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其他類型 > 北宋大丈夫 > 第1039章 蕭觀音來了
    汴梁漸漸有些熱了起來,至少晚上睡覺可以換薄被了。

    從棉花被推廣種植以來,重臣們家中的那些綾羅綢緞都遠離了床榻。

    富弼不缺錢,所以家里準備了不少棉被。

    “昨晚上老夫忘記換薄被了,結果你猜怎么著?半夜熱醒了,全身的汗吶,老夫馬上吩咐家人做薄被,不過是半個時辰就得了,老夫正好沐浴完畢,就蓋著薄被入眠,那個舒坦啊……真是給個神仙都不換。”

    洗澡之后再睡覺,蓋上一床全新的薄被,那滋味真的舒坦。

    可富弼這話有炫富之嫌,老對頭韓琦聽不下去了,就說道“老夫家中的棉被多不勝數,冬日就蓋兩床,熱的老夫舒坦啊!”

    他瞅著面色難看的富弼說道“可老夫嘚瑟了嗎?老夫得意了嗎?這人吶,得意時要謙遜,你看看老夫可謙遜嗎?”

    韓琦轉了一圈,可此刻天光熹微,看不清楚啊!

    富弼握緊雙拳,真想一拳把韓琦打個滿臉桃花開。

    最近兩人又對上了,韓琦利用首相的身份頻頻讓富弼難堪,富弼忍無可忍,也會經常反擊。

    目前政事堂和樞密院之間炮火隆隆,一般人壓根就不敢往上湊。

    韓琦看到他的姿態,就上前一步,大肚子往前一挺。

    來啊!看老夫收拾你!

    首相和樞密使開戰,大家站個隊啊!

    有人贊道“韓相虛懷若谷,令人欽佩。”

    “韓相的氣度……那是有口皆碑啊!”

    “富相也不差啊!”

    一個聲音突兀的傳來,韓琦看去,卻是蘇軾。

    他不禁就怒了,心想你是哪邊的?

    按照他的分析,蘇軾就該是站在自己這邊的,可這個二五仔竟然當了叛徒。

    蘇軾很認真的道“富相在樞密院做事認真,經常去禁軍中查探,還改良了不少地方,真的很不錯。”

    他覺得這是真理,所以就要說出來。

    韓琦的兩眼噴火,在人群中尋找沈安。

    能看好自己的人嗎?這一張嘴就不分敵我的亂噴,這是哪家的規矩?

    今日沈安也來了,他此刻只想掐死蘇軾。

    大佬打架你作死了去摻和啊!

    要是誰記恨上你了,以后尋機給你小鞋穿咋辦?

    現在韓琦顯然就炸毛了。

    蘇軾兀自沒察覺,很是慷慨激昂的道“某覺著韓相好,可富相也不錯……”

    這個蠢貨,大佬們之前是你玩左右逢源的地方嗎?

    和稀泥你得有這個本事和地位,一個御史就想在兩個宰輔的面前玩這個,這是找死。

    “可某覺著包相更不錯!”

    呯!

    沈安不禁歡喜的拍了自己的腦門一巴掌。

    這話誰說的?真是神目如電啊!

    “是啊!包相不錯。”

    有人跟進夸贊,沈安擔心老包成為靶子,就躲在人群里憋著嗓子喊道“那個啥……開門了。”

    眾人習慣性的涌去,等發現宮門關閉時,不禁就罵道“哪個缺德的玩意兒,竟然騙人!”

    沈安躲在人群里,得意的低聲道“老子就在這里,有本事來抓啊!”

    這時一個熟悉的聲音從身后傳來。

    “你在這喊什么呢?”

    沈安回身一看,卻是趙宗諤,不禁就想躲。

    可他卻慢了一步,周圍瞬間就空無一人,只剩下他和趙宗諤。

    “門沒開啊!你怎么喊開門了呢?”

    趙宗諤習慣性的放了個無聲的屁,然后很是不解的問道。

    眾人這才明白原來是沈安這貨喊的?

    尼瑪,這個坑貨!真的想揍他一頓啊!

    包拯沒心思鬧這個,他找到了韓琦,“韓相,昨日交趾使者可找你了嗎?”

    “找了。”韓琦很不屑的道“在老夫家門口堵著,老夫壓根沒搭理他。”

    包拯點頭道“他后來去了老夫家堵著,老夫看他可憐,就讓人送了一碗湯餅,可他吃完了卻叫罵不休。”

    韓琦皺眉道“當年咱們的使者去交趾時更沒臉,交趾君臣沒把大宋當回事,所以別在意這個,活該!”

    眾人都紛紛點頭,覺得這話再對不過了。

    “宮門開了!”

    趙宗諤沒事做,最近上朝有些勤勞。他看到宮門開了,就喊了一聲。

    “開尼瑪!”

    有人習慣性的罵道,大抵是先前不敢罵沈安,現在就拿別人出氣。

    “你說什么?”

    趙宗諤怒了,大步過去。

    他是宗室子,而且最近頂著汴梁屁王的名頭所向無敵,除去趙允讓之外,他怕過誰啊!

    叫罵的人在人群中看著腦袋有些小,而且比別人矮一截。

    艸!

    這樣的人就是天生給別人立威用的啊!

    趙宗諤心中歡喜,就戟指那人,喝道“別跑!”

    那人叫罵了之后也沒當回事,聽到趙宗諤呼喝,就緩緩站了起來……

    臥槽尼瑪!

    興致勃勃的趙宗諤急忙止步,看著這個身高起碼有一米九的官員笑道“這是……這是誤會啊!”

    原來這人個子太高,所以和邊上的小販討了凳子坐。

    眾人一見不禁都笑噴了。

    這汴梁屁王也有吃癟的一天啊!

    稍后進了宮,等趙曙來了之后,議事開始。

    最近天氣不錯,而且陽光明媚,讓趙曙的心情頗為不錯。

    此刻外面陽光普照,殿內卻因為角度的問題而微微發暗。

    昨夜高滔滔有些發熱,御醫診治了許久,趙曙也在邊上守著,所以有些疲憊。

    他隱蔽的打個哈欠,然后擦去眼角的淚水,抬頭看了一眼。

    宰輔們都在議事,很是認真。

    韓琦挺著肚子,沖著富弼在噴口水……

    他真的是在噴口水,坐在趙曙這里就能看到那些唾沫橫飛。

    而富弼也不甘示弱,直接越過趙頊沖著韓琦比劃。

    “那交趾使者哭他的,當年大宋使者也在交趾差不多哭了,可交趾人理會了嗎?”

    富弼怒道“老夫自然知道不必管,可那使者說自己此行失敗,回國定然會被弄死,就準備自盡……他若是死在大宋,這青史斑斑如何記載?那些外藩人會如何看?”

    “他死他的,關大宋屁事!”

    當韓琦的口水噴到了富弼的臉上時,他不禁怒火中燒,張開嘴……

    “哈……噗!”

    口水飛過去,一大坨落在了韓琦的胸前。

    咦……真是惡心啊!

    韓琦如被雷殛般的低頭看著那泡口水,然后干嘔了一下,伸手去抹。

    他舉著手,把一張肥臉皺成了菊花,“我……富弼,老夫要弄死你!”

    “有話好說啊!”

    包拯等人馬上隔開了他們二人,可韓琦的怒火一下就沖上來了。

    “富弼老兒,老夫今日定要將你打殺了!”

    韓琦被包拯和歐陽修抱著,不住的撲騰。

    包拯還算好,歐陽修有些體力不支,加上眼力很差,就胡亂伸手去抓,結果抓住了韓琦的嘴,就順手拉了一把。

    韓琦的罵聲結束了,他鼻子嗅嗅,“什么味?”

    他低頭,看著歐陽修收回了自己的手,就問道“你……什么味?”

    歐陽修尷尬的道“只是些……肉饅頭的味道。”

    韓琦突然問道“先前在外面你說腳癢……”

    先前在入宮前,歐陽修突然腳癢難耐,就在邊上坐下,脫鞋解襪,很是摳了一番自己的腳。

    韓琦捂嘴干嘔著,覺得自己真是夠倒霉的。

    “好了。”

    趙曙也覺得有些惡心,關鍵是他看到了韓琦和富弼的矛盾剛好,再進一步就不妥了。

    政事堂和樞密院不能合流,否則就是文武并肩,帝王就危險了。

    韓琦深知這一點,富弼也很清楚,所以才會放開顧忌,和對方不時懟一次。

    這些老狐貍啊!

    趙曙覺得面對這些老狐貍有些累,就說道“看看你們,都多少歲數了?還和年輕人般的胡鬧!像話嗎?”

    宰輔們重新站好,聽趙曙數落自己。

    趙曙淡淡的道“要穩重,要穩重!說多少次了?宰輔就是宰輔……要穩重!”

    能借機削宰輔們一下,讓趙曙很是樂呵,甚至還在微笑。

    一群老狐貍,被朕說了卻沒法反駁,舒坦啊!

    看到宰輔們都低著頭,他的心情就更好了,指著沈安說道

    “你等在打鬧時,沈安在干什么?他在那里站著,目不斜視。”

    眾人看過去,沈安果然是目不斜視。

    可不對啊!

    韓琦揉揉眼睛,覺得自己怕是看錯了。

    富弼眨巴了一下眼睛……

    “年輕人有這等氣度的少見,最近沈安不錯,很是勤勉,朕心甚慰吶!沈安……”

    趙曙叫了一聲。

    沈安依舊目不斜視。他的身后就是木柱子,他就靠在木柱子上,目不斜視。

    富弼突然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笑道“陛下,這小子在睡覺呢!”

    這小子竟然在朝會時睡覺,真是不把這個資格當回事啊!

    大宋的常朝就是個練站立的地方,壓根沒卵用。

    可這里不同,這里是宰輔們和君王決斷大宋諸多大事的地方,能進來的無不是重臣,或是帝王看好的人選。

    肖青如今早就滾蛋了,年輕人就沈安一個。

    哦,還有個皇子。

    趙頊站在那里很是尷尬,想去提醒沈安吧,自家老爹就在上面看著,很丟人。

    “咳咳咳!”

    他干咳幾聲,沈安濤聲依舊。

    “醒來了!”趙曙有些生氣了,就提高了嗓門。

    沈安依舊如故。

    趙頊心中一急,就說道“蕭觀音來了。”

    “啥?”

    沈安身體一抖,就睜開眼睛,四處亂看。

    情況好像不妙啊!

    。
时时彩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