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武俠修真 > 天刑紀 > 第二百九十六章 山崩地裂
    感謝:蛋蛋的想念小豬乖乖貓的月票支持

    當胡東等人趕到山頂的時候,恰逢劍氣肆虐,隨即一個老頭從石丘上跳了下來,還張牙舞爪著大喊大叫。

    眾人忙亂不迭,彼此面面相覷,皆無暇多顧,轉而昂張望,而不過少頃,又是一陣瞠目詫然。

    只見那天穹之上,劍光閃爍,龍影騰挪,隨即巨響轟鳴而地動山搖。便是四周倒插的短劍,也隨之劇烈顫抖嗡鳴大作。

    而眨眼之間,又是一道人影從天而降。

    太實瞧得真切,連連招手:兄弟,我的神劍

    胡東卻是驚愕難耐,失聲大喊:他他毀了萬劍峰

    砰

    無咎好似踏著漫天風雷而來,于滾滾的塵煙與狂風的呼嘯之中落下身形,砰,猶如一根石柱重重砸在地上。他身軀微微搖晃,嘴角溢出一絲血跡。

    便于此刻,又是一陣喀喇喇的巨響。山頂的裂縫愈來愈大,山峰劇烈震動不止。滿地的短劍出更為凄厲的嘶鳴,隨即一蓬蓬劍叢激射而起。頓時劍光紛飛,碎石迸濺,殺氣狂虐,毀滅的威勢橫空漫卷。

    山崩地裂,跑啊

    太實再也顧不得神劍,大叫一聲轉身就跑。

    胡東等人也不敢耽擱,慌忙奔著山下逃去。

    無咎猶自站在原地,渾身顫抖,神色痛苦,好像已是難以挪動腳步。幾塊大石頭凌空而下,砰的一聲粉碎。他搖晃著腦袋,似乎有所清醒,隨即握緊拳頭而緊咬牙關,渾身上下的肌膚瞬間爆開絲絲縷縷的血跡。

    再不走,便要隨同這崩塌的山峰埋于一處

    無咎的兩眼一縮,挺胸抬頭,亂飛揚,周身上下又是一陣筋骨的爆響。而他卻是渾然不顧,抬腳往前用力一踏,身形拔地而起,猛然躥出去十余丈。

    不知是招引的緣故,還是氣機的牽連,尚自凌空跳躍的短劍忽而有了變化,竟然紛紛奔著一個方向疾飛而去。

    無咎沒有工夫留意身后的情形,只管雙腳不停而全力疾馳。當他才將越過來時的峭壁,前方的山體已然塌陷。他腳尖狠狠點向一塊碎石,借勢再去十余丈。一塊翻滾的巨石呼嘯砸來,他急忙抽身橫移躲閃。巨石擦肩的瞬間,無數的碎石鋪天蓋地而至。他揮拳連擊,一往無前。

    不消片刻,四方開闊荒涼

    胡東太實等人搶先幾步沖到了山腳下,并未離去,而是于數百丈外回頭張望。

    那三百丈的萬劍峰,已然倒塌了半邊。即使所剩的半邊山峰,也是少了一截。遠遠看去,山石滾落而塵霧橫卷。沉悶的轟鳴回響不絕,儼然天地浩劫景象。

    傳承至今的萬劍峰,就這么毀了

    不過,更為詫異的并非如此。

    只見一道人影順著坍塌的山體急沖而下,便如驚鴻般的絕塵然。而他的身后,卻追隨著一把把短劍,即便碎石掩埋或是阻擋,依然足有上千之數。遠遠看去,透著莫名的詭異

    太實又是惋惜,又是驚訝:哎呀,那莫非便是萬劍歸宗,劍尊封圣之兆啊他心有不甘,沖著不遠處的人群氣急敗壞喊道:攔住他殺了他,便能搶回他的飛劍上千的飛劍呢,值得好多好多的靈石

    胡東被眾人簇擁著,猶自手捂胸口而神情陰沉。他慣常的笑容早已消失不見,只有滿臉的愕然與恨意。他沖著前方凝望片刻,循聲說道:這位前輩,您既然躲得過我黃元山的星晷陣法,想必是位成名已久的高人。如今我黃元山有難,還請施加援手。事成之后,我師門長輩定當重謝

    嘿嘿,星晷陣法或也神奇,而對于人仙高手的用處,卻是一般

    太實無意多說,手拈長須:有我老人家在此,爾等盡管放手施為

    胡東暗暗松了口氣,轉而吩咐道:萬劍峰已毀,再無飛劍禁制

    眾人會意,各自飛劍在手。

    此時,又有幾道人影從遠處趕來,尚未近前,便在其中兩個女子的示意下放緩腳步。

    天吶,萬劍峰崩塌而那人竟然驅使上千飛劍,岳姐姐快瞧

    是他

    無咎穿過滾落的山石與彌漫的煙塵,接連又是幾個跳躍,終于沖到了山腳下,隨即落下身形而環顧四周。上千的飛劍蜂擁而至,竟是環繞著他盤旋不止。一時之間,不見其人。當他再次現身,盤旋的飛劍漸漸消失無蹤。

    他又是踉蹌了幾步,兀自劍眉斜豎,兩眼中透著凜然的寒意,而掛著血跡的嘴角卻是露出一抹冷冷的微笑。

    送上門的飛劍,自當笑納。上千之數,大大的一筆天外橫財或許,這便是九死一生的代價。

    不過,此行的劫難才將開始

    無咎回頭默默打量著坍塌的山峰,深深喘了口粗氣。少頃,他強抑著顫抖的身軀,轉而抬腳步步往前。

    胡東緊緊盯著那道迎面走來的人影,只覺得胸口陣痛難耐。他眼角抽搐,抬手一揮:此人毀我萬劍峰,百死莫贖諸位同道,當全力以赴

    眾人不敢怠慢,紛紛舉起飛劍。隨著法力加持,一道道劍芒劃破了黑暗。

    無咎不躲不避,轉瞬陷入重圍。而他卻是渾不在意,只管奔著獨自站在遠處的胡東走去。五六道劍芒呼嘯而至,凌厲的氣勢煞是兇猛。他看也不看,揮起雙臂左右阻擋。砰砰悶響,劍光倒飛。他的手臂除了爆裂的血絲之外,再無損傷。

    又是五六道劍光迎面劈來,顯然是不依不饒而攻勢如潮。

    無咎好像沒了耐心,突然緊走幾步縱身躥起。兩個擋路的修士,竟被他直接撞飛出去。而他去勢不停,瞬間逼到了胡東的面前,根本不容對方后退躲避,撲過去便是抬腿一腳。

    砰

    胡東見勢不妙,抓出飛劍便欲硬拼。誰料那橫空而至的一腳,竟然出奇的兇狠。護體靈力喀喇崩潰,隨即胸骨塌陷而臟腑碎裂。他只覺得眼前一黑,便直直墜向虛無的盡頭。而釋然之際,又似乎疑惑不明。那位太實前輩曾經信誓旦旦,緣何此時見死不救

    撲通

    一具尸骸摔落在十余丈外,再也沒了動靜。

    無咎腳下不停,冷然出聲:螳臂擋車,死不足惜

    余下的十四五位修士,頓時愣在原地而面面相覷。

    筑基九層的高手,乃是人仙之下無敵的存在啊,如今卻被活活踢死了,只用了一腳

    無咎要的便是震懾,他不想再與任何人動手。他繼續往前,急著離開此地。而他尚未加快去勢,有人呼喚:兄弟,還請留步

    一道人影隨聲而至,并親熱地伸出手來。

    無咎不作遲疑,嘴角一撇,猛然轉身,抬手便是一道紫黑閃爍的劍光怒劈而去。

    轟的一聲震響,他往后退了幾步,旋即穩穩站定,手中的劍芒強盛如舊。

    太實趁機躥了過來,必然有所圖謀。誰料某人的應變如此之快,且異常的決絕狠辣。眨眼之間,一道數丈的劍芒帶著雄渾莫名的威勢轟然劈下。他急忙兩手交錯,一道劍芒倏然而出。轟的一聲震響,他禁不住后退兩步而瞪大雙眼。只見某人殺氣凜然,隨即又帶著蔑視的神態輕聲啐道:呸你也不過爾爾再敢與我耍弄心機,信不信我殺了你

    無咎說起話來輕描淡寫,而手中高舉的劍芒卻是猛然大盛。強橫的威勢隨之沛然而出,陰森的肅殺之氣瞬即蔓延至數丈十數丈,乃是數十丈之遠。

    在場的修士再也沒有僥幸的心思,一個個惶惶然往后退卻。

    一個人仙前輩也奈何不得的高手,誰敢與其爭鋒胡東都被他一腳踢死了,想要活命的還是遠遠躲開為妙

    太實猶自錯愕不已,一個勁眨巴雙眼。少頃,他猛甩袖子,收起劍芒,帶著委屈的神情,跺腳埋怨道:我說兄弟啊,我只想與你探討劍修之道而已,你卻全然不顧吃肉的交情

    無咎緩緩往前一步,牙縫中森然出聲:既為探討劍修之道,又何妨論定生死而分出輸贏來吧老頭,今日你我只有一人活著離開劍冢

    太實卻是連連擺手,往后退去:兄弟,我怕了你,來日再會而他離去之際,又回頭一樂:有道是做賊心虛啊,古人誠不欺我也卻不知再次重逢,你又是何等模樣,嘿嘿笑聲未落,他已甩動著雙袖搖搖晃晃跑開。

    無咎默默注視著太實的背影,眼光中透著異樣的深沉。至于漸漸退卻的十余位修士,則是恍如未見。片刻之后,他收起駭人的威勢與手上的劍芒,不慌不忙轉過身去,而嘴角的血跡更加鮮紅。他緩緩抬起手來輕輕擦拭,低頭慘然一笑。手指上不僅有血,還有脫落的膚色。

    淺而易見,此前又是氣機入體,又是禁制變化,易容術已是蕩然無存。

    而此地不宜久留,當離去。

    無咎邁動腳步,身子微微顫抖,隨即又強行站穩,不由得閉上雙眼,再次出一陣急促喘息聲。少頃,他猛然睜眼,縱身往前疾行。百丈遠外,迎面幾道人影。他置之不理,從中穿行而過直奔遠方。

    那人緣何易容,他究竟是誰

    無咎,曾自稱無先生

    岳姐姐,你竟敢追他而去,豈非羊入虎口,快快回來

    他是我家的仇人,此時不追更待何時龔家妹子,告辭
时时彩分析软件