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歷史軍事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1727章 方醒,你這個畜生(為盟主‘馬爾泰諾’賀,加更。
    “你等何人?”

    太原城的守將帶人攔住了前面的斥候,而在他的身后,一隊騎兵正瘋狂的向城中疾馳。

    斥候當然沒興趣和他啰嗦,當即策馬回去。

    “這是什么意思?”

    太原守將,指揮使苗處回身道:“再去人報信,告訴殿下,要戒備……”

    一個千戶官瞅著遠處黑壓壓的一群人馬,不禁就慌了,問道:“大人,會不會是……拿人來了!

    苗處右手一揮,一隊騎兵馬上就追著出去。

    “若是北平派來攻打的,那些斥候剛才就不會那么從容!

    “大人,殿下那邊……”

    苗處搖搖頭,“對方從此處來,那就是堵住了咱們外逃的路,這是震懾,先看看是哪部人馬再說,至于殿下,想來不會慌亂!

    “大人,有人來了!”

    苗處聞聲看去,就看到一隊騎兵正驅趕著自己剛派去的斥候而來,人數十余。

    “去告訴殿下,不是拿人!

    苗處低聲吩咐道,然后就迎了上去。

    “下官苗處,見過伯爺!

    在見到方醒后,苗處就想起了上次他在老晉王的陵墓里弄出來的事兒,心中一個咯噔,覺得此人怕是來者不善。

    方醒鼻子里哼了一聲,然后面色不善的道:“攔阻我部,你好大的膽子!”

    苗處已經看到了聚寶山衛,他強笑道:“伯爺,下官不知……萬望恕罪!

    方醒一揮手,如同先前苗處一般,只是卻輕描淡寫。

    “下馬進城!”

    林群安喊道,旋即隊列出發。

    方醒當先,而看到聚寶山衛的火槍陣列整齊壓過來,苗處面色微變,趕緊掉頭閃開。

    ……

    此時近午,太原城的人流量不算大,守門的軍士早已得到通知,把百姓驅趕到了兩邊。

    當整齊的腳步聲傳來時,那些百姓不禁張望著。

    “是聚寶山衛!”

    黑壓壓的陣列壓過來,一個軍士不禁驚呼道。

    隊列接近,那些百姓紛紛后退。

    被凍紅的臉頰,但眼神依舊犀利,不,是冷漠。

    百戰百勝之后的冷漠!

    腳下的皮靴已經沾滿了泥漿,可依舊無法阻止他們的步伐。

    “上刺刀…….”

    隊列里一聲號令,旋即嘩啦一聲,所有軍士同時做出動作。

    “槍上肩……”

    發藍的刺刀和城邊的雪堆交相輝映,讓百姓嘩然的同時,也刺痛了苗處的心。

    這是一支讓敵人聞風喪膽的軍隊,晉王操練的那些兵可能抵御?

    …

    “怎么辦?怎么辦?”

    晉王府中,朱濟熿急的如熱鍋上的螞蟻轉來轉去,等看到雷度后就焦急的道:“可召集那些人了嗎?咱們打出去,往山里逃,只要逃到山里就不怕,不怕……”

    雷度看到朱濟熿腰佩寶劍,身上已經換了便衣,就心中微嘆,躬身道:“殿下,是方醒來了,只有聚寶山衛!

    朱濟熿的面色煞白,“那個家伙來了?那還不趕緊準備?”

    雷度算是個不錯的謀士,他解釋道:“殿下,就來了聚寶山衛,若是拿人,最少得再加五千騎兵才行。而且他們并未圍堵城門,可見應該不是!

    “哦……”

    長長的吁氣后,朱濟熿把寶劍解下,叫人去拿衣服來換。

    看著眼前上演的更衣,雷度心中一陣發虛,旋即又打起精神道:“殿下,方醒做事蠻橫,可您是晉王,太祖高皇帝的子孫,只要您擺出晉王的架子來,他肯定不敢放肆,否則就是蔑視,那些藩王可不是傻子,自然會兔死狐悲……”

    朱濟熿一邊張開手讓人換衣服,一邊點頭道:“對,沒錯。等方醒來覲見時,記得給他個下馬威!”

    ……

    等朱濟熿換好衣服,身邊簇擁著大堆太監侍女,端坐寶座上時,外面來了消息。

    這是個太監,他撩著袍服的下擺一路狂奔而來,進殿后喘息著道:“殿下,殿下……來了……”

    “他可請見了嗎?”

    朱濟熿不怒自威的道。

    太監幾乎是哭腔說道:“殿下,他有旨意……”

    瞬間朱濟熿就怒了,不怒自威蕩然無存,起身罵道:“方醒,你這個畜生!”

    有旨意的話,朱濟熿的作態擺譜就成了自傲,對皇帝倨傲。

    “去迎進來!”

    此時什么規矩都沒有了,朱濟熿深知方醒給自己挖的這個坑不好填,只能寄望于在府外擺出恭謹的姿態來。

    可還沒出門,又有人來稟告道:“殿下,興和伯入府了!”

    尼瑪!這是步步算計嗎?

    朱濟熿的腦門上青筋暴跳,罵道:“你們是死人嗎?為何不攔著?”

    來人低頭道:“王爺,攔不住……”

    朱濟熿大怒,正想過去踢一腳,卻看到了遠處走來的一行人。

    “迎過去!”

    朱濟熿低聲吩咐道,然后馬上面色一改,帶著惶恐下了臺階。

    那些侍衛緊張的在方醒一行的兩邊盯著,卻不敢拔刀,更不敢再攔。

    王賀手中托著的正是旨意,他昂首挺胸的走在前方,看到朱濟熿帶人迎過來,就用那尖利的嗓音說道:“晉王接旨……”

    沒有香案,沒有莊嚴,朱濟熿已經麻木了,帶人行禮。

    “……晉藩恭謹,朕亦聞之……”

    圣旨很沒有營養,通篇都在夸贊著朱濟熿,說他為人誠懇,善解人意,皇帝很為大明有這等藩王感到歡喜……

    全篇就一個詞只得玩味。

    善解人意!

    這是說朱濟熿阿諛奉承……還是虛情假意?

    旨意交代完畢,朱濟熿恭謹的問了皇帝的身體,王賀自然是隨口就來。

    “陛下精力甚好,飲食也好……”

    方醒打量著朱濟熿身邊的雷度,看到他面色被曬的黝黑,就心中一動,然后微微一笑很溫和。

    而雷度同樣是在打量著方醒,見他沖自己微笑,就回以一笑。

    他自認為自己的微笑很得體,可方醒卻面色轉冷,喝道:“晉王正在問陛下的身體,你在笑什么?”

    雷度愕然,看到朱濟熿和王賀都對自己側目,本想說是你先笑的,可最后卻拱手請罪道:“下官聽聞陛下身體康健,不勝歡喜!

    方醒皺眉對朱濟熿說道:“殿下,此人在王府中擔任何職?太輕浮了,讓人誤以為晉王府中皆是此輩,污濁不堪!”

    朱濟熿微笑道:“此人只是個跑腿的,倒是惹怒了興和伯,來人!

    朱濟熿還是在微笑著,等有侍衛過來應命后,他微笑著說道:“拿了雷度,重責!”

    雷度沒有喊冤,只是惶然不已,在被拖下去的過程中依舊沒有反抗。

    朱濟熿面帶微笑的請方醒等人進殿。

    作為晉王,朱濟熿親自作陪,這個算是給了面子,只是雙方卻話不投機,特別是方醒一直在沉默著。

    王府左長使蔣密見狀就說道:“興和伯南征北戰,此次前往興和,想必能擊潰那些騷擾的哈烈人,讓興和城得以繼續建造……”

    朱濟熿有些緊張,聞言這才想到方醒的任務。

    方醒笑了笑:“蔣長使這是眼觀六路,耳聽八方!”

    蔣密哈哈笑道:“興和伯過譽了,下官在王府中不過是廝混罷了,幸而殿下能容忍。倒是興和伯乃國朝重臣,此番出塞,也不知何時歸來……”

    方醒打個哈哈,淡淡的道:“該回來的時候自然會回來,殿下,上次方某在京城不小心沖撞了飄香樓,此次倒也是要謝罪一二,不過聽聞殿下有一心腹名叫袁熙,此刻正在京城為殿下奔走……”

    “沒有的事!

    朱濟熿斷然否認道:“那袁熙多有荒誕,本王早就已經把他趕出了王府。其人所作所為與王府無干!

    “是嗎?”

    方醒說道:“這等人最是狼心狗肺,等方某下次回京,定然要將他拿下,送給殿下!

    朱濟熿贊道:“興和伯文武雙全,想必能幫本王擒住那個賊子!

    方醒起身拱手道:“陛下派了方某來,目的是看看晉地,看看晉地的忠臣良將,殿下,方某會在這邊待幾日,打擾了!

    朱濟熿起身笑道:“何來的打擾?太原城頗大,若是缺了什么盡管說,本王馬上補上!

    兩人言笑晏晏,然后朱濟熿還送到了殿外,給足了面子。
时时彩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