍坐片刻,我找人來問一下,看看是不是有下面的師弟師妹們挖到了寶貝……”

    辛大庚和華云龍兩人互相看了看,也感覺奇怪,貌似眼前主持御天宗的這三位,好像真的不知道,否則的話都到這種時候了,也沒有必要再遮掩什么,這種藏著掖著的小家子氣的做派,也的確不是御天宗的風格。

    只有昂乾這個時候,突然心中一動,臉上微微閃過一絲奇怪的神色,似乎一下子想到了什么,只是這種時候,他也沒有說出來。

    很快,兩個負責日常事務的御天宗的弟子就被叫到了大智堂。

    普天林直接當著辛大庚和華云龍兩人開始詢問,“鴻師弟,方師弟,最近我們御天宗可有去縹緲山中采藥的隊伍?”

    “啟稟普師兄,前兩天葛師兄帶著一支隊伍入山采藥,采藥的隊伍昨天剛剛回來……”

    “哦,葛師弟的隊伍可采掘到極品仙草?”

    “沒有聽說啊,葛師兄帶著帶著的隊伍只是采摘到一些刺檗,姜黃,光果甘草,素方花,胡黃連,水黃皮,茜草等物,葛師兄說這些東西用來制作金創膏,現在葛師兄還在藥房熬制著藥膏,隊伍還擊殺了幾只毒蝎和蜈蚣,也收集了一點材料,要是葛師兄他們采掘到極品仙草,一定早就來稟告了……”

    普天林眉頭也皺了起來,“現在大虞城中有傳言說有我們御天宗的弟子在縹緲山中采掘到人形陰陽何首烏,你們可曾聽說過這件事?”

    那兩個被叫到大智堂的弟子互相看了一眼,其中那個方師弟開了口,“在大虞城收集消息的師弟剛剛把這個消息傳了回來,我們也剛剛聽說這件事,正覺得奇怪,下面的一干師弟師妹們還以為是普師兄或者是昂師兄采掘到了東西,都還在暗自高興,只是不敢來向幾位師兄求證詢問!”

    下面的人居然以為挖到人形陰陽何首烏的是自己和昂乾?

    普天林一下子哭笑不得。

    正在普天林詢問的時候,一個人身上還帶著草藥氣味,臉上煙熏火燎,不修邊幅的御天宗弟子風風火火的跑了進來,“普師兄,普師兄,聽說咱們御天宗挖到了人形陰陽何首烏,能不能讓我見識一下,我煉藥這么多年,還沒有見過人形陰陽何首烏是什么模樣呢……”

    “葛師弟,你也來湊什么熱鬧,我和普師兄也沒見過那人形陰陽何首烏長什么樣?”昂乾開口說道。

    “啊,外面不是都在說咱們御天宗挖到了寶貝么?”那個跑進來的葛師弟一臉奇怪。

    “昂師弟這幾日都在閉關,我這幾日也都沒有走出御天院,音師妹昨天才完成任務剛剛回來,誰去挖的寶貝,這不,剛剛還把鴻師弟和方師弟叫來詢問,看看是不是你們去縹緲山的時候挖到的東西……”

    “我們沒有挖到這種寶貝啊……”葛師弟抓了抓頭,“難道是外面的人搞錯了!”

    “這事應該有什么誤會,我們會搞清楚的!”

    “可惜了,可惜了,原來是一場烏龍,那我還是去煉制我的金創膏算了……”葛師弟搖頭晃腦,直接離開了大智堂。

    等那個葛師弟走后,普天林讓招來問話的兩個弟子離開,才對著辛大庚和華云龍說道,“我們葛師弟煉藥成癡,除了煉藥采藥之外,眼里都看不到其他東西了,剛才禮儀上若有怠慢之處,請莫怪!”

    “無妨,無妨,人不癡就無趣,你們這個葛師弟,也挺有趣的!”辛大庚不介意的擺著手,剛才那個葛師弟進來,別說他們了,連昂乾和音小舞兩個人也沒有怎么打招呼,只顧著和普天林說話了,說完話,聽到沒有什么人形陰陽何首烏,也不客氣,直接轉頭就走人,也不講什么禮數,還真是一個癡人。

    “御天宗難道真的沒有得到人形陰陽何首烏?”華云龍也一臉疑惑。

    普天林攤開手,“御天宗內的情況,兩位剛剛都看到了,若是我們得了這東西,也實在沒有必要在這里演戲啊,一對人形陰陽何首烏,這仙草雖然珍貴,但我們御天宗還擔得起,不至于得到了不敢承認,我也奇怪呢,不知道這個消息怎么傳出來的,若是兩位愿意在這里等上一等,我讓人把星辰商行雇傭的采藥人找來問問,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昂乾正想開口,突然,一個弟子又趕緊來報,飛龍山的尹明熙、樓初夏兩位師姐到訪。

    飛龍山也是大虞帝國的四大宗門之一,只是和其他宗門不同的是,飛龍山從上到下,只有女弟子,整個銀河系,從大虞帝國到萬宗聯盟,若問哪里的女人最強,答案只有一個,飛龍山。

    芊芊素手馭蒼龍,窈窈霓裳舞長空,這就是飛龍山。

    飛龍山強到什么程度?為了拉攏飛龍山,大虞帝國的皇室,歷代皇后,幾乎有四分之一出自飛龍山一脈,除了大虞帝國皇室之外,大虞帝國中的豪門大族和世襲的王侯公卿之中,飛龍山一脈影響更加巨大,那些豪門大族和王侯公卿的夫人乃至是主母,也有不少飛龍山弟子。

    四大宗門之中,飛龍山雖然都是女弟子,但飛龍山和大虞帝國與皇室的淵源之深厚,卻是其他宗門難以比擬的。

    大虞帝國的當今皇后,就是飛龍山的掌教弟子。

    尹明熙和樓初夏,也是大虞城中飛龍院的主事者。

    聽到飛龍山的人來,普天林,昂乾,音小舞,還有辛大庚和華云龍,都來到大智堂的門口來迎接,算是禮遇非常了。

    尹明熙和樓初夏兩人都霓裳飄飄,白紗蒙面,只是看兩人身形和露出的眉目之間的神采,這兩個人給人的感覺絕對是那種讓人驚艷的絕色女子。

    眾人見禮入座,飛龍山的尹明熙直接開門見山,聲若黃鸝玉琴,讓人只聽聲音,都覺得心曠神怡,“我們聽說御天宗有人在縹緲山中采掘得百年難得一見的人形陰陽何首烏,特來請求一觀,實不相瞞,我們飛龍山的諸位姐妹這次來巨靈秘境,門中長輩曾告知,若在巨靈秘境中發現萬年何首烏一類仙草,請務必拿下,此類仙草,若是服下,對女人來說,有駐顏不老之奇效,對我飛龍山來說意義非凡,御天宗需要什么條件才會交換,可以盡管開口……“

    飛龍山的人,甚至都沒有問御天宗需要什么東西,只是讓人出價,一副不管你開什么價我都要勢在必得的架勢。

    看著飛龍山這兩位的架勢,普天林苦笑,只能詳細的把剛才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剛剛辛老弟和華老弟都在此,可以作證,我現在也在奇怪,不知到底是誰得到了那人形陰陽何首烏,卻讓人以為是我們御天宗的人得到的,這消息既然是從星辰商行雇傭的采藥人中傳出來的,我還正想把星辰商行雇傭的采藥人找來這里細細盤問一下,看看當時到底是什么情況,是不是有什么誤會,或者是有人在玩弄什么陰謀詭計,在攔天閣開啟之前,影響我們四大宗門的團結。”

    尹明熙和樓初夏兩個人隔著面紗,互相看了一眼,還是尹明熙開了口,“既然如此,那就把人叫來這里問問也好,剛好今日我們四大宗門的人都在這里,大虞城中有人在縹緲山中采掘得如此重寶,我們卻都不知道怎么回事,這傳出去也惹人笑話,若是有人想在攔天閣開啟之前借機生事,那就更不能放過!”,

    說到后面,尹明熙的語氣之中已經透著一股寒意。

    昂乾此刻的心中已經有些猜測了,不過在進一步確認之前,他也沒有開口,而是靜觀其變,先看看再說。

    說起來今日合該御天宗熱鬧,就在普天林剛想去讓弟子把星辰商行雇傭的采藥人叫來這里的時候,又有御天宗的一個弟子面色古怪的捧著一個盒子,來到了大智堂,“啟稟昂師兄,剛才有人在御天院門外,說要見昂師兄,只是守在門外的幾個師弟還不知道昂師兄已經出關,告訴那人昂師兄還在閉關,那個人就留下了這么一個東西,說讓我們交給昂師兄,然后就走了!”

    說著話,那個弟子已經把手上捧著的盒子遞了上來。

    那盒子似乎是一個藥盒,大虞城中采藥的人很多,城中衍生出各種行當,所以也有很多人在城中打造這些裝藥的盒子瓶子之類的東西拿來出售換取資源,那個弟子捧上來的藥盒,應該就是在大虞城中買的。

    “哦,那個人有沒有說什么?”昂乾接過盒子,隨后問了一句,心中也在奇怪,不知是誰給自己送東西。

    那個捧著盒子進來的弟子看了看大智堂中的那些人,欲言又止。

    “無妨,說吧!“昂乾臉一揚,直接說道。

    “那人說這瓶子里的東西可以讓昂師兄的斷臂再生……“

    “什么?”昂乾一下子站了起來,一臉驚訝,大智堂中的其他人也好奇的看向了那個盒子,不知道盒子里裝的是什么東西。

    “那人有沒有說他是誰?”普天林開口問道。

    “那人很年輕,也沒說自己是誰,只說昂師兄見到盒子里的東西就知道他是誰了!”

    “昂師兄,這盒子里是什么,打開看看吧……”旁邊的音小舞忍不住好奇的說到。

    不止是音小舞好奇,旁邊的那些人一個個目光閃動,都想看看盒子里的到底是什么東西。

    昂乾打開盒子,那盒子里有一個半個巴掌大小的玉制的藥品,那藥瓶也是大虞城中在出售的東西,看起來很普通,昂乾拿起那個藥品,打開瓶塞,瞬間,一股紅光就從那藥瓶的瓶口之中透出,照得大智堂滿室生霞,在紅光之中,還有一股沁人心脾,讓人聞一下就感覺神清氣爽的靈動香味散發出來,讓人聞到就忍不住想猛吸兩口氣。

    更讓人震驚的是,除了紅光和那藥香之外,就在昂乾打開瓶口之后,那瓶口里面,居然有滿身霞光長出手腳的液體小人,想要從瓶子里掙扎著爬出來。

    昂乾看得面色大變,直接一下子就把瓶口封住了。

    瓶口一封住,那滿室的霞光瞬間消散,只有異香還有一絲殘留。

    “這是……這是人形陰陽何首烏的……血液精華……”辛大庚幾乎一下子跳了起來,幾乎吼了出來,“我在我們門中的《仙草拾遺記》中看到過,傳說中年份有百萬年以上,已經生靈的人形何首烏的血液精華,會自己化成人形的小人,還有小鹿之類的東西……沒想到是真的……傳說中這東西可以活死人,肉白骨,只要幾滴鮮血精華,就能讓女人容顏永駐,青春不老……”

    嘩啦,所有都豁然站起來了,一個個盯著昂乾手上的瓶子,雙眼放光……

    。
时时彩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