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玄幻魔法 > 儒武爭鋒 > 第兩千四百四十節:第一個盟友!
    開門見山,就是這么直接。

    燕芷虎輾轉起身,笑道:“來我這西別院,十個有九個半都是來做買賣的,或沽名,或釣譽,倒弄得我這情景的西別院跟個菜市場似的,甚是無趣。”

    她看向面前的秦楓,拂動衣袖笑道:“總有人覺得自己有資格有本錢跟我做交易,談買賣,最后那點本錢真是不知一曬,差點沒把本小姐笑死……井蛙不可語海,古人誠不我欺也。”

    聽到燕芷虎這種說來跟她做買賣的多是井底之蛙,沒有資格跟她談買賣,面對這等軟釘子的話,秦楓卻不生氣,他正色說道:“井蛙不可語海,夏蟲不可語冰,但人當有自知之明,否則身在井中不自知,豈不是夜郎自大,給人徒增笑柄?”

    燕芷虎被秦楓這般反唇譏諷,不但不惱,反而收起了眼神之中的玩味與嫵媚,對著秦楓正色道:“你不妨說一說,你能給我什么……我聽一聽,感興趣,再跟你談。”

    秦楓看向燕芷虎,淡淡說道:“大將軍在萬古仙朝的朝堂之上,難道就不想找一位盟友嗎?”

    燕芷虎也不掩飾自己的鋒芒,傲然說道:“家父自有考量,而且萬古仙朝皆知家父甚得陛下欣賞青睞,暫時還由不著秦公子你替家父操心!”

    她看向秦楓,如下逐客令一般:“這如果就是你所謂的交易,那我們應該是談不成什么買賣了。”

    秦楓也不覺得燕芷虎失禮,淡淡說道:“一座上清學宮呢?也不要?”

    燕芷虎微微一愣,旋即嗤笑道:“秦楓,你給我的印象里又多了一個壞印象,哦不,是兩個,夸夸其談和大言不慚。”

    可就在這時,秦楓抬起手來,做了一個捻動手指的細微動作,下一秒,一張金色信箋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燕芷虎臉色剎時一變,她對著領秦楓來的侍女厲聲喝道:“你出去!今日之事,透露半個字,你必死無疑!”

    劍侍驚魂未定,趕緊退出門去。

    秦楓緩緩將手中金色信箋打開,注入一道神念,頓時納蘭女帝的書信,一字一字浮現而出。

    只不過秦楓在這封信上又加了一道禁制,所以燕芷虎只是能夠看到一個個的金色行書大字,卻看不清具體的內容。

    但哪怕僅僅只是這樣,也已經足夠了。

    因為這信箋之上的磅礴龍氣,做不得假!

    也無人能夠作假!

    秦楓面對如同癡呆的燕芷虎,以傳音入密在她耳邊說道:“納蘭女帝寫信給圣人,說她有意削弱李家勢力,希望上清學宮派出一人前往萬古仙朝仕官,與那位李淳風國師掰掰腕子。”

    燕芷虎只覺得呼吸都不順暢了。

    “你,你難道是圣人要派去萬古仙朝的人?”

    秦楓淡淡一笑,微微稽首:“若非如此,我為何今日要來西別院?”

    燕芷虎只得咬了咬嘴唇,再沒有了之前的跋扈囂張氣焰:“你希望與我談什么買賣?若你是希望入贅我燕家,這不用談了,休想!”

    秦楓有些無奈地搖了搖頭,他看向燕芷虎說道:“大小姐,萬古仙朝的首輔入贅大將軍府,你們燕家又不是納蘭家,哪里來這樣的底氣?”

    燕芷虎在聽到“首輔”兩個字時,驀地一驚,難以置信地看向秦楓:“陛下在信上這樣說的?”

    秦楓淡淡一笑,不置可否。

    若是秦楓承認了,燕芷虎可能反而會要求看那一封詔書。

    反而是秦楓這樣不置可否,讓燕芷虎有些膽戰心驚。

    究竟秦楓是在訛詐自己,還是他當真已經與女帝陛下達成了什么協議,只是來試探一下燕家的態度。

    更有甚者,納蘭女帝會不會在一盤棋里把燕家也已經算計進去了?

    她穩了穩心神,不去想那些細思極恐的假設,沉聲說道:“秦公子,你想怎么合作?”

    秦楓想了想說道:“我需要大將軍在朝堂上支持我的立場,只要不涉及燕家的直接利益,兩次,我也會投桃報李,回報燕家兩次我個人的支持,同樣的,也不能涉及上清學宮的直接利益,大家各自誠信,先合作起來看看,如何?”

    燕芷虎聽到這些,她微微點頭。

    秦楓倒是沒有獅子大開口,讓她略微感到一些安心。

    如果秦楓獅子大開口,跟軍部要位置,要人,要軍權,那燕芷虎就絕對不可能答應。

    因為這明顯就是趁機打燕家和軍部的秋風,開玩笑,從來都只有他燕破軍打別人的秋風,撈別人的好處,就是李淳風也很難把手伸進軍部里來的。

    哪里有被你秦楓三寸不爛之舌一說,直接就放人放權的道理?

    燕芷虎小心翼翼地問道:“如此就沒有了?”

    秦楓笑了笑說道:“還有,我希望大將軍能來上清學宮一敘!”

    燕芷虎有些疑惑地問道:“你讓我爹來一趟上清學宮?他軍務繁忙,哪里能有空過來?”

    秦楓坐在椅子上,輕松笑道:“我若是到了萬古仙朝,再去大將軍府拜訪令尊,等于挑明了我們兩家已經結盟,儒家當中,討厭令尊的人不少,我哪怕就去大將軍府上喝了一口茶,什么話也沒說,什么事也沒談,也要面對儒家內部的口誅筆伐,一地雞零狗碎,但是……”

    他對著燕芷虎說道:“大將軍來上清學宮的話,一來,大將軍只是來看自己的愛女,并不代表軍部對儒家和上清學宮低頭,二來,西別院內,大將軍見我,我的身份還不是萬古仙朝的首輔,只是一個學宮的普通學子,不顯山不露水,甚至都不會有人察覺到什么異樣。”

    秦楓笑了笑說道:“最妙的是,以一尊不動明王鎧坐鎮的西別院,就是布武境強者,也不可能在不驚動我們的情況下,窺聽到我們談話的任何一個字。即使聽到了,他也是個傳不出去話的死人了!”

    燕芷虎微微一驚,驚訝于秦楓心思之縝密,她面色凝重地點了點頭,她抬起手來,寫了一封仙箋,信手一丟。

    仙箋化為彩鳶飛舞離去。

    秦楓剛要拱手告辭,燕芷虎卻喊住了他:“秦公子,小女子可否請你品茶!”
时时彩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