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歷史軍事 > 我的老婆是土匪 > 第一百三十六章 小金山(八)
    就在張繡娘撓頭不已的時候,回到了自己帳篷的蘇晉也拉上了門簾掏出手機打開了武器兌換商店,現能量點已經漲到了八千四百多點,看到這里蘇晉沉思起來,看來這些日子不但自己這里打得激烈,周圍的戰斗也很辛苦啊,否則光憑著手機收集到的二十平方公里的能量點也不會這么多。

    唉要是這玩意能把方圓上千平方公里的能量點都收集起來就好了,這樣哥們想換什么就換什么,立馬弄個飛機編隊出來炸死這幫狗日的小日本。

    對于被日本飛機轟炸一事蘇晉到現在還是滿滿的怨氣,今天保安團一共傷亡了三百多人,多數都是被日軍的飛機給炸的,想起來蘇晉就覺得牙齒癢癢的。

    有時候蘇晉也想兌現一大堆飛機就出來,什么空中堡壘原子彈,玩命的往日本人的腦袋上扔,可看到這些東西后面那一大串的零他就想起先總理的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這句話。

    不過雖然咱們暫時弄不起飛機原子彈,可兌現一些東西出來以牙還牙還是可以的,此時蘇晉的手指就不停的在手機屏幕上滑動,很快就來到了一個分類里,而這個類別的武器旁邊還有一個骷髏的標志,看到這個畫面后蘇晉猶豫起來,隨后手指才按了下去。

    一個小時后,周玉生被蘇晉喊到了他的帳篷里。

    團座,咱們真的要這么做么

    咱們不能這么做么

    可可這是國際公法明令禁止的啊

    既然被明令禁止,可日本人為什么用起來那么肆無忌憚

    這

    帳篷里不出聲了,良久蘇晉才扔掉了手中的煙頭冷聲道:你也是留過洋喝過洋墨水的人,應該知道這么一句話,公理只在大炮的射程之內,什么國際公約什么人道主義都是空的,這個世界拼的就是拳頭拼的就是力量日本人為什么這么肆無忌憚的在咱們國家施放毒氣,還不是因為這種武器廉價又有效,而咱們有沒什么反擊的手段和措施嗎既然人家都這么干了咱們為什么還要自縛手腳的跟他打依我看啊。既然他們做了初一,咱們就要做十五,不把這些砸碎打疼他們是不會怕的

    周玉生深吸了口氣點點頭:那好,既然決定了要做。那就開始做吧。我在柏林軍事學院念書的時候也學過這方面的課程,這玩意釋放起來可得十分小心,風風向氣候這些方方面面的原因都得考慮好才行,否則么把鬼子放倒卻把自己人給熏著了那笑話可就鬧大了

    這是自然看到周玉生也贊同了自己的意見,蘇晉的心也放了下來。畢竟這么大的事不可能繞過他這位參謀長,有了他的支持自己的計劃才能順利的展開。

    那好,這事就這么決定了,我去做好準備,一定要給小日本一點顏色看看蘇晉說完就站了起來準備出去,卻被周玉生叫住了。

    周玉生看著蘇晉認真的問道:團座我很好奇一件事,這些東西你是從哪弄來的,是怎么把這些東西藏在輜重連里的,我這個參謀長怎么不知道

    蘇晉哈哈笑了一聲,對著他同樣認真的說道:我會變戲法。東西就是剛才變出來的

    說完蘇晉撩開門簾大步走了出去。

    我a&&

    看著蘇晉無比認真的神情,周玉生感到十分無語。對于這個團長的神通廣大周玉生現在已經有些麻木了,在他看來蘇晉全身都籠罩在一層迷霧里,有時候他也想過試圖撥開這層迷霧看個究竟,但理智告訴他爆開迷霧的后果不是他所能承擔的,太過刨根問底的人往往都是死得最快的。

    進入凌晨時分,保安團開始行動了起來。保安團除了炮連外所有傷員輜重連高炮連火力連補充營甚至作為預備隊的三營等部隊突然接到緊急命令開始向后撤離。

    對于這個突如其來的命令所有人都感到了不解,可命令就是命令,一旦命令下達誰也不能違背,是以不解歸不解。所有人都開始了撤退工作,到了凌晨三點,整個小金山除了依舊堅守陣地的一營和二營外,其余所有人都撤到了三十公里外的醫療大隊處跟他們會和了。

    后方的人在撤退。陣地上的人也沒閑著。堅守陣地的一營和二營的士兵們又分到了一件東西,每人一套白色的的連體衣服。

    各營的軍官們在經過緊急培訓過后也回到了各自的部隊開始為士兵們講解起來。

    你們都記住,這件衣服叫做防護服,你們一定要仔細看清楚了,這玩意是能保住你們小命的東西。它是這么穿的,先你們要把它打開從頭開始往下套。然后這樣這樣

    一旦忙碌起來時間就過得很快,在忙碌沖時間很快到了凌晨四點三顆。

    距離主陣地后方不到一里的地方,炮連的連長白洪山和周圍上百名士兵站在十多門m3o重型迫擊炮的旁邊,在迫擊炮的后面則是擺滿了一箱箱打開了蓋子的彈藥箱,一枚枚與平常的炮彈不同的炮彈整齊的擺放在箱子里。

    這些炮彈每一枚的彈頭都被油漆涂成了黃色,箱子上還印著醒目的骷髏標志,一些士兵正小心翼翼的將這些炮彈從箱子里搬出來。

    一名少尉看著炮彈箱上那獰笑的骷髏忍不住對白洪山道:連長,我怎么看著這些炮彈感到滲得慌,這玩意到底是什么東西,團座怎么會這么認真的叮囑咱們。

    白洪山盯著這名少尉看了一會才慢慢的說道:什么東西今天早上小日本人對咱們施放了什么東西,這些炮彈就是什么東西。

    嘶少尉倒吸了口涼氣,忍不住驚叫道:連長,你是說這是毒

    對就是它白洪山斜眼撇了他一眼:咋啦,你害怕啦

    我少尉這才苦笑道:怕倒是不怕,就是有些奇怪而已,咱們啥時候也有這玩意了,我怎么一點都不知道。

    別說你了,連我也是剛知道的。白洪山搖了搖頭:好了,別感慨了,咱們的任務就是把后面的炮彈全部打出去,至于距離坐標剛才都已經交代清楚了,你們可別給老子捅婁子就好

    放心好了連長,保證出不了岔子少尉把胸口拍得砰砰響。

    黑夜是最好的保護色,勞累了一天的日軍大部分都睡著了,日軍的營地里只有巡邏隊和哨兵走路的聲音。

    在一個不起眼的帳篷里,旁邊是一盞點燃的油燈正散著微弱的燈光,鈴木長治正用手枕著頭部盯著眼前的頂棚怎么也睡不著。此時的他心情是煩亂的,打了那么多年的仗,鈴木長治也算是見多識廣了,可像這兩天這樣的戰斗他卻還是第一次遇到,巨大的傷亡也讓他感到膽戰心驚,只是兩天的戰斗,大半個聯隊就這樣沒了,這樣的戰損率簡直是難以想象的。

    距離大本營給出的時間期限還有兩天,可我們真能在兩天內里占領擊敗這支支那軍隊占領小金山嗎鈴木長治第一次對自己旅團的戰斗力產生了懷疑。

    單憑旅團的力量是不能在這么短的時間里擊敗這支支那軍隊的,看來還得請求崗村司令官,加強對他們的轟炸才行,否則即便是能取勝恐怕旅團也要被打殘了鈴木長治一邊沉思一邊琢磨著,他抬起手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已經凌晨五點了可不知為什么他卻毫無睡意。

    真是見鬼了怎么也睡不著的鈴木長治從床上坐了起來,正當他向喝杯水的時候,天空中突然傳來了一陣沉悶而尖銳的呼嘯聲。

    嗚嗚嗚嗚

    不好,支那人起進攻了這是鈴木長治心里涌起的第一個年頭。

    轟隆砰砰

    緊接著就是一陣沉悶的爆炸聲,這個爆炸聲并不像往常的爆炸那樣出震耳欲聾的巨響,也沒有出什么沖擊波,而是出類似瓦缸被砸破的聲音。

    難道是啞炮不對,這不是啞炮這是

    密集的呼嘯聲不斷掠過半空,不斷有炮彈落在地上爆炸爆出累死的聲音。鈴木長治先是有些疑惑,隨后他的臉色立刻變得煞白。

    這這是特種彈怎么會是特種彈

    想到這里,鈴木長治猶如旋風般跳下了行軍床沖出了帳篷,透過夜色微弱的星光他看到接連不斷的炮彈落在了地上出了沉悶的爆炸,一股股淡黃色的煙霧在爆炸點中彌漫,很快便朝四周蔓延開。

    是毒氣彈支那人射毒氣彈了,所有人馬上戴上防毒面具此時的鈴木長治連聲音都變了,扯開尖銳的嗓門喊了起來。

    快帶上防毒面具

    日本人作為一個經常施放毒氣的老手對這種東西自然也擔心對手會對自己以牙還牙,因此同樣也是為士兵們配備防毒面具的,只是剛才攻擊來得突然所以才會生了混亂,很快在軍官們的連踢帶打下,日軍士兵們紛紛手忙腳亂的掏出了防毒面具開始帶了起來未完待續。
时时彩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