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都市言情 > 頭狼 > 2443 休假結束
    聽到他自報家門,我瞬間一愣,接著止不住的咧嘴笑出聲來。

    胖子頓時被我激怒,豁著大板牙破口喝罵“笑你麻勒個痹,有種你別走!”

    “大哥,你是弱視還是近視呀,抽空配副眼鏡唄,哪只眼睛看到我動彈啦?”我擺開王影的拉拽,挖了挖耳朵眼,朝他輕飄飄的吹口氣“對了,你剛才說你是哪個單位的鐵汁?白云山制藥的是吧,你們這醫藥公司最近是不是發不開工資了,你這樣的選手都敢跑出來冒充灰社會。”

    “好啦王朗,你不要這樣!”別人不知道我什么脾氣,王影肯定再清楚不過,一邊用力的推我,一邊朝小胖子擺手“凱哥你趕緊走行不行,不要把事情鬧大,不然你真的”

    “小影你放心,我不會鬧大,但今天必須得好好教訓一下這個吃軟飯的傻逼。”小胖子明顯會錯了意,牛逼帶閃電的挽起袖管,指向我鼻子道“小崽子,我告訴你哈,天外有天,山外有山,你不要覺得”

    我不耐煩的打斷“沒有沒有,我沒覺得自己咋地,只是單純想笑。”

    “笑特么什么笑!”胖子微微一愣。

    “咋地,我笑還違法了啊。”我雙手抱在胸前朝他微笑“哥們,咱這樣,你也別跟我東拉西扯的,你攆過來的主要原因不就是覺得剛才丟份了嘛,我給你鄭重其事的道個歉,你別喊什么這大哥那二哥過來了,這會兒正是吃飯的點,你給誰喊過來,不得管人家一頓飯,根本就是沒必要的花銷對不對。”

    “呃”小胖子對我明顯判若兩人的表現搞得有點懵圈,迷瞪的眨巴兩下小眼睛“什么意思?你害怕啦?”

    “對對對,你就當成是我畏懼你的虎軀一震。”我舔舐嘴角,樂呵呵的抱拳“來,你站穩哈,老弟給你鞠個躬,剛才的事情是我不對,小的有眼不識泰山,還請您老人家大人大量。”

    說完以后,我抽吸兩下鼻子輕問“咋樣,面子有了沒?能不能放我們離開?真心話,再晚一會兒超市里連爛白菜都沒得買啦,你可憐可憐我倆,我們一天都沒吃東西了。”

    “走吧,咱們走吧。”王影拽著我繼續朝前邁步。

    等我們繞過路口,我回頭看了一眼身后,那個胖小子沒有再攆過來,忍不住笑著搖搖腦袋,有些東西必須靠歲月才能沉淀下來,比如說脾氣。

    如果放在過去,當剛剛那家伙喊出自己是白云山制藥的,我鐵定給他們boss石恩去個電話,來彰顯一下自己的牛逼地位,可現在我想做的就是盡可能避讓,不是惹不起,只是感覺互相之間的地位檔次差太多。

    因為繼續扯下去,我損失不過是一毛多錢的電話費,他丟的可能就是自己耀武揚威的鐵飯碗。

    不過那家伙剛剛嚷嚷自己是“白云山藥廠”的時候,那副牛逼拉風的嘴臉好像又不是裝出來的,我心里禁不住暗道難不成石恩私底下擱社會圈里還很有威望?要知道敢沖人嚎叫的柴犬,背后鐵定有個護犢子的主人。

    胡亂琢磨中,我下意識的瞄了眼王影,發現她正盯盯注視著我,我不由抹擦兩下嘴角笑問“咋啦,我臉上有東西?”

    “有呀,你臉上光芒萬丈。”王影忍俊不禁的捂嘴笑道“我發現你真的變了,如果是以前,剛剛孫凱那么跟你說話,你肯定早就一巴掌打上去了,可現在你居然破天荒的給人賠禮道歉。”

    “我慫唄。”我大大咧咧的雙手插兜。

    “切。”王影白了我一眼,指了指對面超市道“咱們進去逛逛吧,這里面的食材都很新鮮,我如果平常不太忙的時候,也喜歡給自己做一頓好吃的,然后再美美的敷個面膜,說起來我都好久沒有保養自己啦,今晚上早點吃完飯早點做套”

    話沒說完,她挎包里的手機突然響了,王影接起來“嗯嗯”幾聲,隨即將電話遞給我“找你的。”

    “哦?”瞟了眼手機上顯示的號碼竟是張星宇,我馬上接起“喂胖子。”

    “是不是有點樂不思蜀昂,雖然很殘忍,但我必須得鄭重其事的告訴你,你短暫的休假被迫停止。”張星宇沒正經的打趣“你家皇上哥把何奎給揍了,揍得還挺嚴重,何奎嚷嚷著要報警,陸峰都被驚動了。”

    “因為點啥?”我梭了梭嘴角問。

    “何奎這個籃子多少有點小聰明,他可能也察覺出咱們知道點什么,磊哥下午帶著皇上去貸款公司盤賬時候,他故意說了幾句難聽話,皇上的脾氣你還不知道嘛,直接掄起煙灰缸給人來了一頓還我漂漂拳。”張星宇吐了口濁氣道“皇上這么一動手,咱有理變沒理。”

    我歪脖想了想后問“沈琦殺大老吳的事情處理的咋樣啦?”

    “依法論罪,老熊找人進去給他帶了幾句話,反正給丫洗腦洗的很到位,沈琦不光否認了是被你主使的,還交代了元兇。”張星宇咳嗽兩聲道“說到這兒,我真得佩服老熊一下子,明明知道元兇是誰,愣是捂著沒有泄露出來,事后我才琢磨明白,老熊十有是不想交惡天門商社,故意留下個尾巴,讓咱們自己處理。”

    “他還有一屆,這種節骨眼肯定是誰都不得罪最好。”我揉搓兩下嘴邊的胡茬道“那現在天門那邊是個啥意思?你見著陸峰沒?”

    “見是見著了,可我倆畢竟是私交,咱的經理揍人家經理屬于公事,他現在擱醫院正安撫何奎呢,那意思應該是想跟你見個面。”張星宇清了清嗓子道“我意思是你過去見個面,如果有可能,最好暗示一下陸峰,為了三家的和睦共處,最好讓他們換個經理。”

    “馬德,一顆老鼠屎還要壞咱們整鍋湯吶。”我煩躁的臭罵一句“成,醫院地址給我發過來吧,我待會過去看看。”

    “再有就是那個賈東。”張星宇沉吟半晌道“那小子最近的表現有點耐人尋味。”

    “他咋了?”我挑動眉梢。

    “自打那天晚上跟鄭清樹一塊去警隊里錄完口供以后,他就天天賴在咱們酒店里不走,倒也不惹事不鬧騰,該掏房費的掏房費,我不知道是老熊的意思,還是這家伙有什么想法。”張星宇淺笑兩聲“我中午找他聊了聊,跟我東拉西扯好半天,就是不肯說主題。”

    “不用理他,他想住回頭給他開個包年的。”我無所謂的回應。

    我這頭正說話時候,一輛路虎和一臺面包車風馳電掣的停到我們旁邊,接著車門“咣當咣當”兩下打開,六七個小青年吆五喝六的蹦了出來,而帶隊的赫然正是剛剛跟我吵吵兩句的那個胖小子。

    “孫凱你想干嘛!”王影立即雙臂撐開,擋在一群人的前面嬌喝。

    “小影,你讓讓,這事兒跟你沒關系。”叫孫凱的胖子輕輕推搡王影兩下,一手指我,一邊朝旁邊幾個青年道“就是他,馬德!剛剛威脅我要把我的路虎變成路障。”

    可能是聽到我這邊有動靜,張星宇關切的發問“發生啥事啦?你那邊怎么聽起來鬧哄哄的。”

    我拖著手機朝孫凱瞟了一眼,又看了看他喊來的幾個幫手,幾人的年齡都沒多大,清一水的黑色運動裝、白色旅游鞋,非常的有型。

    我豁嘴一笑,朝張星宇道“啥事沒有,你先把醫院地址發小影手機上吧,我手機沒電,剩下的事兒咱倆見面說。”

    “行,你自己注意點。”張星宇抽口氣感慨“我發現你真是災星附體,走到哪哪不太平。”

    我哈哈一樂“說不定我是哈雷彗星,降生的目的主要就是為了填坑。”

    “喂,軟腳蝦,別特么裝腔作勢打電話。”孫凱抻著一張大臉,腮幫子肥肉亂顫的指向我厲喝“你特么不是要把我的路虎變成路障嗎,你試試!”

    “孫凱你別沒完沒了,剛才給你道歉沒有?”王影氣得小臉刷白,銀牙緊咬的阻撓“咱們都是鄰居,你沒必要把事情做絕吧。”

    “小影,男人的事情女人別管。”孫凱再次撥拉一下王影,又指了指我吆喝“軟腳蝦,你特么的是不是廢物,躲在女人背后”

    “先這樣哈。”我掛斷電話,微笑著望向孫凱“大哥,你剛剛說男人的事情女人別管是吧?好!我就欣賞這套爺們范兒。”

    說罷話,我又朝著孫凱喊來的幾個幫手眨巴兩下眼睛“你們還愣著干啥呢,當我說話是放氣呢,給我把他的路虎變成路障,現在立刻”

    。
时时彩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