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其他類型 > 大魔王嬌養指南 > 第399章 長痛不如短痛
    有個脾氣火爆的武將袖子都要捋起來了,韓昭卻是一抬手就制止他的舉動,沉吟道“這就進攻么?也無不可。監軍提了一個好建議。”

    眾將都是面面相覷,只有泰公公洋洋得意“侯爺還是個明白人。甚好,那就抓緊吧!王上一直等著你的好消息呢。”

    等他起身離開、背影都消失在夜色中,那武裝才瞪向韓昭“侯爺,您真聽他的?”

    石從翼沉著臉喝了聲“胡說八道,侯爺自有主張。”

    韓昭擺了擺手“泰公公所言其實有些道理,大軍已經休整完畢,可以開戰了。最遲明晚,你們都去做準備吧。”

    眾將領命而去。

    石從翼留在帳中,憋了許久才問韓昭“侯爺,這也太趕了罷?”他跟隨韓昭多年,鎮北侯向來老成持重,很沉得住氣,今回許多工作都未做完,怎就要開打了?

    “錢將軍身亡至今過去數月,軍隊被打回幾十里,王廷焦躁,才派泰公公來點我。你也知道,當今王上對戰功、對勝利看得極重。泰公公有一點說得無錯,四萬大軍在這里每多待一天,光是軍人吃掉的糧食就要多耗八百石,更不用說其他消耗。”

    韓昭深深吸了一口氣,“過去八年,衛國征戰不休,苛捐雜稅多如牛毛,去歲又逢大旱,百姓著實可憐。國內形勢那樣嚴峻,我們……能省就省一些罷。”

    在軍中,青壯男子每天要食米二升,那么四萬人的隊伍每天消耗就是八百石。每石為百斤,也就是說,大軍就算駐在前線什么事也不干,每天也要吃掉八萬斤糧食!

    軍費開支對哪個國家都是最沉重的負擔。想攻打攸國,衛王廷也得勒緊褲腰帶。

    石從翼嘿了一聲“前頭已經打了那么多年,先王崩了,我還以為接下去能消停一段時間。哪知道……唉,您說這是為啥!”

    哪知道新衛王剛剛加冕,位子都還未坐熱就下令進攻攸國,竟是急不可待!

    連石從翼這樣長居北地、不問民情的武將都知道大衛國窮兵黷武多年,險些就民窮財盡了。新王掌一國財政,怎會無知無覺?為什么還是非戰不可?

    “你不懂。”韓昭搖頭,“王上這是要向天下人證明,他一樣可以開疆拓土、戰無不勝,以秉承先王血統與遺志。”

    他還是朝臣,與石從翼這樣的武將不同,對國君意志更加了然。結合衛王上位的形勢,這位新國君需要一場徹頭徹尾的大勝來鞏固自己的地位,而打敗父王的眼中釘攸國就是最好的途徑。

    石從翼小聲嘀咕“我還以為,您不愿意來西南打仗。”

    “我不愿,此為不義之戰,師出無名。”否則,他就不會對著王令三推四阻,遲遲不肯前往西南戰線了。韓昭忍不住嘆口氣,對這忠心耿耿的部下道,“然而在其位就要盡其責,既然這仗不打不行,那就盡快打下攸國、了結戰爭,民眾才能早日等來休養生息之機。”

    在他的位置上,韓昭沒有選擇打或者不打的權力;但他可以選擇更快打完,結束戰爭。“或許,這樣對攸國、對衛國都好。”

    長痛不如短痛。早些結束這場戰爭,兩國人民就能早些得到喘息的機會。

    百姓最想要的是和平,是安定,只要能盡快結束戰爭、恢復生產,或許他們對于坐在廟堂最高處那個人是誰并不在意?

    韓昭只能作此想法,他壓下心底隱隱的不安“去休息吧,你也一夜未合眼。明日又有硬仗要打。”

    走出大帳時,他沒來由想起了賀小鳶。

    這傻姑娘為什么非要往戰爭里湊?換作他是她,一定遠走高飛,從此遁于江湖,再也不受人擺布。

    不過女大十八變,他第一眼見到賀小鳶時險些沒認出來。當年那個青澀的小丫頭,已經變成了現在的大美人。

    唯一沒變的,是刁鉆潑辣、不管不顧的脾氣依舊啊。

    在生死難料的戰場上,能見到從前的熟人真好。韓昭嘴角勾起一點弧度,可是轉眼就平淡了。

    明天,大戰就要開始了啊。希望賀小鳶真能聽從他的勸告,遠離戰爭。

    他面對東方,深深呼出一口氣,正要回去換身衣物,親兵突然湊過來“報,謝家屯有動靜。”

    “怎么?”謝家屯昨夜大事頻發,衛人也加強了警戒。不說別的,那棵樹就被團團圍起,現在飛進一只鳥兒都有人知道。

    親兵的神色有些怪異“村正發動村民去周圍樹上捕鳥,連鳥窩都端來了,怕不得有幾百只,嘰嘰喳喳好不熱鬧。然后——”

    這事兒的確古怪,韓昭皺眉“然后?”

    “然后他們就拿油布縫成一個個袋子,把鳥兒都裝進去,著人背上大樹了。”親兵撓了撓腦袋,“這些人再出來就是兩手空空,鳥沒了。”

    那就是送進樹里的小世界了。韓昭微愣“村正怎么說?”半夜起異動,總要給個說法。

    “他說神木給他托夢,自己蟲蟻遍身,被啃噬得十分難過,要他送些鳥雀進去。”

    韓昭啼笑皆非“罷了,若無其他古怪,不用再來報我。”

    哪有那么巧,神木早不托夢、晚不托夢,偏在這些大事發生以后給村正托夢,從前幾十年都干嘛去了?他琢磨這事兒八成還是跟小師妹有關,但往神木的小世界里放些雀鳥,聽起來也不會有甚危害,隨她去吧。

    ¥¥¥¥¥

    往北再走三十里,天就亮了,燕三郎一行人進入一個無名村莊。

    這種座落窮鄉僻壤、人口不過百的小莊子零星分布在深山之中,有些連官署都未必知道它的存在。

    賀小鳶走進來卻熟門熟路,并且村里還有大人孩子跟她打招呼,居然跟她關系還不錯。

    可想而知,這里也是攸人抗敵的據點之一。

    村東頭有個打鐵鋪,賀小鳶帶領燕三郎等人走進來,在爐里點了火,復從百寶囊里掏出工具鋪到桌上“特許令明天才能造好,你們可以到處走走。”

    。
时时彩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