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商界大亨 > 第九百四十八章 夢幻華通
    瘋了,全都瘋了!

    這些港城新聞讓所有人都懵了,誰也沒想到居然會發生這些事情,東星這些公司竟然真的買了華通公司的股票,投資了股市。

    老大,你們不是賭場酒吧和黑道嗎?怎么也開始玩起股票了呢?

    看著新聞里這一家家公司的投資新聞,任何人聽了都只會感覺夢幻,這太不可思議了,誰也想不到這些博彩賭場黑道勢力,居然真的投資了華通公司。

    當然從法律角度出發,任何人和勢力都有正當投資的自由,只要你有錢,只要你是通過正當渠道來投資一家通過正當手續上市的公司,這都是沒任何問題的。畢竟這些勢力在明面上都是還是有正當名義的公司,通過這些手續齊全的公司去投資股市,沒任何毛病呀!

    話是這樣說沒錯,過去也不是沒有博彩公司投資股市,和黑道團體上市,可就是任何人都接受不了。

    畢竟就在昨天,大家還一起嘲笑華通公司居然妄圖調動博彩和賭檔這些資金,稱華通公司這是膨脹和自以為是到了一種境界,可結果轉頭居然就真有博彩公司買了華通公司的股票,而且還不是一個兩個,買的也不是一點兩點,這讓人怎么接受啊?

    有金融教授在電視上開噴:“由此可見華通公司分明就是一個大大的騙局!要不然博彩和賭場這些社會團體怎么會入場?就是想借助這個機會騙大家所有人的錢財,什么國家建設公司,狗屁!我看他們分明就是要讓這些社會團體交錢納投名狀,其他人都是被玩弄在鼓掌之間的!”

    還有人則從博彩的角度分析:“過去他們還遮遮掩掩,搞得好像他們真是在做上市公司一樣,現在看到博彩競猜出來,這些家伙就撕下了他們的面具,只要他們突破了百億大關,就能莊家通吃啦!所以我看這根本就是那些內地佬和博彩公司的聯手做局!要不然正常上市公司都有很多產業,你再看華通,他們根本什么都沒有!”

    還有一些人則是歧視和為了罵而罵:“我告訴你們,這些內地佬都是騙子,什么上市公司都是垃圾,跟我們高貴的港城格格不入,他們根本不懂什么股市,只想著騙我們的錢,所以大家一定要擦亮自己的眼睛……”

    受到這些輿論影響,聯交所主席張兆富都打電話到周銘這里了。

    張兆富向周銘建議:“周銘先生,相信最近的這些消息您也知道了,我們聯交所的壓力很大,您看看您是不是方便稍稍停牌來主動申請證監會介入調查,這樣也能打消市場的疑慮,堵住輿論的嘴。”

    面對這樣的建議,周銘給出的答案很簡單:“一群野狗就讓他們亂吠好了,什么時候聯交所也要受媒體監管了?如果明天媒體又質疑你這位主席跟我串通一氣做局,要求你引咎辭職怎么辦?”

    張兆富沉默了,這個問題他無法回答,因為這是非常現實和有可能的。而且周銘已經算是非常客氣了,這要換成其他人,保守估計能罵他一個狗血臨頭,什么玩意?你那邊覺得受到了外界壓力,就讓我去申請接受調查?怎么覺得我好欺負是嗎?

    張兆富隨后向周銘道歉,表示這個問題是自己沒考慮周到。

    既然張兆富已經道歉,周銘也沒有得理不饒人的打算,只表示會繼續信任聯交所,也希望聯交所也能繼續信任自己,任何公司上市都會有各種不同的輿論,如果聯交所太介意,那麻煩就太大了。

    張兆富表示受教,隨后掛了電話,此時周銘就在中環大廈的辦公室里,這原本是思銘投資公司的一個辦公室,但聽這名字就知道,是林慕晴思念周銘成立的公司,那現在男主人都來了,自然給了周銘。

    除了周銘,林慕晴和馬馳也都在這里,周銘還好,在國外多年,對于這些所謂自由媒體的尿性心知肚明,但馬馳卻瞪大了眼睛怒不可遏:“他們這也太過分了,這些家伙簡直是在睜著眼睛說瞎話,用最惡劣的想法揣測我們,也是惡意的謾罵!還有這聯交所居然想讓我們停牌去申請調查,這也太過分了吧?”

    林慕晴則很直接,她問周銘需不需要教訓這些媒體,她公司有法務部可以告這些媒體,也能控制資本通過其他手段教訓這些媒體。至于張兆富這邊,她也能聯合幾個部門給他一點壓力,讓這個家伙明白不是只有輿論能給他壓力,他們同樣也可以。

    相比林慕晴和馬馳的激動,周銘則不僅一點沒任何憤怒,反而還有些好笑,他指著電視里仍然在播放的節目:“你看看這些人是買了多少外圍啊?才能氣急敗壞成了這樣。”

    林慕晴和馬馳都笑了,的確,也只有買了外圍輸急眼了,才能像瘋狗一樣這么亂咬人。

    馬馳隨后看向,眼神有些敬畏和不可思議:“不過我也是真沒想到,這位同志居然在港城有這么大的能量。”

    周銘也說:“是啊,要不是林哥,我也不敢說出調動博彩這些行業資金這樣的話,真以為我膨脹到沒邊了嗎?”

    正如周銘所說,當初劉嘯林主動上門,讓周銘了解了博彩這些行業滯留的龐大資金數量,周銘感慨要是能把這些資金調動起來,恐怕還能讓這一次華通公司所能募集的資金再上一個檔次。

    不過周銘在港城可沒這個門路,就算是林慕晴,她一直以來也只是在金融方面,打交道的更多也是鄭浩龍童剛李成這些人,以及政界一些人,總體來說都是接觸白道的,對于博彩和其他灰色產業,并沒什么接觸,也沒什么交集。雖說作為港城金融女皇,非要找門路也找得到,但卻沒必要。

    就在周銘可惜這么大筆資金自己沒法使用的時候,突然自告奮勇告訴周銘他那邊可以幫忙。

    周銘知道這位兵王身上肯定藏著很多秘密,但周銘卻從沒有追根究底的了解過。

    畢竟這年頭誰身上沒點秘密呢?尤其還是這種精通各種格斗槍械,一人一槍可以溜著幾百正規軍跟玩一樣的超級兵王,要說他身上沒秘密,那才奇了怪了。

    之前在法國找雇傭軍,就是的門路,那還只是這位兵王過去傳奇的冰山一角,現在說他在港城這邊有門路,也并不讓人意外,天知道這位兵王年輕的時候執行特殊任務都在外面干了什么。

    隨后得到周銘允許,就自己出去行動了,周銘不知道具體去干了什么,就知道那天回來得很晚,身上有非常重的血腥味,然后第二天港城從東星到,還有宏興三和這些博彩產業和黑道團體,就集體公開表示投資華通公司了。

    靦腆的笑笑,有些人畜無害,恐怕單這面相,誰也想不到他有多厲害。

    尤其是馬馳,他也是直到這件事,才隱約明白這位一直跟在周銘身后,跟一個透明人一樣的沉默漢子,究竟有多厲害。

    但馬馳又看了周銘一眼,他不明白周銘又是何德何能,不僅得林慕晴這樣的女神垂青,還能有這樣的保鏢甘心護衛。要知道這倆不管誰單獨放出去,那經歷都是能寫一本傳奇小說的啊!

    “好了,不說這些了,”周銘及時打斷了馬馳的討論,“現在以現在華通公司在港城的熱度,我們募集資金還可能更多,還是讓楊總那邊做好準備吧。”

    馬馳點頭說好,要說馬馳剛到港城這邊,對周銘很不服氣,有很高的優越感,但現在跟著周銘一步步過來,馬馳對周銘是徹底服氣,完全無條件信任周銘了。現在聽周銘這么說,他馬上回去把港城這邊的情況做成報告,匯報回楊曉那邊了。

    事實也的確如周銘預料那樣,雖然媒體里各種輿論罵的洶洶,但對股市卻并沒什么影響……或許有一些影響,就是當各類媒體各種批判了華通公司以后,反而華通公司的股價還上漲了。

    不僅是股價,還有募集資金量,除了博彩公司和各類黑道公司貢獻的資金外,也有更多其他資金隨著一起流進了華通公司的賬戶,讓華通公司的資金募集量很快逼近了九十億大關。

    毫無疑問,以華通公司的這個趨勢,破百億已經不存在了任何懸念,恐怕唯一的懸念就是破了百億以后還能走多遠吧。

    就在這時,原本還對華通公司口誅筆伐的各類媒體,突然又是話鋒一轉,集體又對著華通公司吹起來了,紛紛表示華通公司是港城股市的驕傲,也是華通公司的存在,再一次證明了港城是亞洲的金融中心,甚至還有媒體膨脹的表示,港城未來能比肩紐約倫敦也未必不可能。

    也是當華通公司在股市上一路高歌猛進的時候,以劉嘯林為首的博彩公司們,紛紛調整了原來的賠率,并且開出了新的競猜賠率,預測華通公司的資金募集能到一百五十億還是兩百億甚至更高。

    或許是有了現在調動博彩和黑道資金的前車之鑒,也或許是一直以來華通公司的熱度,總之這一次的博彩,居然有不少人買了兩百億以上,結果導致兩百億以上的賠率居然都上不去,讓無數想要投機的賭徒背后罵娘。

    不過這些都已經和周銘沒什么關系了,在確定華通公司募集資金總量能破百億以后,他就帶著這些資金回了內地。
时时彩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