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玄幻魔法 > 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 > 第八百零九章 疑惑
    周文滿頭黑線,解釋道:“我哪來的什么私生女,這是我撿來的。”

    “撿來的?我還以為是你的女兒,以為以后有得玩了呢。”歐陽藍大失所望,好似恨不能周文有十個八個私生兒女一樣。

    “你喜歡小孩的話,自己領養一個不就行了。”周文說道。

    歐陽藍白了他一眼:“我有兩個兒子一個女兒,還要去領養孫子,我丟不丟人呢?天佐那個混小子不爭氣,每天就知道工作,連個對象都沒有。我現在就指望你和小靜了,你可不要學天佐,早點找個媳婦,給我生個孫子孫女玩。”

    “藍姐,我才大二,這事不急吧?”周文一陣無語。

    “怎么不急,學校里面的女孩才好騙,你在學校都騙不到,以后出去了,就更難找了。”歐陽藍說道。

    “呃!”周文不知道說什么才好。

    “反正你給我上點心,我看那個王鹿就挺好的,可惜她將來肯定要執掌王家的,不可能出嫁。對了,你不是有個從歸德高中一起考進來的女同學嗎?好像叫方若惜對吧?我看那小姑娘人也挺不錯的,屁股大好生養……”

    “藍姐……喝茶……”周文連忙給歐陽藍倒了杯茶,總算讓她稍微停了一下。

    歐陽藍喝了口茶,看了一眼坐在那里的芽兒問道:“這小女孩長的到是不錯,可惜不是你親生的,她叫什么名字?”

    “還沒有名字,我先給她取了一個小名叫芽兒。”周文回答。

    歐陽藍嘆氣道:“現在這年代,死的人太多,孤兒也多,在我們洛陽還好,有專門收容孤兒的地方,至少他們還能有條活路。要是那些小一些城市,父母要是一死,孤兒就真的沒活路了,能遇到好心人收養還能活,可現在這世道,哪來的那么多好心人。”

    “你現在還需要修行學習,而且你自己還是一個孩子,哪里懂得怎么照顧孩子,我先幫你帶著吧,你有時間就回家去看看她。”歐陽藍說著,就走到了芽兒面前,想要去抱她。

    “藍姐,芽兒她不是一般的孩子,懂事的很,不用我照顧的,什么事她都懂,會自己做。”周文連忙攔住了歐陽藍。

    周文見過芽兒滅了蕭家的狠勁,他可不敢讓芽兒跟著歐陽藍去安家,萬一安家有人讓她不高興了,那后果不堪設想。

    “她這么一大點的小娃娃能懂什么?你放心好了,天佐和小靜都是我親手帶大的,我有經驗。”歐陽藍說著,就露出和藹可親的笑容,張開雙手對芽兒說道:“芽兒乖,跟漂亮姐姐回家好不好?漂亮姐姐家里有很多好吃的糖果和漂亮衣服喲。”

    芽兒坐在沙發上,看了看歐陽藍,然后把頭扭到了一旁。

    歐陽藍眼角抽搐,然后走了兩步,又到了芽兒面前,繼續說道:“跟著漂亮姐姐,有很多玩具和好吃的哦。”

    芽兒又把臉扭到了另外一邊,歐陽藍又跟了過來。

    周文看的一陣無語,歐陽藍剛才還說,別人家的小孩沒意思,現在又非要把芽兒帶回去不可的樣子。

    “藍姐,楚河的事情調查的怎么樣了?”周文怕這尷尬的場面會一直持續下去,連忙找了一個話題,而且周文也確實想要知道,去涿鹿的楚河,到底是真是假。

    “表面上看,去涿鹿的楚河沒有任何問題,所有時間點都對的上。如果你沒有發現黃泉城內的楚河,那么就沒有人會懷疑涿鹿的楚河有問題。”

    歐陽藍頓了頓又接著說道:“不過就因為這個楚河的一切都太完美了,反而讓人感覺有些不太對勁,但是又查不出什么,所以我就換了一個調查方向,把整個小組的所有成員都給調查了一遍,結果一個個也都是身家清白,表面上看起來沒什么問題。但是我卻發現他們這些人都有一個共通點。”

    “什么共通點?”周文立刻問道。

    “這些人到了涿鹿之后,絕大部分人都沒有或者很少與家里聯系過。雖然現在的通訊不太方便,涿鹿里面也沒有信號,可是他們或多或少都會回到駐地,給家里的親朋好友打個電話也是人之常情。就算其中有幾個工作狂,或者沒心沒肺的人,也不至于大多數人都是這樣吧?我去看過他們的親人,確定過這件事,他們確實很少接到電話,就算有通話,也是他們打過去的在,而且對方都表示很忙,沒聊幾句就匆匆掛斷了電話。”

    周文聽了暗自皺眉:“難道說,老校長那個小組內的很多人員都像楚河一樣,被人冒名頂替了?”

    “現在看來很有可能。”歐陽藍點頭道。

    “是什么人做了這種事,他又有什么目的呢?”周文沉吟著說道。

    “這也是我百思不得其解之處,那些人當中,有很多都是各個領域的權威,想要讓人冒充他們,本身人選就不容易,更何況還要做到天衣無縫,這么大的布局,也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到的。而且做這一切,應該是有所圖謀,可是他們圖謀的又是什么呢?涿鹿那邊都已經探索的差不多了,目前看來,似乎并沒有什么東西值得做這些事。”歐陽藍說道。

    周文覺得歐陽藍說的沒有錯,做這么大的局,動機一定非同小可,可是涿鹿那邊有什么值得布這種局呢?

    老校長他們只是去研究涿鹿而已,他們并沒有斬殺燭龍和窮奇的能力,別說燭龍和窮奇,就算是傲因,也能夠把他們全殺光。

    對方有能力布這么大的局,完全可以自己組織一個探險隊,沒必要跟著老校長他們。

    “有什么是老校長他們有,而其他人沒有的呢?”周文說道。

    “我也在想這個問題,就目前調查所知的資料來看,沒有成立的答案。”歐陽藍無奈地說道。

    周文突然想到了老校長留下的密碼和那個裝有一枚古怪錢幣的金屬塊。

    “難道他們想要的東西,會是那枚錢幣嗎?”周文心中暗道。

    轉念一想,周文又想到了秦西元店里面關著的那個銀發伴生寵,他身上鎖鏈連著的那個大金屬塊,與周文拿到的小金屬塊,有著對應的關系,如果不是看過那個大金屬塊,周文也想不到老校長給他的那串數字會是密碼。

    “那個大的金屬塊里面,會不會也有什么東西呢?”周文暗自沉吟。
时时彩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